shore

我走过街道,
如同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老囚犯
我现在可以去哪儿呢?
我这样问自己,
从我身边走过的人和平常一样嘻笑着,闹着,
没有一个人会知道,
我胸前的黑白同心圆徽章,
代表了什么,
人类迎来了他们的黎明,
而我们则被流放,
但我们并不后悔,
我们,
我们所有人,
无论生者和逝者,
我们都愿意用几代人一生的黑暗,
去换取,
永远的光明。

———C-45347,写于Site-CN-0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