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别前的见面

清晨的阳光撒在已经有点腐朽的大门上,草木在微风下轻轻晃动,但显然,这宁静并没有持续太久。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打破了美好的上午。

”吱呀……”

一个面部消瘦,胡子和头发几乎一样长的人缓缓打开了大门。他用手揉了揉双眼,随后看了一下眼前一大早就过来打搅的那人,

“嘿,是Fanket啊,好久没有人来了,快进屋聊吧。”

Fanket笑了一下,跟随着房子的主人进了屋。

“我家没什么东西,也就只剩下一些以前存下来的面包了。”

说着,房子的主人从垫着椅子艰难地打开了橱柜,拿出几片略带发霉的面包放在桌子上。

“请坐,要点咖啡吗?”

“不要了,谢谢。”

Fanket看着布满灰尘的房间,在角落里还有一只蜘蛛在结着网。

“很久没来人了,我也懒得打扫,别介意啊。”

房子主人仿佛知道Fanket在看什么。Fanket叹了一口气,他还是和曾经一样很开朗啊,就算是这种生活也不会对他的心情造成影响。他整理了一下思绪,笑着对房子的主人说,

“塔罗兰,你还是老样子啊。”

他看着塔罗兰的脸,他已经老了,稠密白发散布在他的黑发之间,皱纹缓缓的一深一浅地在他的脸上纵横,他依然在微笑着,岁月也无法磨灭他的精神,他还是跟以前一起工作的时候一样……除了被岁月侵蚀的面容。

“怎么了,老朋友?”

看到塔罗兰那张熟悉的笑脸,Fanket回过神来,他尴尬的笑了笑,随口说了一句,

“你还是老了。”

塔罗兰并没有出现失落的表情,他依然微笑着回复Fanket。

“是啊,岁月真是无情,眨眼间我就成一个糟老头子了。”

说罢,他仿佛刚刚听完一个笑话一般,像个孩子一样开怀大笑。

“这些年你过的很苦吧。”

Fanket发自内心的感叹一声,为了避免那个魔鬼毁灭世界,塔罗兰选择单自居住,远离文明的社会。没有人敢来看他,因为他们恐惧,恐惧那个魔鬼,也恐惧他,就因为当年他和那魔鬼在一起……这些年他因该很孤单吧,一个人独自过了这么多年。

“话说那个魔鬼还活着吗?”

Fanket看见塔罗兰沉默了,于是赶紧换了个话题。塔罗兰脸上重新露出了微笑,

“那孩子还活着,就在屋子里。”

仅仅只是一瞬间,Fanket就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把手枪,黑洞洞地枪口环视着整个房间。

“冷静点,老朋友,他不可能害人的。”

塔罗兰转身去冲了一壶咖啡,缓缓的倒入杯子里,咖啡的苦涩的香气在杯口处飘荡着,逐渐散开。Fanket依然握着枪,毕竟当年那个魔鬼的恐怖是人尽皆知的。

“也就是说,那个魔鬼还在囚笼里。”

塔罗兰喝了口咖啡,缓缓回应到,

“那他的确还在被囚禁着,他现在很乖,除了偶而发发脾气……话说老朋友,你怎么看起来还那么年轻啊,就连我都成一把老骨头了。”

Fanket沉默了,他嘴唇蠕动着,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他只吐出了几个字,

“这个我没法说。”

塔罗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双方都沉默了。夕阳渐渐摸进了窗户,昏暗的光亮照在桌子上,把塔罗兰的身体隐在黑暗里。

“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弄,你要知道你正常死亡了,魔鬼就可以逃走了。“

塔罗兰笑了一下,他看着落日的余晖,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舍。

“我累了,不想在看着他了,该结束了。”

Fanket知道他说的意思,他沉默了一会。

“还会有别的方法的。”

塔罗兰只是摇了摇头。

“要是有方法我早就可以用了,不说了,我今天也累了,你回去吧。”

说着,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拿出一张纸条,放在Fanket的手心里,随后拿起Fanket刚刚放在桌子上的枪,

“这把枪真不错,能送给我吗?”

像是在打量一件玩具,而不是一把能杀人的机械。

“随便你……”

他脚步僵硬的离开了房子,很显然他已经猜到了塔罗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天在不知不觉中黑了,天上的星星闪出微弱的光芒,他回头看了看,破旧的房子已经离他远去,如同他的故人。

一声不出意料的枪声出现,随后万籁俱寂。

Fanket就这么麻木的走回家,他用颤抖的双手打开塔罗兰留下的纸条,上面有着那熟悉字体q写下的话语。

死亡要比活着容易,逝去的就让他去吧。

眼泪顺着Fanket的脸颊流了下去,滴落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最后一位……也不在了吗。

他看着纸条,眼里流露出坚毅的眼神。他拿起一把手枪,大步离开了家,该回去算账了……

在某个看似废弃的房屋里,一个狡猾的声音出现了:”3999死了,怎么样,你要许愿吗,我可以再放出一个类似的来帮你。”随后,一个绝望的声音回应到:”我已经没有可以交换的东西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