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o97- 003
评分: 0+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1561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sunset-love-lake-resort-54379.jpg

SCP-CN-1561(图中人物为一名始终拒绝离开此地的SCP-CN-1561-A个体)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561需由Site-CN-56全天候监控。同时由于项目具备自我收容的特征,基金会人员不得以任何理由闯入并干扰SCP-CN-1561-A的正常生活秩序。POI-01561每月可得到一次进入SCP-CN-1561内部探亲的机会,对象提供的有关该地区历史和异常的最新信息应当及时予以记录和备案。尽管SCP-CN-1561-A缺乏离开SCP-CN-1561的概念,但武装力量必须时刻注意可能发生的收容突破。必要的商品补给每月将随POI-01561一同进入SCP-CN-1561内以换取SCP-CN-1561-1和SCP-CN-1561-2。关于SCP-CN-1561的基本信息不得透露给4级以下人员,警卫人员应时刻注意其它GOI,尤其是破碎之神教会和MC&D对项目可能发起的再袭击。

描述:SCP-CN-1561是一座位于青岛胶州湾北部的小型渔村,现居住人数为163人(以下统称为SCP-CN-1561-A)。SCP-CN-1561-A是一人类社群,大多数居民有血缘关系且起源于以“█”为姓氏的一大型宗族,中年人在居民中占据主导地位,年轻人次之,而年老个体(65岁以上者)只有13名。SCP-CN-1561-A主要说胶辽官话,并掺杂有德语、日语等外来词汇,尽管表现出了高度的封闭性,但对象对外部世界依然保留着一定的认识。SCP-CN-1561-A继承了部分原欲肉教的概念和行为,这包括以血统纯度判定社会地位,被大量带有神秘色彩的禁忌或迷信所束缚以及敌视外来者等。

SCP-CN-1561-A的异常能力是对SCP-CN-1561-1与SCP-CN-1561-2的操纵和使用,除此外,活体改造和机械制造等技术在SCP-CN-1561-A社群内已高度普及,部分个体甚至能够熟练运用更为复杂的维度操控、心灵感应等奇术。但值得注意的是,SCP-CN-1561-A对以人体为对象进行的身体变形和肢体强化有着强烈的厌恶情绪。被普通欲肉教徒视为“奉献”与“神迹”的传播病菌和身体畸形等行为,在SCP-CN-1561-A看来是罪恶的,越过了“神的底线”,因此在历史上SCP-CN-1561-A对其它欲肉教派持有敌对态度。

SCP-CN-1561-A信仰与夏异常文化群类似,但并不完全重叠。尽管被称为蛇父伏羲(等位于破碎之神)和龙母女娲(等位于欲肉教神祇)的实体同时占据信仰的核心地位,但POI-01561曾推测SCP-CN-1561-A起初可能以女娲为第一信仰,之后由于可能存在的第三神的介入,对象抛弃了原有的宗教体系,并逐步演化出当前的文化传统。

SCP-CN-1561-1是一种共生生物,以白色糊状体存在,没有固定的物理外形,可自由改变身体大小,在基因上与SK-BIO类型Z相似,通常成群生活于SCP-CN-1561内的海滩岩穴。SCP-CN-1561-1不能在人体内生存,免疫系统会将其视为一般病原体而清除,但其它生物则能够将其吸收并让其在体内生长直至成熟,此时SCP-CN-1561-A会根据自身需求进行短暂的仪式,以求宿主的身体各部位发生不同程度的形变,并逐步发育为SK-BIO类型U。SCP-CN-1561-1似乎没有保留SK-BIO类型U的行动能力,导致其需要借助SCP-CN-1561-2作为“心脏”供能。作为原宿主的延伸,SK-BIO类型U对其创造者留有一定印象,但这更多的是出于怨恨或其它情绪,在有限的历史记载中,部分SK-BIO类型U曾摆脱了SCP-CN-1561-1带来的精神控制,对其主人发起过突然袭击。

SCP-CN-1561-2是一类原子结构未知的金属,目前仅SCP-CN-1561内发现有少量分布且该金属只以单质形式存在。SCP-CN-1561-2外观呈现黑色,有着极高的耐热度与抗腐蚀性,与大多数已知液体不发生任何化学反应。但敲击SCP-CN-1561-2产生的声音对大多数生物(包括人类)会产生不利影响,这包括短暂失去行动力,焦虑不安,呕吐等症状,严重者可陷入昏迷。SCP-CN-1561-2通常被打磨为球形或方形,作为某种能量来源供SK-BIO类型U使用,尽管该机制如何运行仍然未知,但根据SK-BIO类型U会进食并排泄有机废物可推测其依旧保留了宿主的基本生命活动。

发现:关于SCP-CN-1561的最初报告来源于早期基金会截获的数批隶属于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的货物,此类货物大多为海产品,但均存在异常改造痕迹,并带有明显的原欲肉风格。据悉在基金会前身组织——德意志帝国秘传战团入驻青岛市之后,曾有部分先期探险队成员向上级报告遭遇了异常人类部落,但由于自当地岿阳派方士的袭击愈加频繁,且中华异学会通过外交手段对其进行施压,德意志帝国异常事务调查局(IGAMEA)放弃了对该地区的深入调查,直到1900年紫禁城公约签订,基金会成立。

根据POI-01561的证词,基金会大体还原了SCP-CN-1502-1近七百年来的历史,部分情况如下:

  • 关于SCP-CN-1561-A部落的起源,在中华异学会的相关记录中,仅有寥寥数笔,且没有任何参考意义。但SCP-2847-3指出SCP-CN-1561-A的先祖曾是神性实体“女娲”的直属祭司,在夏王朝时多次制造血肉瘟疫,并成功蛊惑禹王化形为龙。启王继位后,在伯益的协助下将该族驱赶至今西南地区的山林中。
  • 大约在元朝末期,SCP-CN-1561-A使用SK-BIO类型Z实体控制了西南地区的大部分居民,并借此脱离了蒙古帝国的统治,建立了一全新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国家——荼罗。这之后随着朱元璋率领的明朝军队逐渐平定北元流亡朝廷以及纳西族木府土司势力的兴起,二者均将荼罗视为西南边疆地区的潜在威胁,遂在洪武十四年钦定明将傅友德,联合木府对荼罗展开了大规模军事行动。SCP-CN-1561-A在此期间进行了较为激烈的抵抗,并在战争初期占尽了先机。但在明朝军队得到了SCP-CN-████的协助后,战况急转直下,荼罗国最终于洪武十五年被消灭,其民被罚没充入官奴,并被强制迁徙至今浙江,安徽,山东以及辽宁等地,其中山东半岛为其最大聚居地。
  • 清朝入关以后,混合有部分原欲肉教信仰的草原萨满文化开始侵入中原,尽管同根同源,SCP-CN-1561-A依然对新兴的清朝统治者表示了极大的不满,最终导致了一次大规模武装冲突。此冲突最终导致了SCP-CN-1561-A人口锐减,濒临灭亡。在部落向东部逃窜时,一未知神性实体向其提供了帮助,不仅可能参与了SCP-CN-1561-A当前所在地的建造,将大量带有一定欺骗性模因效果的石碑放置于村落周边1,而且向SCP-CN-1561-A传授了“蛇之道”,使其摒弃了传统的肉体改造陋习并留下了SCP-CN-1561-1与SCP-CN-1561-2以供使用。(更多信息请参考附录-3
  • 在鸦片战争以后,随着外国殖民势力的入侵和西方异常科技研究的传入,SCP-CN-1561逐渐被注意到。德国可能是首个试图将SCP-CN-1561归入自己麾下的西方国家。在1897年到1899年德国强占胶州湾期间,德意志帝国秘传战团和德意志帝国异常事务调查局开始对青岛地区的异常生态展开调查。已知此时德国官方已经注意到了SCP-CN-1561的存在,但是由于来自岿阳派和崂山道士的方术攻击愈加猛烈,德国暂时无法抽身深入探索SCP-CN-1561所在地。
  • 1899年~1905年,跟随德国军队来华的破碎之神教会信徒开始进驻山东地区搜寻遗失的神的碎片,并在此期间与SCP-CN-1561-A发生了第一次冲突。由于地理优势与人口因素,二者间的第一次冲突以破碎之神教会的失败而结束。
  • 1914年~1916年:SCP-CN-1561-A与破碎之神教会的第二次冲突,并升级为局部战争。二者借助日德战争2的掩护,在胶州湾地带发生了大规模海战。早期基金会曾在该地区打捞出数批带有异常性质的机械设备和多种类型的SK-BIO生物尸体,这被认为是此次战争的遗物。
  • 1917年~1945年: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开始渗透山东地区。部分SCP-CN-1561-A个体开始意识到世界的广阔,加之对SCP-CN-1561内部诸多禁令的不满,大量SCP-CN-1561-A个体叛逃,甚至有个体可能联合了GOI-8100“大日本帝国异常事务调查局”(IJAMEA)对SCP-CN-1561展开大规模劫掠。
  • 1945年~1980年:此时期SCP-CN-1561可能发生了更大规模且更严重的内部冲突,但相关目击人员或下落不明或已死亡。未知新中国政府和异常第19局是否注意到了项目的存在。
  • 1980年~2018年:这期间,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并通过公司内部SCP-CN-1561-A个体的接触,逐步与其开展贸易。SCP-CN-1561开始对外输出各类异常改造产品,而MC&D则对SCP-CN-1561外围的模因防护进行了升级,使之正式成为亚洲分部下属的一个重要供货商。
  • 2019年~至今:POI-01561向基金会披露了SCP-CN-1561的存在。项目SCP编号正式生效,收容措施被执行。

POI-01561采访记录

受访者:POI-01561

采访者:Dr.Marleak

前言:POI-01561,原名███,19岁。在加入基金会前,为MC&D雇佣的一名生物改造奇术师。对象与关注人士“Darke先生”可能有过短暂接触,在二者交恶后,POI-01561携带大量资金和数批异常货物叛逃至基金会。在本采访开始前,POI-01561向Dr.Marleak展示了SK-BIO类型U的制造过程。

<记录开始>

Dr.Marleak:令人惊讶,你似乎十分精通血肉操作。

POI-01561:谢谢。

Dr.Marleak:那么,我们开始吧。首先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投靠基金会?

POI-01561:那是几天前的事了,Darke先生派他最爱的孙女来和我交涉,她说他们想到村子里进行更大范围的考察……屁!我知道他们心里的那点儿小九九,村子里确实有不少能让欲肉教和破碎之神教抢破头的东西,但那些是不属于这些疯子的!

Dr.Marleak:所以你和MC&D翻脸了?

POI-01561:既然他们说了我可以拒绝,那我自然就拒绝咯。但我知道惹怒Darke的后果是很可怕的,我可以回去接受酷刑,被迫宣誓效忠,但村子里的人不行,他们是很固执的。

Dr.Marleak:好吧。不过你要知道基金会的宗旨是……

POI-01561:控制,收容,保护,对吗?你们只要答应不去打扰村子里的正常生活,我可以把我手里可能有用的东西都交出来。其中的许多,你们会感兴趣的。

Dr.Marleak:那我能问问和村子有关的事吗?

POI-01561:当然,请便。不过我不确定自己什么都知道。

Dr.Marleak:你知道村子的历史吗?

POI-01561: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神话罢了。如果你们想要非常详细的报告,就得给我点时间。有些事,说是说不出来的。

Dr.Marleak:嗯嗯,当然。那你们村子里的人都像你一样,能够很容易地制造并驾驭那些异常生物吗?

POI-01561:呃,大多数人是这样,不过也有不少例外。我的技术在村子里的同龄人中应该排第二。

Dr.Marleak:那第一呢?

POI-01561:那家伙……听说她去了什么学院。

Dr.Marleak:我们注意到,村子里的老年人出人意料的少,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POI-01561:(沉默)

Dr.Marleak:怎么了?

POI-01561:不…没什么,只是脑子里记起了什么。我记得,关于村子里的老人很少,我父亲曾经和我解释过,但是不知怎的,我好像突然忘记了。最近总是这样,在来到这里前,我就有很多重要的事想写信告诉你们,但是后来各种原因就耽误了,现在也想不起来了。

Dr.Marleak:那就等记起来的时候再说吧。那么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亚恩吗?

POI-01561:嗯嗯,略有耳闻。我也不知道他那把自己当作寄生虫般从母神那里汲取能量的说辞是怎么唬住一大批信徒的。如果有可能,我倒是想和他见一面。

Dr.Marleak:好的,谢谢您的配合。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