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vybzik
评分: 0+x

世界67
低魔世界
意识形态
专制
其他特征
宿命

星见,旅行者


······“下一个。”

他机械地走上前去,任占卜师粗糙的手掌压在他的头上。随着几句模糊的咒语,破碎的色彩逐渐在幕布上跳跃、舞动、聚成一团,未来的形态随之显现。

画面中,容貌年长些的他正躺在战壕内一动不动,任苍蝇在身边放肆地飞舞,舔舐从他的头颅里流淌出的灰色的脑浆。

他绝望地转过身去,离开了。

“下一个。”

我没有反抗,毅然走向了面无表情的占卜师。既然这是这个世界、这个国家的每个公民在成年时必须履行的义务,那么再怎么反抗都是徒劳的。而且,既然这是自己的未来,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我当时这么想。

但就在占卜师的手抓住我的那一刹那,一股不安的情绪紧紧攥住了我。我想喊,但是已经太迟了。

冷,刺骨的冷。

烈风夹杂着暴风雪迎面向我扑来,我单薄且破旧的衣服在暴风雪的侵袭下不堪一击。刺骨的寒冷透过衣服,像蝗虫啃噬树叶一样咬啮着我的身体。我举起了满是皱纹的手,擎着拐杖,然后用尽全力把它插入没膝深的雪里。

“下一个。”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逃出占卜屋的,寒冷似乎穿过了时间的长河,把我的身体和大脑一起冻成了冰块。

回到家时已是午夜时分。我没有脱衣服就直接瘫倒在了床上。但是,我已经不可能睡着了。每当闭上眼时,就仿佛有无数的雪片在我眼前飞舞,狂风似乎从占卜的那一刻起就从未停下。

令人讨厌的音乐响起,希明那小子在半夜给我来了一发午夜凶铃。

“喂?干什么?”我不耐烦地问道。

然而对方并没有回答,那一端只有风声与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声。

“我不想活了。”

这一句话把我准备好的十几句讽刺和挖苦之词全都吓得一干二净。我极力在脑中搜刮着安慰的话,但我被冻住的大脑空空如也。

“喂!你,你可千万别干傻事啊!”

他沉默了许久,让我差点以为他已经纵身一跃去了天堂。直到我听到他的呼吸声后,我才开始整理散乱的思绪。这才记起他今天也去占卜了未来。

“难道说,你看到什么了?”

又是风声和沉默。良久,他带着哭腔挤出了一个“嗯。”

“什么?”

他哽咽着说:“我看到我成了血汗工厂里的工人,一天要工作二十个小时。有一天我不小心把手臂伸到了绞肉机里······”

他没有再说下去,而我已经全明白了。

“听着,人要活在当下,不要去想那么远的事情。为什么要去死?人生短短几十年,多活一天就是赚到。再说了,既然你的未来是那样的,你现在死也没有意义。你知道,因为你注定会经历你所看到的,所以自杀也一定不会成功······”

那一刻我觉得说出最后这句话的自己真是罪该万死。

时间凝固了。半响,他终于有了回应。

“好吧,我听你的。人要活在当下,何况自杀也不会成功······”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最后听不见。一时间,电话那边又只剩下了天台上的风声。

“总之,谢谢你。”

他挂断了电话。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