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A

物种名称:拟态人
濒危程度:未知
发现者:调查部初级调查员Ciphys
初次发现地点:旧███国██山的一处山洞,该山洞初步推定为旧时代的一处研究所。
物种特征:该物种于旧███国██山周边形成了专门聚落及文明体系,科技程度远高于现代保留科技水平,旧时代大部分机械于拟态人文明被妥善修缮及保存。介于其文明处于封闭状态,该物种的生存环境是否局限于██山是未知的。出于其生物结构的特异性,SIA暂定其为一全新物种。值得注意的是,鉴于物种对人类的敌意及其生活环境的苛刻性,对该物种的进一步调查与研究需在相应指示下进行。

该物种为人形,呈两米高,雌雄分化不明显。其身理结构被高度简化,除保留必要器官外,其身体被高度机械化及智能化的外骨骼取代,机械化程度高达百分之██。根据初步观察结果,拟态人的外骨骼装置包括但不限于脚部一个小型的推进器,肘部三把长度超过50cm的可伸缩激光刃,手部一块可产生超过1000摄氏度高温的发生器,及胸口处一块用于供能的“拟核心”。外骨骼的防护及功能使得拟态人拥有超过常人的对恶劣环境的适应力及体能。拟态人交流依赖眼部的一处发射器进行波形信号交互。但是根据调查组派遣的机器人对其文明内部探索,拟态人的大部分发声功能仍然完好。拟态人的营养摄取来源于其聚落内部一种特有的水稻类物种,该稻类被集中种植在其聚落的一处温室内。根据调查组的长期远程观察结果,拟态人的机械装置可以让拟态人进入长达█年的休眠期,研究证明该功能为应对饥荒期设置。

笔记:生物机械调查组:Dr.LegenCai
上次他们给了我个那什么拟态人的尸体让我解刨,鬼晓得那玩意儿竟然没死,那激光刃当场就把我两个同事给削成了两半,干净利落,虽然它的头部和常人无异,但它眼睛里面透出来的杀意我现在都记得……而它的表情竟然始终都没有改变分毫。安保部的几个人提着枪把那玩意儿胸口的一块核心样的东西打穿了它才停下。

我是说,这东西的存在简直不科学,玩意儿生存的环境的辐射指标简直可以让一个正常人在一个星期内变得渣都不剩,还有这么高的机械化程度,和生理的配合度简直完美,生理结构完全没有排斥性,似乎它被专门的基因改造了?变得对这些机械惊人的契合。尤其是几个巧妙的机械结构,腿部推进器和配备的激光刃比我见过的任何科技都要先进,负责研究机械的几个老科研员眼睛都快瞪出来了。高科技的东西我们SIA有很多,但这种科技程度确实令人乍舌。哦对了,对这东西脑部的解剖找到了一块很小的芯片,损毁严重,怪不得这玩意儿不太聪明的样子。那帮破译组的成员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结果,但是芯片上面有一个很小的三角形LOGO,配有“EnderSecurer”的字样,会不会是很早以前的某个科研所的名称?

我不认为这东西的出现是安全的。它对现在环境的适应程度到了可怕的程度……简直是这个末日天生的适应者。生物部门对辐射适应性的研究持续了三年才研究出个大概,而研究的目标成果现在就好端端的躺在我的研究室里。旧时代肯定保留了一些特殊的技术,曾经那群该死的饭桶高层绝对预料到了战争的结果,没准一些东西还保留在那些废墟里。但是这些东西是否能被挖掘出我持怀疑态度……即便是那些剩余的东西被发掘出了又如何?我们始终生存在环境的夹缝中,发了疯似的寻找着旧时代的痕迹。而这东西,拟态人,似乎是旧时代对我们的嘲讽,现在似乎只有这种面目全非的“人”才持有自由生存的资格。我的建议是让安保部对那群怪物的聚落监视的越严密越好,一个这样的拟态人就够我们设施的安保部喝一壶了……


附录:探索记录X-1
███年█月█日,调查组成员Ciphys首次观测到██山北部一处山洞出现异常人形实体。介于该种族出现环境的辐射指标高于Ⅶ级,所有的探测均用Ruins形陆行机器人进行

画面刚开始被辐射干扰,机器人启动了临时信号隔离。长时间的白噪声结束后,摄像头显示机器人处于一处废弃的研究设施中。机器人先是对遗迹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探索,然而并为收集到有用的数据。正当机器人准备返回时,机器人被一突然降落的拟态人控制住。机器人启用了武装火箭筒攻击了拟态人,并未取得显著效果。

研究员Ciphys(尝试交涉):您好?哦……我们没有恶意,我们是SIA的人,我们的目的是探索新的物种并对其进行记录及研究,重申一遍,请立即松手,我们没有恶意!

拟态人个体:噪声无用的噪声?老旧噪声留下的败笔?(似乎停顿了几秒)无用的科技,金属无回收价值,指令,撤退。
(个体离开,机器人跟随拟态人个体进入遗迹深处)

传回的画面显示拟态人个体进入了一块极其大的废墟片区,疑似为旧战争时期研制武器的试验区,核辐射指数仍为稳定的Ⅶ级。大约20分钟后,废墟中逐渐出现小规模的房屋,疑似拟态人的居住区。居住区周边分布着小块的种植有水稻型植物的温室,温室内显示有拟态人个体在收集这些植物。在机器人深入住宅区约1000m后,出现了一高达20m的塔型装置,塔顶装配有一大型蓝色发光球体,同时核指数骤增,机器人信号回传收到强烈干扰。

附录X-1-1:后续对波形信号的破译结果显示该信号为旧战争时期的研究特定通讯信号,以下为破译结果:

Mayday Mayday……Mayday……有人吗……

不可辨识的噪声

没用,没有人。我在指望什么呢……

我是……Agent.Northenwind,北极风特工。或者……这个该死地方的研究员。我在这里被困了有一个月了。他们找到了我们,少部分人躲了起来,大部分人都死了。

很显然,研究所被发现就意味着——我们战败了。

战争……战争持续了很久。那时候科技带来的便利可真大啊,我幼年记忆中确实存在一段黄金时期……可是,他们发展的过了头了……环境污染……沙漠化……资源紧缺……甚至有段时间我们找不到任何吃的。可能冲突就是从那个时期开始的……曾经有人预示到这个局面……起初是一场小规模的巷战,再到地区冲突,国家战争,世界大战,直到……他们在不可辨识的噪声扔了颗核弹。

一石激起千层浪,摇摇欲坠的纸牌屋轰然而倒。那可真是人间炼狱……连续三年我国一直处于战争的劣势地位……我们国力不强,甚至没有资本去向他国购买武器。国与国之间的纽带变得很脆弱,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我记得他们在太平洋地区战败时市民们的反应……每天都有人自杀。上街游行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国家的内部已经开始躁动,失败似乎已经成为定局。

就在议会准备投降的前一天晚上,一个自称“救世主”的人出现在了国家科学院的门口。

他拿着一叠文件开始夸夸奇谈,刚开始,没有人相信他。直到我们的首席科学家,从他的话里听见了转机。没错,他的想法完全可行。曾经也有国家提出过这个观点,却因为道德的谴责与理论的缺失迟迟没有进行。而那个自称“救世主”的人,带来了方法,而在战争的失败面前,没有道德可言。

“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机器,那就把人变成机器。”

研究持续了很久,我们的目标是创造一种血清,来使人体与器械达到完美的契合……在加入这个计划后,我和其他的科学家们已经放弃了道德。在将实验血清注入那些战俘体内时,我没有犹豫。在那些实验体在地下室痛苦的大喊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在我们发现实验体体内的百分之九十八的器官出现了萎缩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在为注射麻药的情况下将一块块机械焊入那些由于血清不成人形的实验体的时候,我没有犹豫……我有时会在深夜精神崩溃,我和冷冰冰的执行机器有什么区别?我还能以人类自称吗?血清改变的是他们,还是我们?

就像那本书上说的一样: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

然而即便是我们付出了这么多努力,结果却不尽人意。我们保留了脑部,而改造人却不像我们预期的那样对我们的指令做出反应。他们似乎成了真正的机器人院长很生气……军队开始光顾我们科研所,一些被认定为不忠诚的科研员都被杀了。呵呵,不忠诚。不忠诚的定义就是他们不够狠……战争中,失败的总是那些心软者。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