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咸鱼的沙盒

基金会科研管理部的通知

近日在SCP-049-2的基因中检测出CCR5-△321,这可能表现了关于SCP-049的特殊性质。所以重启关于SCP-049的互动实验。

— ████博士


疾病依旧在蔓延,纵使我每天早出晚归,也无法治好几个人。腐败的气息充斥的整个法兰西王国 法兰西郡。

我的上帝啊,这一切都是那该死的英格兰带来的。他们的国王光鲜亮丽,自称Klavigacist,靠着“神佑”活了几百年,他们的贵族靡乱不堪,杀人、虐待、强奸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习以为常。我从长辈那里得知,英格兰之所以能战胜伟大的法兰西,是因为他们向恶魔献出了灵魂,召唤了恐怖的怪物。在泛黄的画卷上,画着这血肉模糊,令人作呕的怪物。有长着苍白皮毛,一张血红的嘴覆盖了全脸的巨兽。有身体细长,手臂末端长起半个人高的指甲的魔鬼……我不愿再去回忆,这地狱来的魔物。

一开始,我们英勇的士兵坚持与怪物搏斗,可自从我们的圣女被亵神的瘟疫缠上后,死亡就一直笼罩在法兰西广袤的土地上。

200年前我们输了战争,100年前我们割让了大半土地,而现在,我们的人民依旧受尽折磨。我能做的,只有尽我所能,治愈他们。

夜晚是凄凉的。月光映照在大地上,干枯的草木也反射不出一点光芒。浑浊的空气让我畏惧,我甚至不敢脱下长袍和面具。也许医生的装扮能震慑死灵吧。

又是一个死气沉沉的村庄,尸体堆积成山,活着的人也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我想治愈他们的疾病,他们居然在抗拒我。他们害怕我!我无法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在我眼中,生命的逝去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国王发现了我的天赋,他露出恶心的微笑,邀请我参加关于根除黑死病药物的研究,而且他声称已经找到了办法。这根本不可能,他是疯了吗?

国王的试验场在英格兰德比郡的小村亚姆,他把这里称作“瘟疫之村”,他兴致勃勃地向我讲解所谓的治疗成果。可是他自己浑然不知,那些所谓被被治愈的人根本就不能被称之为人!我真是气愤极了,他简直是在侮辱医学!

我向国王阐述了研究的不合理性,他很认同我的观点,我晚上会对他详细解释。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把我锁起来,你们别过来!别!

[数据删除]

我是阿德里安·亚内克。阿德里安是我的名字,是父母寄予我的希望,亚内克是我的姓氏,蕴含着我家族的荣耀。

我是阿德里安。阿德里安是我的名字,是父母寄予我的希望。我的姓氏是?我记不得了

我是阿里安吧,这应该是我的名字。

我是…..谁?

……

…..

….

..

.

我是瘟疫医生,我要消灭瘟疫,治愈人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