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Arran的沙盒主页

Simon Arran的沙盒主页

这里将发布在下一些不成熟的作品和脑洞

http://scpsandboxcn.wikidot.com/disappearing-with-the-wind 随风各消散 I 为 生 系列撰写的第一篇外围,关于异常现象不再出现后,O5们怎样不知不觉消失的故事。

The SCP Foundation's failure scenes: from 001 to 1000 若干平行宇宙中基金会玩脱事件的总结、分析(有待填坑的连载文) http://scpsandboxcn.wikidot.com/the-scp-foundation-s-failure-scenes:from-001-to-1000

Reflection on the 2722 event 关于Scp-2722团结号的删除及主站作者出走事件的一点反思(一点个人想法与祈愿): http://scpsandboxcn.wikidot.com/reflection-on-the-2722-event

If Thanos in SCPU 该文又名 现实混沌交错的万魔殿宇宙之误入基金会宇宙的灭霸(纯属胡闹的J级连载)http://scpsandboxcn.wikidot.com/if-thanos-in-scpu

Who's Pangloss in SCP worlds——关于Pangloss大神信息的总结 http://scpsandboxcn.wikidot.com/who-s-pangloss-in-scp-worlds

五号

2025年 5月18日 巴黎 第六区 卢森堡公园

早在几个月前,关于这几年风头颇盛的街头老艺术家Mr.Le Merle租下卢森堡宫南广场搞雕塑群的消息,就已传遍了左岸艺术圈子。最近时常有人驻足围观这位老人的露天工作,有的在对着太阳喷火的冰原狼、举着高脚杯的狐狸雕像面前品头论足,有的看着那块写着“蒙总统和参议院特许,兹占用此地十年供创作之需,恳请巴黎人民见谅”的公告牌啧啧称奇。时常有看客发些各种照片、小视频分享到WhatsApp上,随着雕塑数量逐渐增加,他的创作也在Facebook和Twitter上成了热门话题,甚至Tumblr上都有了关于Mr.Le Merle的专门讨论区。

Sidney:“这老头很酷嘛。”
Jeffrey:“早说他是福尔摩斯粉没错吧,天天八角帽灰风衣,打扮的跟贝克街侦探似的。”
Le Goff:“你们没见过他上个月在卢浮宫广场摆的那些骷髅女仆吧,黑刚骨架,举着神秘博士同款雨伞,还能遥控着追游客玩,那才叫炫酷!”
Sidney:“哪能没见过!那视频传的可疯了!”
Marc:“那算什么,半年前老头子在用帆布遮住了第四大学北楼整面墙,你可以想象楼内学生们的惊谔表情。”
Jeffrey:“他管那幅人间乐园画风的动物大聚会叫什么来着?”
Le Goff:“创世纪?”
Marc:“对,就叫创世纪,把米歇尔换成猫、加百列改成鹳,耶和华他老人家躲在屋里偷窥动物世界的创世纪!话说那猫是照着他的黑猫跟班画的吧?”
Tristan:“看样子是吧,他那只宠物兔子好像也在里面,说起来他咋没挂到圣心教堂顶上呢?”
Le Goff:“那不得被宗教裁判所送上火刑柱啊!”
Sidney:“还有更酷的呢,记得去年冬天一夜之间出现在波旁宫柱子上的组涂鸦吧,好像叫上帝之死。”
Tristan:“一头狼叼着长矛刺穿了半裸老头的新心脏那个?”
Sidney:“就是那个,还有雷殛、冰碎、绞刑,最东边柱子上好像是被一颗触手树撕了喂蜘蛛。”
Le Goff:“那个没署名吧,你怎么知道是老头画的?”
Tristan:“他画的东西里都有五只黑鸟(Le Merle),不仔细看还真不好找呢。”
Jeffrey:“第二天正好赶上国民议会讨论瓜德罗普减税问题,那群天主教议员气急败坏的样子才叫好笑!”
Sidney:“后来马卡龙还开记者会道歉来着。”
Marc:“哈哈,这么有趣!明天咱们去找找看还有多少街头涂鸦是老爷子做的吧。”
Le Goff:“我也去。”
Jeffrey:“在哪见?“
Sidney:“疯神酒吧(Mad Maker Pub)怎么样?”
Marc:“Are we cool yet?”
Jeffrey:“On est encore cool!”
Le Goff:“Yeah!”

Mr.Le Merle才不管年轻人和评论家们在网上怎么吐槽呢,每天9点,一人、一猫、一兔准时出现在卢森堡公园的草坪上,我行我素地雕琢,心无旁骛地切刻,日复一日,月复一月,风雨无阻。

三年过去了,新的动物越来越多,细节也愈发丰富,漆黑的拱门式框架拔地而起。梧桐树的叶子几番滋生又几番飘落,一波一波游客和观众、一批批记者和摄影师来了又走,国民议会换了两届,游行队伍七次经过皇家第五大街,参议院先后为四位资深议员举行了葬礼,马卡龙总统也在大选中连任,唯一不变的只有那每天出现在卢森堡公园中一大二小三个身影。

其实对全神贯注于艺术事业的黑鸟先生和猫兔来说,围观群众早让他习以为常,记者和狗仔队也算不了什么。真正最烦人的,是那位享誉法兰西的批评家先生(The Critic),他每隔两三个月就带着一帮奇装异服的年轻追随在前来观摩Mr.Le Merle的作品,唧唧喳喳地品头论足倒还在其次,真正让Le Merle受不了的是这家伙每每以蓬皮杜艺术中心首席顾问的身份邀请自己加入某个不知是叫AWAY还是ANYWAY的前卫艺术家沙龙。对于专心致志于再现伊甸之门、墨港之哀的人、猫、兔组合来说,这帮做梦时都能因为自己变得更酷而笑醒的奇葩们,简直比那个因太好奇而被逐出乐园的Adam还无聊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