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973 尘埃聚合物

项目编号:SCP-CN-97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遵循4级危害控制方案,将其储存在高9m、长10m、宽8m的收容设施内,收容设施内衬5mm厚的钛钢板。保证收容设施全天密封,不能使收容设施内有较强气流流动。必须随时有3名或以上“心灵介入师”1在场外待命,所有负责看守收容设施的防卫人员必须配备特质尘埃处理器,以随时处理任何泄露出来的SCP-CN-973部分聚合物。若在交流时间以外的任何时段,SCP-CN-973停止与防卫人员的日常交谈时,所有防卫人员必须立刻警戒以防止SCP-CN-973进入流体状态突破收容。若发生收容突破事件,防卫人员必须全力压制,尽可能的缩小SCP-CN-973的行动范围,确认其他非战斗人员疏散完毕后使用次声波武器来抑制其行动。在城市中若未及时疏散人群,则播放由Dr.██遗留下来的“心灵介入音频”。
介于Dr.██是第一名参与收容SCP-CN-973的研究员,并且Dr.██以成功干预了SCP-CN-973的心理并与其已经产生了友谊,所以必须保证每天至少与SCP-CN-973的交流不少于8小时

描述:SCP-CN-973是一个具有人类一样思维模式与能力,由尘埃组成的,约2m高的类人形物体。身体成分以粒径约10μm的石英颗粒(占比30.1%)和2.8μm的碳颗粒(占比54.9%)为主,也包括部分金属粉尘(主要为钛粉尘,金属粉尘总占比15%),这个比例似乎不会改变。SCP-CN-973身体密度较高,重约102.1KG(于██年█月█日记录),SCP-CN-973可以吸附周遭尘埃,从而增加自己的体积和重量。

类人状态下排斥二氧化碳,当SCP-CN-973处于高浓度二氧化碳环境之中极易狂暴并进入半流体状态。SCP-CN-973也可以在强风环境下变成半流体状态。此时的SCP-CN-973极具攻击性,它会攻击任何人。

类人形态下,SCP-CN-973十分多疑并时常向基金会人员提问。
提问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询问自身的来历,询问自身为何被收容。SCP-CN-973会以孩童的声音对目标提问,这往往会使防卫人员放松警惕。

当类人形态的SCP-CN-973被人类惹怒时,声音会变得极度狰狞。它会分离部分聚合物或者直接增加附近尘埃密度并将其转化为武器直接绞杀、刺杀、腰斩或重击目标头部,直至致其死亡。或者对目标喷射有毒颗粒物,使目标中毒窒息死亡。若激怒SCP-CN-973的目标彻底死亡,SCP-CN-973便很快会平静下来。

被选定为攻击对象的条件:

  • 受害者对着它释放了大量污染物(这不仅会强化它,也会刺激它)
  • 受害者碰见了流体状态下的SCP-CN-973
  • 受害者杀了与它最常进行“友善”接触2的个体(Dr.██就是一个例子,当他因为Glorious死后,SCP-CN-973的心理便变得极不稳定,并且在一段时间内刻意的追击Glorious)

SCP-CN-973通常是在与人交谈中突然转变为半流体状态,所有与SCP-CN-973交谈的人员必须随时处于警戒状态。

SCP-CN-973可以通过金属尘埃干扰电子设备,并且可以改变电磁波携带的信息,这使得在与SCP-CN-973正面冲突的任何人所使用的通信设备接收到错误信息、受干扰或无效化。

一般武器仅能压制SCP-CN-973的行动,无法将其摧毁。通常使用“单兵用调频共振器”3压制SCP-CN-973。

SCP-CN-973能在非流体4状态下利用空气尘埃在1分钟内恢复自身原有结构,进行重组。

SCP-CN-973于████年██月██首次突破收容并带走了Dr.██的尸体,它在出逃后进入了郴州██路,SCP-CN-973陷入狂暴并摧毁了3幢居民楼和城东立交桥,造成包括平民在内的53人死亡,34人受伤。在其突破收容后的第2天,MTF-丙寅-02"天空之语"和MTF-丙寅-01“北之星”在万华岩发现并与其纠缠61h,最终在MTF-辛未-15“苏幕遮”的通力合作下成功收容。
好在它没有去刻意增大自己。。可能是因为这座城市是Dr.██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吧――Glorious

交流记录(节选)

交流记录:2█

时间:201█年█月█日
参与交流者:Dr.██
过程:
Dr.██:Hi!又见面了!

SCP-CN-973:你好,博士。我很好奇,你现在在哪里?你这次怎么不出来和我见面呢?

Dr.██:Umm…广播室,嗯,广播室里。

SCP-CN-973:博士,你的话似乎是想着打发我,对吗?(此时的SCP-CN-973似乎有些生气)

Dr.██:不不不!并没有!

SCP-CN-973:哈,你被我吓到了!

Dr.██:…对…对的……

SCP-CN-973:博士,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你们一直回避的问题,为何我会诞生?

Dr.██:Umm……我们人类无法理解你是如何诞生的,说不定…你有个…母亲或者…父亲?

SCP-CN-973:我不是人类,不是动物,不是昆虫,怎么能有父母呢?

…(SCP-CN-973沉默了)…

Dr.██:嘿…你还好吗?

SCP-CN-973:当然,我刚刚是在思考问题。

Dr.██:心情不好?

SCP-CN-973:不…不是的…只是有些恼火,这似乎是对你们人类与生俱来的……厌恶……博士,你是好人,我不想在你面前发脾气……我说真的…我想杀人…

Dr.██:你这是…想说…这是你的使命?亦或是天性?因此你厌恶人类?

…(SCP-CN-973再次沉默)…

SCP-CN-973:我想,你需要休息了,博士……

Dr.██:你想让我走?好吧好吧!我听你的…

SCP-CN-973:你可以…当我的…父亲吗?因为你是男生。

Dr.██:Umm…没问题…我回去休息了。

SCP-CN-973:拜拜..

交流记录:3█

Glorious:Ummm..

SCP-CN-973:你明显有心事,先生,前天发生的事件我们有目共睹。

Glorious:嗯,是的。

SCP-CN-973:你我都很伤心,但是你知道他为什么死呢?

Systems: 警告…门@#…统失效…#

沃辛·李耳:系统@%……全员….备….离

Glorious:李耳博士?SCP-CN-973!你@…#%干了…么?

SCP-CN-973:只是提醒一下…,控制室已经被我控@…%,这个区域的电磁波已经被我..@#..%扰了,沃辛博**%@…无大碍。

无线电:长官,不好!VX5泄露了,还@#….#几个….突破…容…

【交流终止】

附录CN-973-1
点阵通讯设备失效或受干扰:
MTF-丙寅-05"午夜"受到突然袭击:未收到任何关于SCP-CN-973突破收容的消息
MTF-辛末-15"苏慕遮"报告:通信系统出现一种类似于哀鸣的诡异声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