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XXXX“模因聚集群”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X

项目等级EucildKeter

描述:SCP-CN-XXXX目前由107109个实体组成,以中国██公司研发的在即时性社交平台██为纽带,但常规方式及骇入方式均无法搜索到该实体。已证实其成员均具有易吸引模因且受其影响的体质。一段不确定时间之后模因效应将解除,SCP-CN-XXXX实体不会出现其他异常现象,实体如何在没有记忆清除的情况下摆脱模因控制尚未得到解答。该实体具有一定创造模因的能力,以及较弱的传播模因能力,目前无法确定SCP-CN-XXXX中107109个实体是否均对此有充分了解。
无法准确定位到SCP-CN-XXXX成员的精确位置,仅可确认其成员均位于中国。因为同样的原因其详细资料不可知,建议保持一定监视。长时间的观察下发现SCP-CN-XXXX的成员总数并非固定,而是呈非周期性偶尔增减,截止2020-█-██,该项目共具有109个成员。原成员均对新成员接受良好,新成员同样具有无法定位与调查的特性。

特殊收容措施:包含SCP-CN-XXXX的网络局域被成功截取并保存于site██的一台服务器中,这台服务器不被允许加入其他网络。应保持至少一队具有信息学专长的研究员监控并解析SCP-CN-XXXX产生的信息。任何接触SCP-CN-XXXX长于二十四(24)小时或表现出模因感染的人必须接受B级记忆清除。SCP-CN-XXXX目前已突破收容进入互联网,并表现出极高的移动性和扩散性,推测能够进行自我复制。目前正通过截取到的SCP-CN-XXXX的副本反向推导可能有效的封锁措施。

实验记录A

对象:艾斯 瑟 癖 横杠 瑟 恩 横杠 二九六 - 汉字模因
实验过程:艾斯 瑟 癖 横杠 瑟 恩 横杠 二九六被引入SCP-CN-XXXX, 其成员言语立即发生显著变化,由于成员均为汉语母语者,所有标点符号均变成汉字形态。约三十(30)分钟后影响消失。
结论:相关模因的植入实验显然是有效的,但SCP-CN-XXXX的表现更像是娱乐而非模因的强迫性影响。——研究员██

实验记录B

对象:SCP-CN-010-J、SCP-CN- 00122
实验过程:SCP-CN-010-J被引入SCP-CN-XXXX,在短暂的语言混乱之后其成员开始在每两个字符之间添加感叹号。确认所有成员全部感染该模因后SCP-CN- 00122被引入,更长的混乱时间后全部发言变为每五个字符(含标点,尤其是感叹号)为一节。符合此二模因叠加的现象。三十四(34)分钟后影响消失。
备注:叠加模因实验进行过程中SCP-CN-XXXX的成员首次出现惊慌的情绪表达,交流记录中显示了大量无意义字符,该情况持续了██秒,随后一个成员(后被称为SCP-CN-XXXX-1)拉出一条水平线,此后发言迅速恢复秩序。
结论:SCP-CN-XXXX内部模因传播速度疑似与模因类型有关。模因的叠加顺序不影响其消失时间。

附录:此次实验过后SCP-CN-XXXX发现了人为因素干扰,在此基础上对SCP-CN-XXXX进行访谈,详情见访谈记录██-████

访谈记录██-████

受访者:SCP-CN-XXXX-2(推测为SCP-CN-XXXX内部推举得到的代表,访谈期间未出现其他成员)
采访者:三级研究员███
访谈开始
███:你好,你是代表你们所有人来与我们谈话的吗?
SCP-CN-XXXX-2:是的,先生,我们希望你们能够停止对我们日常生活的干预,这将使我们十分困扰。
███:(含糊地)噢,这……(声音清晰起来)你们是否对自己的特殊性有所了解?我们正致力于解析你们的异常情况,如果这足够顺利,使你们完全摆脱模因的影响是有可能的。
SCP-CN-XXXX-2:请原谅我这么说,你会去试图解析并解决你需要吃饭的问题吗?
███:什么?
SCP-CN-XXXX-2:我正是这个意思,不,我们不需要你们的——帮助。我们是在协商,鉴于你们以绝对无礼的姿态介入我们,希望你们能够主动退出。
███:哦,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你们的异常特性有非常大的隐患……
SCP-CN-XXXX-2:那么我们没有什么可谈了。
SCP-CN-XXXX-2不再进行回复,访谈结束
备注:SCP-CN-XXXX表现出了明显的敌意,即使它使用礼貌的用词,我也能看出那就是在反讽。说实在的,我认为这次访谈也许会造成一些糟糕的后果——三级研究员███

在访谈结束后两个月,该项目内部活跃性明显降低,并不再发现新的模因感染,即使重新引入模因也未取得成效。三个月后,发生事故████-███,该事故直接导致了██个语言干扰性模因在亚洲范围内散播,并造成了极其严重的群体认知危害事件。此次事件证实SCP-CN-XXXX具有方式未知的模因散播能力,且一旦离开SCP-CN-XXXX模因不再具有一段时间后自动失效的性质。

文档记录-0001:

近十(10)种不同模因在中国东部沿海散播,部分表现重叠,难以具体计数。其蔓延速度远超自然散播,当基金会察觉并紧急制定计划,群体记忆清除已经是唯一的途径。
>
██特工:嘿!别再笑了!你就不能以正常的语气说话吗?
模因受害者:难道你以为,我他妈喜欢,这样说话吗?
██特工:哦这真该死,你是否有过,与其他类似,人员的接触?
模因受害者: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人,我要报警了!
██特工发出非常长的叹息,以强制手法对此受害者塞下B级记忆清除药片。
备注:这是第几个,我数不清了,该死这件事,已经发展到,受面极广阔,的严重情况。——██特工

文档记录-0002:

2020-1-█:
我们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一队人员全面监管互联网来防止任何疑似模因的语言、文字、图片的传播。相信我,如果做到这一步还无法阻止SCP-CN-XXXX的举动的话,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毁掉互联网了。

2020-1-█:
不,他妈的,该死,这怎么可能(后半部分记录损坏,显示为乱码)——特工M███

2020-1-██:
好吧,见鬼,正如上面所说,我们能做的只有毁掉互联网。不这不是胜利,这他妈只是止损。这玩意儿在网络上到处乱窜,我们已经连它是否在地球上都没法确定了!我得要求你们重新评估它的等级,好让你们觉得它应该配得上更多的精力而不是非得等到付出更大的代价。治治脑子吧,这可不是那些模因,它是活的,我想模因就是它的脑子。——特工M███

2020-2-█:
我找到它了,不,不对,是其中之一。谢天谢地它看上去比较友善,虽然我们之间隔着网线。——特工M███

备注:特工M███在最后一条记录的三天后被发现于家中,她的精神遭到了重创,完全失去对SCP-CN-XXXX的认知。文档中提到的该项目的成员作为SCP-CN-XXXX-3被记录。

O5议会通过了将SCP-CN-XXXX-J项目等级修改为Keter的提案。此时距离SCP-CN-XXXX失控约四个月,由于该项目导致的恶劣后果,模因的存在已公诸于世。

不能再继续群体性记忆清除了,除非SCP-CN-XXXX得到彻底的收容!——[已编辑]

我们已经初步稳定了局势,SCP-CN-XXXX向全人类的进攻已被转化为与基金会的对峙。一旦我们能在研究和发现上取得进展,这个异常就将被安全收容。

不,你们没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