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nder

SCP-1408-终极恐怖
警告:关于SCP-1408以及机动特遣队Omega7的所有资料经O5议会决议,已列为Q级机密,四级权限一下人员窃取资料者将被处决,四级人员未经O5议会授权擅自查阅者将被强制记忆删除,请注意!当你阅读该段文字时,你已进入模因侦测范围,请谨慎阅读。

经过O5-*批准,你将被允许查看这些文件。
项目编号:SCP-1408
项目分类:Eucild

【特殊遏制措施】
所有SCP-1408须被【重叠】放置在一个内部空间长20cm,宽15cm,高30.5cm的6级防爆保险箱内,除非SCP-1408-O在场并保持清醒,否则任何情况下都必须避免任何一张SCP-1408脱离【重叠】状态被单独放置。该保险箱需被存放于Armed[拥有超常规物理安保水平的收容设施]的一间四级以上权限才能打开的安全屋内。
SCP-1408-O在待命期间将由机动特遣队 Beta7负责进行24小时的全天候看护,务必不惜一切代价保障SCP-1408-O的生命和意识安全。同时,需组建一支由三名心理学家,两名催眠师,以及一名模因对抗专家组成的心理健康保障小组时刻关注SCP-1408-O的心理状态,并保持其心理健康。虽然概率极低,但也必须避免SCP-1408-O出现反人类的思想倾向。
有关SCP-1408的任何实验和任务都必须在SCP-1408-O在场并保持清醒的前提下进行。注意:只有当一名以上的O5成员对SCP-1408发布激活指令时,SCP-1408-O才能被允许接触和使用SCP-1408,每次接触和使用SCP-1408不得超过O5议会规定的时限,逾期则强制回收SCP-1408。一旦SCP-1408-O出现死亡或其它不可逆转的恶性异常,需立即启动应急预案R13,报告O5议会,并向所有基金会站点发布一级末日预警。
【项目描述】
SCP-1408是十三张被某种未知涂料所覆盖的古老羊皮纸,纸张上绘制着众多图像和符号,目前推测是某个未知文明的远古图腾或者象形文字,*博士认为SCP-1408极有可能是人类造物,但研究小组的其他成员并不支持这一观点(基金会目前已组织多名数学家、符号学家、金文专家、考古学家组成研究小组尽快破译这些图像。)。通过C14测定纸张上的附着物,我们推测其制作年代距今至少已有10万年。所有纸张平均厚度约为2.3mm,平均长度17.64cm,宽度13.9cm,目前已知的所有物理及化学手段(包括超高温、超低温、激光武器、粒子武器、强压、强腐蚀剂以及多种强破坏性SCP等)均无法破坏SCP-1408。
SCP-1408的异常特性只有在一张以上的SCP-1408单独放置在物体上时才会显现,此时,SCP-1408会如同融化一样附着在物体上(被附着的局部区域经实验证明无法被破坏),预测将在10m2的【放置纸张数】次方的范围内出现一个高智能类人型异常个体SCP-1408-I。
SCP-1408-I身高2.4m、体重75.46kg(可能产生变化),身体瘦长,四肢及手指长度超过人体正常比例。身着一套同样有着异常比例的白色衬衣及黑色西装和领带(可能产生变化),其物质构成与SCP-049极其相似。没有毛发,肤色苍白有暗斑,没有任何类人型感知器官,面部仅有五官的明显轮廓(实验证明该轮廓能够一定程度地反映SCP-1408-I的情绪变化,目前唯一观测到的类人情绪就是愤怒,详见附录T-1408-1),目前,关于SCP-1408-I如何感知外界的课题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SCP-1408-I的背部长有复数根暗红色半透明触手状薄刃,其刃体经观测发现众多功能未知的血管状组织,显微镜观测其刃口始终维持单分子结构,这使其能够轻松切开诸如金刚石、航母级超硬度钢板,6级防弹玻璃等坚固材料,其刀刃的柔韧性与伸缩性也堪称完美,以基金会目前的技术水平还难以测量其性能极限。
特殊情况下(详见记录T-1408-2),这些柔软而又致命的触手刀刃会产生极为强烈的红色可见光,目前观测其强度最高可相当于普通制式闪光弹的6倍,伴随着这些强光,在10m3的【放置纸张数】次方的范围内会产生多种不可预测的类模因型现实扭曲效应,目前已知可能产生的现象包括意识具现化,灵体实体化,多维度转化(以上三种异常合称“逆潘多拉效应”)以及
*和*等,这些异常效应已经足以造成末日级灾难,以基金会目前掌握的等模因技术能够一定程度上遏制这些现象。
SCP-1408-I在10m3的【放置纸张数】次方的范围内拥有瞬间移动能力,并且该能力能够作用于SCP-1408-I所触碰到的实体上(SCP-1408-I有能力让其触碰中的物体也实现瞬间移动)。理论上,SCP-1408-I所瞬移的物体体积越大,瞬移所需时间就越长,其所需时间与瞬移物体体积之间的相关关系有待进一步证明(有证据显示二者很可能具有函数关系)。
经实验证明,SCP-1408-I拥有类似自体分裂的繁殖能力(变异性质明显,目前已分化出具有不同异常性质的女性个体SCP-1408-V及类小丑型个体SCP-1408-J。该效应的触发极有可能与SCP-1408-O的心理状况有关)以及有时限的超速自体克隆能力(详见记录T-1408-2)。一旦SCP-1408-O使SCP-1408-I处于【无目的】状态,SCP-1408-I将有可能在10m3的【放置纸张数】次方的范围内捕获具有生命特征的实体,并用触手状薄刃包裹住该实体,大约两分钟后,被包裹实体将会彻底消失(部分实验显示SCP-1408-I也极有可能通过“逆潘多拉效应”转化灵体来进行上述过程,详见记录T-1408-2),博士等人怀疑这极有可能是SCP-1408-I的捕食行为,但其真实目的有待进一步研究。
实验测试显示SCP-1408-I很可能拥有400T以上的力量。所有需要【瞄准】的远程武器由于未知原因均无法命中SCP-1408-I,只有近战武器和大范围杀伤性武器能有效伤害SCP-1408-I,但几乎所有武器(包括部分SCP)都难以对其造成致命伤,实验证明SCP-1408-I对毒性物质及放射性物质带来的伤害免疫。
并且,实验观测其具有极强的再生能力,具体强度有待进一步实验。
*博士曾提出利用人造编程病毒作为遏制SCP-1408-I的主要手段,但几乎可以预测这一措施对SCP-1408-I来说极有可能是无效的。而*博士则认为SCP-1408-I很可能是人类战胜HIV病毒及丧尸病毒的重要突破口,与其有关的多个医学研究项目已经启动。针对SCP-1408-I的所有精神操控实验均已宣告失败,包括SCP-*等超常规精神武器都无法对SCP-1408-I产生有效影响。
SCP-1408-I表现出对SCP-049及SCP-173等异常个体的熟悉与敌对态度,目前原因尚不明确,但令人意外的是,我们竟然观测到其试图向SCP-
*、一名孕妇、及9名儿童等传达友好态度,并试图亲近她们,(详见记录)研究小组认为SCP-1408-I很可能对幼儿和女性个体有特殊的情感偏好,这种独特生态的内在原理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SCP-1408-O是一名叫做的亚裔男性青年,身高*m,体重kg。人,出生于19年,母语为*语,会一定程度上的英语,心理健康,具有极强的历史使命感和人类命运责任感。该档案建立时SCP-1408-O已毕业于大学,目前单身。
据SCP-1408-O所述,是其父亲
*在*时将SCP-1408交给他的(已被情报部门证实。),并叮嘱其秘密保管,综合所获情报及目前的研究成果,研究小组认为自获得SCP-1408时起,SCP-1408-O就停止生长了,身体年龄停滞于岁,然而其是否获得【永生】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SCP-1408-O是目前已知唯一能够对附着于物体表面的SCP-1408进行回收的人类,SCP-1408-O也是目前唯一能够控制SCP-1408-I并与之进行一定的程度交流(心灵感应)的人类。实验表明当SCP-1408-O受到威胁或感到恐惧时,SCP-1408-I会达到高度狂怒状态,并会全力排除一切可能使SCP-1408-O受到威胁的因素(详见附录T-1408-1及T-1408-2),也正是这一现象表明了SCP-1408-I一定具有高度智能。SCP-1408-O除了上述异常外,其所有性质与普通人类无异。
【实验记录】
T-1408-1:梗概:指定一名D级人员在SCP-1408-I面前持刀伤害SCP-1408-O的实验。D级人员被杀死,SCP-1408-I的五官轮廓表现出异常愤怒狰狞和扭曲的表情。
T-1408-2:梗概:将SCP-049,SCP-173,以及一个还未编号的不具备穿墙特性的半实体未编号SCP等多个高危敌对个体与SCP-1408-O及SCP-1408-I分别放置在一起,未编号SCP被“逆潘多拉现象”实体化,并被SCP-1408-I破坏并吸收。其他SCP均被打败并被SCP-1408-I瞬间移动至他们各自原本的收容设施内(在SCP-1408-O的要求下。)在该次试验中我们损失了一个SCP-096的活体样本,该活体在尖叫声中被SCP-1408-I的触手刀刃削成了碎片,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3秒。SCP-682与SCP-1408-I的接触实验也告以段落,实验证明,SCP-1408-I有能力彻底消灭SCP-682。事实上,如果不是1408-O在682体积被吸收到原来的十分之一时阻止了1408-I继续其"捕食"行为,我们就永远也看不到这个惹祸精了。
应急预案R13:您无权查看此项条目。【当模因检测SCP-1408-I失控时该条目将自动解锁】
T-1408-3:SCP-049与SCP-1408-I接触后产生了异常严重的抑郁情绪,并试图主动与博士交流,以下为谈话记录的文字版本:
博士:“哦噢——,是你找我?!好吧、好吧!“######——”(拉椅子的声音),让我看看——你这是第几次主动和我们交流来着?“哗啦、哗啦——”(翻书的声音),(几秒钟后)——不管怎样,在我们的谈话开始前我必须提醒你,鉴于你之前的危险举动,我们是绝对不会把你从这间50平米的小屋子里弄出去的,也更不可能帮你把包住你双手的这一坨“不明物体”拆走的,说实在的,我觉得就这样挺好,虽然并不美观,但它确实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安全感。我知道我们上个月为你安排的一次“特别会面”使你深受打击,但这也不至于使你连续一个月蜷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吧?”
SCP-049:“…………….(沉默数秒),我……我居然无法治愈他!我的治疗失效了!”
博士:“哼!你所谓的治疗什么时候有效过?把个活生生的人治成嗜血狂暴的行尸走肉也可以叫治疗?!等等,你说……你对谁的治疗失效啦?!”
SCP-049:“就是你们上周送来的那个“大个子”,他看起来病得那么重,他是我见过病得最重的!我的治疗第一次失效了!他极有可能就是大瘟疫的传染源!可我却无能为力……”
博士:“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能力对SCP-1408-I是无效哒?
SCP-049:“………..(沉默)”
博士:“是因为他“病”得太重,所以无法治疗了吗?
SCP-049:“………..(沉默)”
博士:“你对他把你的手包成这个样子有什么看法?”
SCP-049:“………他不想我去治愈别人。”
博士:“你认为他为什么会这样?”
SCP-049:“………..(沉默),我不知道……”
之后SCP-049重归静默,所有试图让SCP-049再次开口的尝试均宣告失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