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delee的沙盒沙盒沙盒沙盒

收件人:O5-1
发件人:O5-12
回复:终结
紧急度:

我希望这能过去。如果你像我一样,那么在未经职员简要介绍之前就看到BBC和纽约时报上的事会误导你。

结束了。剩下唯一的事就是把我所知的告诉你。

二死了。我们知道是因为她自己告诉我们。她还给我们留言是很贴心的,我想。我已经和三、七、十三建立了联系。剩下的人,谁知道呢。没有什么协议是为这种事情准备的。

我们能做的最好描述是他们演了一出好戏。

入口处的男人

第一幕 - 三十五年

第一幕

第一场

当地时间0943 - 埃及吉萨高原附近地区的骚乱。根据一次穆斯林兄弟会行动的最初情报,埃及军队动员起来,以应对大狮身人面像前明显的庞大集会。植入影像出现。异常现象的大量信息泄露。

当地时间0947 - 天然的强烈沙尘暴包围了狮身人面像周围半径约100千米的地区。在场的埃及军队的一个营见证了演出。四个外表为闪族人,仅穿着白色衣物和凉鞋的人形也自然出现在现场。在场士兵执行的数轮射击表明这些人形是非物质的。这些目前未确认身份的存在,没有在意发生在它们周围的所有行动。

PROTEUS
我希望我不是表现失宜,当我说我很害怕的时候。

MELLITA
我们都很害怕,普罗提乌斯。在我们的整个生命里,我们的同伴都在为这一天准备。

PROTEUS
我们中的三个人会被选中。我们在这儿度过了足够的时光吗?如果我们被驱逐到外面,它们能安慰我们吗?

AGUS
只要看看我们一起做到的事情。我们绘制了一个未知星系的地图。写了一首使我们在夏日集会成为英雄的歌。测量了冰之山脉的阴影之径。我告诉你,普罗提乌斯,如果他们今天把我驱逐出去,我能说无论接下来是什么,都是值得的。

PROTEUS
我希望进入内庭的时候,我能和你一样勇敢。

MONASHIR
所有人都接受他们在入口被给予的。

MELLITA
否则还能怎样?

AGUS
否则还能怎样?

当地时间1017 - 在突然的减弱之前,沙尘暴短暂地加剧,遮盖了当地的视野。在能见度恢复后,不再有异常人形出现。然而,大狮身人面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蓝光全息投影,展示着几乎相同尺寸的狮身人面像,没有可识别的来源。大量摄影和视频记录被获取和传播。对共认现实的存在性威胁正在进行中。

第一幕

第二场

当地时间1143 - 中午时分,黑暗降临在埃及开罗的解放广场。没有任何日食、云层遮盖或其他任何可能导致这种情形的原因的线索。九个月亮出现在夜空上。骚乱几乎立刻开始,宣告终结时间的信息通过连接了数个当地清真寺的公共广播系统播出。与大狮身人面像处出现过的人形一致的图像被未知的来源投影在Mogamma大厦的一侧,广场内的人都能看见。行动停止,声音开始伴随图像出现。

男人
这一组的四个,在三十五年前的这一天出生,你们准备好进入了吗?

MELLITA, AGUS, MONASHIR
我们准备好了。

PROTEUS
我们准备好了。

男人
你们是否看到,正如预期的那样,那些被驱逐流放的,能够领略我们美丽的世界,而那些留下的,已经与那些现在必须马上离开的,分享了死亡的阴影?

MELLITA, AGUS, MONASHIR
我们看到了。

PROTEUS
我们看到了。

男人
那么看吧,在这个世界之外。今天,这就是入口。这里就是人类社会被制造出来的地方。就是在这里,对少数人的拯救——其完满是如此伟大,其崇高的美丽是如此神圣——被多数人的命运赢得。就是他们,将做出最终的牺牲,值得我们的爱和最崇高的敬意。你们是出于自己的意志,选择通过入口吗?

MELLITA, AGUS, MONASHIR
我们是。

PROTEUS
我们是。

男人
阴影之峰的Mellita Snowfall,上前来。

MELLITA
我准备好了。

男人
你将居住在眼之星。

MELLITA
我…我接受我的职责。

男人
Agus Skysail,守望崖的第三代居民,你将被带去皮肤之星。

AGUS
我接受我的职责。
(AGUS看上去有些蹒跚,几乎要昏倒)

男人
Monashir Violetlight,塔之女士。

MONASHIR
我准备好了。

男人
你将留下。永远记得与你分离的兄弟姐妹们的伟大的爱,从今以至永远。

MONASHIR
我会的。
(MONASHIR开始流泪)

男人
寻路者Proteus Hammersmith。

PROTEUS
我准备好了。
(PROTEUS颤抖着)

男人
你将去往手之星。

当地时间1232 - 上述对白一结束,日光就回到了解放广场。在广场上聚集的大约10,000人中,数千人自然失去了视力,几百人突然被未知手段活活剥皮。在广场上的其余所有人,在异常影像结束后都失去了双手,并有完全愈合的残肢。尽管有针对信息散播的协调干涉,宗教新闻电视网络,尤其是阿拉伯电视台,仍然开始了报导。

全部国家都将他们的军队置于高级警戒,其中一些已经抓住机会在这混乱中报了些仇。那是如今唯一还有意义的事了,真的。他们以为他们在动员起来反抗什么?让他们看起来在做些什么事罢了。

基督教堂、清真寺、犹太教堂等等,都挤满了人。亚伯拉罕信仰的人们相信审判即将来临了。其他人只是发觉我们全都完蛋了。谋杀和自杀的第一手报告正在涌来。不过没有我们以前预料的那么多。人们有些选择。001确保他们都知道那一点。

第二幕 - 旅行者准备

第二幕

第一场

当地时间1521 - 来自北京的报告称毛泽东的防腐尸体凭借它自身的力量从其陵墓走到了天安门广场。视频证明在几分钟后由新华社新闻机构发布。一个与开罗骚乱中的“Proteus”相似的异常人形投影出现在广场中央,在毛的尸体旁边,后者看上去承担了“男人”的角色。

男人
逗留是没有意义的。我们都有指定的去处。

PROTEUS
但这完全没有意义!我们的世界如此庞大,我们对它的能源的使用高效而智慧。我们中肯定没人必须生活在流放中。

男人
对一个时日无终的种族来说,遥远未来的问题就是明天的问题。

PROTEUS
肯定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如果所有的男男女女都能活他们想活的岁数,我们肯定就没有生育的需要了。如果生命注定受难,创造它的目的是什么?

男人
我已经担任这个职责很长时间了,我的朋友。这些不是什么新问题。我的回答也不新鲜。我们种族,是在理解了我们自己的真实天性时才上升了。我们必须永远能够创造新的生命。如果我们不再有创造的行为,我们那通过空气和梦境暗地里互相联结的心灵,就会变得黑暗和充满破坏性。

PROTEUS
那苦难又是为什么呢?那在我们的九个月亮上生活的残忍行径又是为什么呢?

男人
苦难?是的,是有苦难。必须是这样。而且我们必须知道它,体会它,在它的基础上建起我们的房子。就像生命捕食生命,人类企业也需要大量苦难的投入。它把我们联系在一起。知道还有其他人不能拥有我们所建造的一切,对我们有很深的影响。这是我们灵魂中的奠基石。那是我们很久很久以前发现的。它很重要。而且正是这个发现开辟了通往天堂之门的道路。

男人
但残忍?不。我们做这些事不是因为我们希望制造痛苦。我们做这些事是为了那些留在我们所建立的奇妙社会里的人。我们把无穷的美丽和知识给了那些被选中的人。即使只有一个人能领略到无限的善好,不也值得任何数量的有限的苦难吗?

PROTEUS
但为什么必须是我来付出代价?

男人
我的朋友。随我来。我会护送你。

当地时间1559 - 异常事件一结束,天安门广场上的人群变得非常激动,撕碎了毛泽东的尸体并抵抗防暴警察的集合封锁。世界主要政权的领导人开始发表声明,以求冷静其民众,同时科学家极力试图解释开罗和北京的事件。据报告,在全世界各人口密集中心的民众骚乱中,已有数千人丧生。

第二幕

第二场

当地时间1610 - 中国湖北省境内的三峡大坝自发地消失。先前由大坝阻拦的巨大水体并未移动。数分钟内,由当地防暴机关操作的直升机到场。人形投影出现在水墙的巨大表面上。

PROTEUS
这是什么地方?

男人
你看见我们的行星在天上,那奇妙的蓝色表面吗?你在手之星上,我的同伴。

PROTEUS
我不明白。看上去它着火了。建筑,碎石瓦砾。

男人
曾经有段时间,我们仅仅是流放那些有责任来这里的人。他们建立了自己的社会,马马虎虎吧。他们被那些他们不能拥有的东西驱使,他们微薄的希望扭曲成了对他们在这个伟大星系中心的孩子们的复仇。他们建立了庞大的结构,巨型战舰,糟糕的武器。起义发生在很多、很多千年以前。我们人类需要面临的最后一次冲突。现在,确保这种事不再发生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不再有堕落的欲望将任何人引诱到愚蠢的毁灭中。

PROTEUS
通过拿走我们的手。

男人
通过拿走你们的手。一个属于没有手的人的行星的思维倾向,是一种适宜的思维倾向,对我们所有人来说。

PROTEUS
人们都在哪儿?

男人
来吧。

当地时间1632 - 长江水被释放,造成巨大的洪水、对家庭和财产的大范围破坏,以及河流沿岸区域的数千人死亡。破坏进一步激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不稳定性,在这次事件后数小时内,该国执政的共产党被民众的起义推翻。

一切都被撕碎了,一。我们为之工作的一切。在几小时内崩溃。唯一能让他们都团结在一起,让事情没有比现在更糟的,只是一个想法。

回家。不管家在哪里。

第三幕 - 致地球上的人

第三幕

第一场

当地时间2301 - 华盛顿特区国会大厦区域内所有知名的建筑都改变了颜色,从白色变为红色。华盛顿纪念碑发射出一道明亮的红色光柱,延伸到天空,几百英里之外也能看见。与先前所描绘的几个人形相似的十米高的全息影像,直接出现在纪念碑的倒影池上。

PROTEUS
我们已经旅行了许多英里。

男人
手之星很大。不过看哪。我们遇到了另一个。

HANDLESS WOMAN
更多人?我一定是接近那神圣的终点了。

PROTEUS
你是谁?

HANDLESS WOMAN
我不再有名字了。在这儿我们不需要那种东西。

PROTEUS
你记得你的家吗?

HANDLESS WOMAN
这就是我的家。

PROTEUS
我是说你来的地方,到这里来的时候。

HANDLESS WOMAN
我记得我有过不饥饿的时候。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很难回想起来。

PROTEUS
你的肋骨已经表明了这一点。你需要我找点食物给你吗?

HANDLESS WOMAN
这里找不到什么东西。这是灰尘与盐的地界。但饥饿是种赐福。我的心智感到清明,我的存在如此轻而洁净。在这里神对我说话。他告诉我把我的残肢举向天空中的蓝光,我就这么做了。然后我祈祷,然后我被充满了一种知识,说我来这里是有目的的,我被布满了幸福。

PROTEUS
这地方让你高兴?

HANDLESS WOMAN
我的身体蒸发前的最后礼物就是神性的启示。我活在真理中。我活着没有恐惧,没有怀疑。我定居在那个创造了这个地方的精神中。这是狂喜之地。
(HANDLESS WOMAN坐下了)

男人
而今她在这里的时间要结束了。没有错误希望的折磨,没有食物和水支持她去受比所必须的更长的苦难。这只是小小的牺牲,与其带来的拯救相比。

PROTEUS
她在这儿多长时间了?

男人
两周。

PROTEUS
她看上去没有受苦。

男人
殉道的喜悦消除了所有痛苦。这是一个只有外面星星上的人知道的秘密,给那些做出此牺牲的人的礼物。不。她真的超越了。

PROTEUS
我准备好了。

当地时间2333 - 据估计大约50,000人聚集在华盛顿纪念碑周围见证了这一异常事件。执法机关并不在场,而是被召集去维持国会区域其他地方的骚乱。

第三幕

第二场

当地时间2340 - 一条巨大的门径在华盛顿纪念碑中心打开。除了一道微弱的绿光外,其内没有可见物。全息投影继续。

男人
展示你的手,人类之父。
(男人一手在半空中举着一柄仪式用刀,一手拿着火把)

PROTEUS
我准备好了。
(PROTEUS在男人面前举起他的手)

男人
为了那些将永远留在光里的同胞,你接受牺牲的礼物吗?
(男人在PROTEUS的左腕上锯)

PROTEUS
我接受。
(PROTEUS大量出血)

男人
你为了全体的善好献上你的苦难,为了全人类的集体心智的好处献上你的流放吗?
(男人拧下PROTEUS的左腕,折断骨头和筋腱,然后切开了还将手连在一起的韧带)

PROTEUS
我愿意。
(PROTEUS从左腕涌出血液)

男人
你弃绝这星系之外的宇宙的不稳定的现实吗?将你自己奉献给这星系里的正常神志的保存吗?
(男人用火把灼烧PROTEUS左手的残肢,给伤口消毒)

PROTEUS
我愿意。
(PROTEUS尖叫)

男人
通过这左手,你接受了你的职责。通过右手,是我们对你的职责。
(男人用一个流畅的动作利落地切下了PROTEUS的右手)

PROTEUS
我感谢你。
(PROTEUS大量出血)

男人
我们活着的人,将保持一个完全和谐,完全公正,完全美丽的社会。我们活着的人,将保持我们人类本性的纯洁,活在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可能的最崇高的目的里。我们活着的人,将把你的牺牲变为所能想象到的最神圣的目的。
(男人用火把灼烧PROTEUS右手的残肢,给伤口消毒)

PROTEUS
我感到无比荣耀。
(PROTEUS尖叫)

男人
在这神圣的公约里,我们将了解无法测量、也没有终结的爱。前进吧,父亲。完成你的旅程。

PROTEUS
我接受我的职责。

当地时间2359 - 描绘Proteus的人形投影进入了华盛顿纪念碑内的门径。它一进入,其他投影就消失了。门径开始缓慢地关闭。最近的人群行列里的几个旁观者冲进了门径,后面跟随着数量越来越多的观众,直到大门关闭前大约有三千名围观者进入了纪念碑。自从事件之后没有任何进入纪念碑的人被联系上或看到。

十三问过我,我们工作以保护的东西是否曾是自然的。多蠢的问题。就算我们激活的世界是不自然的又怎么样?那也比等着我们的要好。

华盛顿的事给了人们很多想法。人们已经成功在一些地方召唤了一对更多的门径。他们蜂拥而入。很难责备他们。我们已经丧失了能控制任何事的有意义的能力。玩笑结束了。世界知道了科学只是一个幻象,确定性只是一个残酷的笑话。为什么不抓住机会呢?做难民好过做尸体。或者更糟。

我?不。我不会的。我不会作为一个畜生结束我的生命。

很荣幸能够任职,一。

-十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