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delee的沙盒沙盒沙盒沙盒

mendel.png

感谢MendelssohnMendelssohn供图

我想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世界末日从海里爬出来的那一天。

至少,我当时就是这么感觉的。那时我在海滩上,而那克拉肯就从水里涌了出来,撞进城中。从当时我所立之处看去,仿佛整个世界都将要结束了。

我从没见过任何这样的东西,至今也没再见过。那东西几乎就是从一部怪兽电影里撕碎屏幕跑了出来,有几百英尺高,而且绝对是个畸形的怪物。你见过什么东西既有手臂又有触手,更别说每个都有5条?我可不觉得你有见过。

那东西摧毁了Hy-Brasil。对,我知道它实际上也没有做太多,但它已经让这座城市再也没有可能恢复了。我一直留在这里,因为我不敢想象自己离开它,但自从袭击之后这座城市再也没有复原。

妈的,这还没算上这件事所有复杂的后果和余波。二十年后的现在,我仍然看到MC&D在发广告出售他们从那大乌贼里挖出来的鱼子酱。二十年!而且从我听到的消息来看,他们完全有足够的储备再卖个二十年。

这倒也讲得通,我想。Hy-Brasil实际上就曾是个异常共同体,在那时候,而所有住在这儿的人都感受到了事件的冲击。并不奇怪,每个曾经住在这里的人都会想从这件事里获得点什么,从像这样糟糕的情况中尽量捞得最多。

我不觉得我们有一天会不再谈论它。

——Hy-Brasil的终身居民,Fodla Ernmasson的证词,2008年


一个此前未知的异常实体,如今被命名为:

LTE-0851-Cetus。鳄之克拉肯。鳄鱿。爬虫类头足纲。巨型水生混变体。恐惧贝希摩斯。𒀭𒋾𒊩𒆳。乌贼巨怪。巨鳄鱼1。UAE-Brasil-78。蜥蜴-章鱼

那个毁了Hy-Brasil的东西。


有些改变了世界的事件,如此重要以至于所有活着的人都感受到了其影响的事件。

不是所有这些事件都发生在平凡世界。

1988年6月13日,一个300英尺高的怪物爬出了环绕着Hy-Brasil,这个出自爱尔兰神话的神秘岛的水面,并在被杀前围攻了这座岛。在事件的余波中,这座岛被留作毁坏和荒废的状态。

但故事没有在这里结束。事件的后果和余波至今仍在继续。强力的团体企图利用当天的事件,将发生的事情扭向他们自己的奇谈。原本在这个异常共同体中没有多少共同性,但在那一天,有一种共同性被铸成了。


前奏

袭击

余波

末世


有些基金会设定的重点在于不同的世界,SCP宇宙中“核心设定”的巨大不同。另外一些重点在于不同的相关组织或基金会分支。而这一个有点不一样——重点在于一个个别时间和它的余波。

全线战争是一个存在于非常传统的SCP宇宙中的设定。与其说是一个“不同的世界”,不如说是存在于SCP宇宙基本理解中的一个重要的故事线。所有主要的GoI都在剧本中,都根据他们通常的计划行事。化妆舞会也存在,所有的事情都(在大多数部分中)正常。

全线战争是关于一次发生于1988年的怪兽袭击。这次袭击是毁灭性的,摧毁了世界上最大的异常自由城之一。几乎所有主要相关组织都卷入了时间,所有人都想在行动中分一杯羹。

这个设定最初被构想成是一个能把所有GoI都包含进一个单个的、紧密结合的叙事中的项目,然后演变成了现在这样。尽管最终的理想目标是每个GoI格式都能有一篇属于该设定的文档,目前的计划也并非如此。

眼下,这个设定是试图创造一个鲜活的世界。全线战争的世界是高度内部相关、相纠缠的,发生的事件通常是交叉引用的,然后所有东西融合成一个流变的世界。这是练习建立一个紧密相连的世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