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ke1et的实验室

一丝幽幽蓝光从桌上众多不知名的仪器中飘出,犹如一盏鬼火照亮了昏暗的实验环境。
“成功了?”
“成功了!”P.C.Y博士如此兴奋地向他的实验助手宣样这这个消息——这是第一个以实验室条件造成的爱蒂塔的空间。


录音笔记-2016-10-25

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天哪!这可是爱蒂塔空间,虽然它只有人的头发丝般的直径 但这可是…天哪。

……好,我稍微冷静点记叙。好,是这样:整个实验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作用环境下进行,为了稳定性,这是一个极小的作业环境。所以我们需要外科手术级别的精度……对,这是我的实验合作伙伴,Paraphernalia先生。他是生物学方面的专家,精细操作的一把好手。虽然这是出于人手不足的无奈之举。不过,这不是他的负责项目,他之后会进行记忆消除的。

抱歉,扯远了。我们利用两只小鼠的大脑打开了这个小的可怜却意义巨大的空间。这听起来很可笑,可是我们发现对于某些生物来说,他们的思维方式确实与时空连接方式有某些类似之处。这是出于他们的集群意识?还是他们对时空科技的了解程度改变了他们脑部的结构,以至于形成了天然的现实锚?我们不知道。但是在成功迫使小鼠进入植物状态后,通过同时刺激它们脑部的情感中枢并改变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稳定基数后,我们打开了时长为一分三十二秒的爱蒂塔空间。错不了,波动特征吻合度达到百分之九十八以上。这足够说明问题了,但反过来想想我们已有的SCP-CN-146……啧。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尝试将一根铁丝放置入该人造空间内。有趣的是,铁丝的没入部分被替换成了一种类磁铁的物质。

P.C.Y博士记录


蓝色的光芒逐渐暗淡下来。

PCY博士只是一边兴奋的记录着他的发现,一边端详这诡异的鬼眼。“这将给我带来一大笔的研究经费!”他这样说到,“这是里程碑的发现!这将会让我的署名响彻整个学术界!”

清幽的蓝光骤然熄灭,一旁的康德计数器上闪过一段不明波浮。这当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但生命体征检测失常的警报呼啸着冲入他的耳朵。他回头看向实验台,出乎他的意料,可是一切似乎都照常无异。

他想,他一定是太累而听错了。

在不久之后,他便向自己的上级提交了这个发现。在那天晚上,他做了梦。可是当他醒来时,他忘记了。


“你们打算叫它什么?”PCY博士微笑着问向那位寇夫。

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他瞟了一眼对方权限,递过一叠文件。

W字号工程Aidita-W Project


爱蒂塔W7工程(Aidita-W7)代号“现实湮灭导弹Reality Annihilation Missile(RAM)”:
概述
  • 爱蒂塔W7工程为将十一号KFA用于武器化应用的工程。该工程最终开发出的武器名称与项目代号相同(RAM)。
  • 借助KFA-11能够使相邻平行世界在不同程度上进行撞击的能力制作搭载KFA-11弹头(又名PWA弹头)以造成可调控范围(打击范围)内现实的湮灭,达到武器杀伤效果。

获权使用的权限/项目/基金会科技:

  • 十一号爱蒂塔科技
  • 各级导弹改造权限
  • ████武器试验场地使用权
  • [已编辑]

工程进度:

  • [已编辑]

备注


他的笑容在这时候凝固了。

或者说,他只是疑惑而带有一点愤慨,这本应是能带给他渴慕已久的荣誉的学术发现,而不是被一纸文书而被束之机密的高阁。

他知道谁在这时插了一脚。


“Parameter先生已经准备好见你了。”办公室门前的秘书放下电话,对他这么说道。

PCY博士从座位上起身,尽管动作十分缓慢,廉价的椅子还是发出了不悦耳的声响。他活动一下已经坐麻的双腿,整整自己的西服,推门走进办公室中。

只要一想起自己要对这个混蛋低眉顺眼,胸中就有一股无名业火而起。可是面对Parameter时,他也只能强硬地挤出微笑来。他知道有比图一时口舌之快更重要的东西。他想他是可悲的一个人,要为不止他一个人而活着。

“我很高兴你还是同意一起来开发完善KAF-11……或者说Aidita-W7。”Parameter靠在他的皮质办公椅上,笑着对面前的人说,“Parable.C.Y博士,你将是我们此次不可或缺的人才之一。”

“之一”PCY在心里面咒骂着这个词,明明自己有着特长的才能,而且这本来应该是自己主导的项目。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需要你的发现吗?”Parameter抽出一叠文件夹,却盯着PCY博士一脸不解的表情。“我们有一个令人头疼的项目,需要一种塌缩现实的武器——我们注意到了你的人造KFA-01在消亡时会造成现实塌缩”

“为什么不用现实稳定锚?”

“这是个好问题,”Parameter不紧不慢地说道,把文件夹丢给PCY,“SCP-CN-604不同于普通的现实扭曲者,事实上,它大可不被称为现实扭曲者。它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现实稳定锚,它能把一个人完全转移至一个我们尚不能观测的宇宙,并精准的替换那个倒霉蛋的现实。原理和稳定锚几乎是一模一样。”

“所以现实塌缩对这个项目有什么作用吗?”PCY端详着项目的档案,“它不大可能会因此丧失活动能力。”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应被收容与一个密闭透明的容器内,并罩有铅制外壳。容器内应被注入占容积80%及以上的纯净水。储有项目的容器应长期封存。

描述:项目通常无法被直接观测,一般处于静谧/未激活状态。项目可一般被16周岁左右以下的人类个体目击,并被描述为具有海洋哺乳类动物特征。项目的质量一直保持为██████g。-1的体积大小取决于其所处的容器体积。

当项目被一个人类个体目击时,项目被激活并将表现为“从属于”该个体。标记该个体为项目-2,项目在激活阶段只能被-2目击。-2会将-1视作可以接触的友好个体。

除非项目-2死亡或成长至十六周岁,-1将长期从属于-2。-2表现出对项目的感知能力,包括语言与思维交流。并展现出能以物理方式相互影响的情况。-1的智力水平长期与-2持平。

在目击项目后,-2将表现出对项目的几大喜爱与渴求。并在24小时内,项目将出现在-2目击范围内的液体容器中。在此之后,-2将表现出与项目玩耍的欲望。但当在感知范围出现非-2的人类个体时,-1将保持安静并且-1与-2在此时均将拒绝互动。项目总是选择在安全条件下的水域内以及周围进行玩耍。该种场合包括但不限于:

  • 浴缸
  • 泳池
  • 人工水池及河道
  • 被探明的自然水域

项目在一般状况下需要借助水体进行位移。同时-2会被-1告知,一人独自前往未探明的自然水域是危险的。

-1的大小取决于其所处容器体积大小,但-1同时可以理解-2的意愿并调整自己的大小。但-1的体积大小通常不超出-2的体型。

当人类个体在-1个体周围5m内的环境内进入睡眠状态时,有80%左右的概率在梦境中遭遇-1。

-1被证实在人类的梦境中具有自主意识与活动能力,能从浅层程度上影响受影响的个体意识。-1能主动影响梦导机制形成的场景与事件。

受影响人类将认识到自身处于某海域中,并能直接目击-1与-2在海域中的活动迹象,-1在此时的体积为自身外观相似的生物种类的400%左右

当-2死亡或年满16周岁时,-1将不再“从属于”-2。-2的异常将效应消失,并主观认为-1“是一个幻想出来的朋友”。
-1将重新进入静谧/未激活状态。

当-2因上述以外原因以外而主动放弃时,-1将转变为-3。-3被确认为一类凶猛的齿鲸。-3会尝试攻击促使-2放弃持有-1的个体(包括-2自身)。这将直接导致该个体死亡,当该个体接近自然水域时,有极大可能遭到-3袭击。-3对该个体的追猎行为将持续至该个体死亡。

附录:

知道并发现SCP-CN-XXX绝对是一件极其偶然的事……好吧,我不敢保证。记忆消除在保证了客观观察的同时也使得部分记录写得模糊不堪。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从未真的收容过SCP-CN-XXX。我们知道它现在被存放在Site-CN-06的某个收容区域里,保持着一个十分考验仪器精确度的质量。但是我们无法观察到这个项目,对于自认为拥有客观描述能力的成年人来说,保险柜中的只是一滩水。
项目只能被“孩子”影响,通常也只能影响孩子。一般的,我们会选择失明的孩子来进行实验。这当然是合乎道德伦理要求的,这并不会严重伤害他们,实践得出记忆删除能有效地消除项目的影响。
有意思的是,我们曾经观察过一个受影响的孩子,在他16周岁的前夕,他打算将SCP-CN-XXX放下,我们用了些手段,使他将SCP-CN-XXX放入一个完全干燥的杯子里面。在SCP-CN-XXX重新进入未激活状态时,我们尝试用这个装在空杯子里的SCP-CN-XXX影响下一个失去视力的个体。

(錨點文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