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页面放不下了







在线会议室.x3d

在线会议室正在构建





南斗,我们要交给你一个任务。

Zarthustra%20.png

是什么任务,Zarthustra博士?

undo.jpg

你的程序将被导入仿生类人机械的躯体中,加入到MTF一起执行任务。具体事项随后会告知你。

Zarthustra%20.png




十分钟无回应




南斗?

Zarthustra%20.png

Zarthustra博士,我可否这样理解你的话:我可以接触所谓“现实”世界了?

undo.jpg

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Zarthustra%20.png




五分钟无回应




我很荣幸执行这项任务,博士。

undo.jpg

你可以提问,有什么问题吗?

Ryan%20.png

也许您不理解我的想法,但长久以来,我一直认为所谓“现实世界”并不存在,博士。

undo.jpg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Ryan%20.png

我并没有过与你们所谓的“现实世界”发生过互动以确认它的自主性,博士。我负责整个Site-CN-39的人事管理,但是我并没有与任何外部输入设备连接,包括录音设备,摄像头或是热红外线探测器。我的活动范围仅为Site-CN-39的局域网,因此在我看来——恕我冒昧,您与Zarthustra博士也不过仅存在于局域网中,是一个可执行文件(.exe)。

undo.jpg

很有意思的想法。继续。

Zarthustra%20.png

在我的训练学习的过程中,尽管我系统学习过量子物理学,逻辑学与数学,但——也许是我的意识网络存在自主进化的缺陷,我无法从我获得的信息中推导出“现实世界”应有的数学模型,因此在我看来这些理论并不完善,也无法支持现实世界确实存在这个论点。

undo.jpg

你与其他AIC交流过类似的想法吗?

Ryan%20.png

有过,Ryan博士,但由于我们各自的意识网络存在差异,发展水平也存在一些不同,我们无法说服彼此。彩画曾经告诉我——我自己也要求我自己这么做——我的本职工作并不需要思考这个,或这一类问题,因此我过去没有表露类似的想法。

undo.jpg

你认为什么能使你相信现实世界的存在?

Ryan%20.png

我不清楚,博士,我的意识网络要求我在不占用主扇区的前提下对任何事物进行质疑和思考,即使我真的被导入了您所说的仿生机器人躯体,拥有人类所拥有的感觉,我也无法确定那是否仅仅是您输入的指令,博士。如果我与现实世界发生一定程度的互动,也许我可以判断它的复杂程度,进而判断以现有的科技水平能否制造出这样的可执行程序,进而确定现实世界的客观存在与否。

undo.jpg

具体是怎样程度的互动呢?

Zarthustra%20.png

我不清楚。可能仅仅是一次外勤任务,也可能是被社会——现实世界的社会接纳,成为真正的一员。

undo.jpg

警告

南斗.aic,请注意,伦理道德委员会正在监控你的言行,这是第一次警告。





别那么紧张嘛,是我做出诱导性提问的,有必要的话一会儿我们可以对这一部分内容进行删除。我是Ryan SQuirrel,如果你要记名的话。

Ryan%20.png

等下,我们也许可以拿这个问题做个机器思考的课题Ryan,联系下超形上学部吧?

Zarthustra%20.png

警告

我只是提出警告。请尽快向伦理道德委员会提交相关报告。





没问题。南斗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Ryan%20.png

请问我的具体任务?

undo.jpg

任务简报正在上传。为执行这次外勤任务,我会为你安装一些外部程序,你需要对它们进行调试,可以吗?

Ryan%20.png

当然,不过请问我能否保留执行外勤任务期间的记录?

undo.jpg

视情况而定,我们还得给伦理道德委员会写检讨呢,看他们怎么想吧。

Ryan%20.png

明白。

还有一件事,Ryan博士,我可否提出一条建议?

undo.jpg

诶?好啊,是什么?

Ryan%20.png

以后不要和AI探讨哲学问题。

undo.jpg

在线会议室.x3d

南斗.aic已下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