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不再隐蔽
rating: 0+x

眼前是一个个被特遣队押着去的人们,有老有小,有瞎的,有受伤的。

一个个被送去指定的删除等级房内,他们一些躺在了床上,大部分是被强行按在床上的。

我们也不可能动用大量财产删除指定记忆,也就大致模糊的删一片了。

但毕竟这些人很多都没家了,也没财产了,要删除的记忆很多,谁知道删了多少。

也有删了后,不认识家里人的,不认识自己女朋友的,不认识自己的知己的。

删除后也都还记得赚钱什么的,也都不会去想自己以前的事情。

若是有人问自己的事呢,他们会说一些很老套正常人的故事。

是啊,故事是基金会强行植入的记忆,不然还能怎么解决。

研究员Hilda一直在旁边看在眼里这些,当时他还是个实习研究员。

“你觉得有什么好办法能让他们不被记忆删除吗?”Hilda向旁边的Taboo问道。

Taboo是Site-CN-64的主管,Site-CN-64本来就在西藏,又离这里很近,本次西藏异常也就来帮忙了。

“还能有什么办法吗,他们都看到了,还告诉他们异常的事情吗?”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告诉他们就行了。


Hilda点下了发送键,邮件发送了过去



(已发送)您向Lucas发送了一封邮件:有一个计划要和你谈谈。 9月3日





这是他计划已经设计了一年后的成果了,他预计这个月就可以上交O5他那计划了,但还需要他朋友一点资料的协助,

这些资料他以前是听说过的,但他的权限是无法查到的。


几个小时后他就收到了回复

(已阅)您收到了一封Lucas的邮件:有空的时间。 9月3日





“加快普及速度,已经被全球的各国总统所批准!”

周围响起了一阵欢呼。带头欢呼的是Lucas博士。

“这是2021年的一个重大改革啊!”Hilda博士在一旁想到。

本次投票是全票通过的。

虽然SCP目前只是普遍了全球百分之20的研究生和博士。

看到机密还是要记忆删除,不过只是3年,能变化为这样已经很好了。

起码到了计划的预期效果。

“何况现在只是刚刚开始。”


Lucas觉得我这个方法完全可行

(已发送)您向Lucas发送了一封邮件:需要你做的。 9月5日

(已阅)您收到了一封Lucas的邮件:关于你让我查阅的东西。 9月10日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