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冻鱼的安全屋

已接入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列表 SCP-CN-992

 请尽快在阅读该项目内容后针对是否处决进行投票


madam

SCP-CN-992-1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现持有者为特工五月鱼

child.jpg

D级人员拍摄到的SCP-CN-992-2照片

项目编号:SCP-CN-992

项目等级:Eucild/Thaumiel

威胁等级:Black

特殊收容措施:SCP-CN-992现被收容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具体坐标(经度:82.829,纬度:38.916)。四台装载监视摄像头,并被奇术改造过的“堡垒”级别斯特兰顿现实稳定装置须以四灵的排列顺序安置在以SCP-CN-992为中心,距离1200m的位置。四灵现实稳定装置所组成的正方形区域将被指定为Unit-CN-992,区域被迷彩系统-“天穹”覆盖,并由Area-CN-42进行监视,管辖和维护。

每三日需派遣两支受过专业训练的D级人员前往Unit-CN-992进行实验,第一支D级人员负责四灵装置的点检和维护,现阶段装置状态如下。

“青龙”:821吨,正常运行,完整度92.1%

“白虎”:915吨,正常运作,完整度78.9%,需要一定程度的维修。

“朱雀”:432吨,正常运作,完整度89.1%

“玄武” :1231吨,正常运作,完整度99.0%

第二支D级人员负责针对SCP-CN-992-1以及SCP-CN-992-2现状的检查。

现阶段,由于SCP-CN-992的能力已经逐渐超出基金会能够收容的极限,故针对是否对其进行处决的决策案已经递交于中国分部十二生肖以及道德伦理委员会进行讨论。如果决策通过,Area-CN-42的最高主管Legion将被授权使用“处决”按钮。

描述:现阶段的SCP-CN-992由SCP-CN-992-1与SCP-CN-992-2组成。

SCP-CN-992-1是原基金会监视下的POI-19221,III等级现实扭曲能力者(子项目:相位移动),Area-CN-42心理咨询师的希瓦娜·安德鲁斯女士。SCP-CN-992-1现阶段已经处于脑死亡状态,但是其遗体疑似被SCP-CN-992-2的能力所影响故没有腐烂。

由于SCP-CN-992-2的存在,现阶段无法针对SCP-CN-992-1进行尸检。但是从SCP-CN-992-1的外观可以看出它受到了非常残酷的人体改造。SCP-CN-992-1的背部皮肤以脊椎为中心线,对称的被剥开,延伸并像“翅膀”一样的展开。下半身自脚趾至大腿根部部分被细致的剥离开,并像“婚纱百褶裙”一样的重新裹在SCP-CN-992-1的下半身。SCP-CN-992-1的子宫被改造并摘除至体外与其双手缝合至下体处,子宫除输卵管被改造成表盘,两根输卵管被改造成时针与分针,在机动特遣队赶到时,两根输卵管已经合并于12点位置。

事后的相关调查显示,SCP-CN-992-1在被改造前受到了数名AWCY成员的性侵。

SCP-CN-992-2是基金会首次收容的黑型实体(Type Black:“半神”),并随着时间增长逐渐表现出复数的异常性质。其形态随着收容时间的延长而不断进行着变化,在哈尔滨被发现的初期,SCP-CN-992-2是一团由精液,血液以及未知液体和蓝色晶体组成的液态婴儿。现阶段为肤色苍白的孩童,六指,目测年龄约为五岁。

利用在教堂内收集到的SCP-CN-992-2体液进行与SCP-CN-992-1的亲子鉴定后显示,两者有99.9%的可能性拥有母子血缘关系。收容期间,SCP-CN-992-2不会离开SCP-CN-992-1遗体身边太远,绝大多数时间蜷缩在SCP-CN-992-1臂弯处。

SCP-CN-992-2已被确认的异常性质如下:

SCP-CN-992-2可以使用未知方法在目标的体内生成褪黑素促使其进入睡眠状态,当目标进入睡眠状态后,SCP-CN-992-2会通过同步脑电波的方式读取目标的记忆并以此进行自身形态上的改变。

SCP-CN-992被送至现阶段的收容区域后的两周内,Area-CN-42的部分员工以及塔克拉玛干沙漠附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的一般市民中突然开始蔓延一种“疲惫噩梦症”—患者通常会突然间感觉到一股无法抗拒的睡意并在入睡后重复着同样的噩梦。调查显示患病中心人群普遍拥有被父母虐待,辱骂,抛弃和性侵等童年经历,而在睡梦中他们普遍都在重复着此经历。

在这一阶段,四灵装置的摄像头捕捉到SCP-CN-992-2的嘴唇不断张合并开始进行形态上的变幻。根据唇语专家翻译后SCP-CN-992-2的低语,形态变幻以及可能被读取的记忆如下。

SCP-CN-992-2的低语 形态变幻 可能被读取的记忆
妈妈,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精液,血液以及拟态硅胶组成的两岁婴儿 无,疑为SCP-CN-992-2的个人经历
妈妈,是因为我是女孩吗 SCP-CN-992-2的体表生长出大约23根成年男性生殖器 Area-CN-42生物实验室主管茉莉博士,茉莉博士从小生活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中,12岁那年的冬天被父母以“因为不是男孩”为由丢出家门,在进入基金会前通过人体改造获得男性生殖器成为双性人。
妈妈,是因为我丑吗 SCP-CN-992-2迅速成长为18岁的少女,身材以及面貌姣好。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生活的一般市民李兰芳,该市民曾经因为长相丑陋而被母亲殴打。
妈妈,是因为我笨吗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的一家书店内所有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被全部写上正确答案,书籍在事后被基金会以“印刷错误”为由进行回收。 同市生活的高二学生刘志强,该生因为学习成绩一直位于学校内倒数,故时常受到父母辱骂。
妈妈,是因为我不和爸爸做爱吗 SCP-CN-992-2变化为穿着初中制服的13岁少女,在SCP-CN-992-1面前自己脱下了所有的衣服 在乌鲁木齐市生活,于智力障碍特殊学校接受义务教育的13岁少女田若,该生长期受到父亲的性侵。在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经历后拒绝与父亲发生关系,但是却因此被母亲殴打。基金会已介入此家庭,田若的父母被重新分级为D级人员。田若被Area-CN-42的孤儿院“花园”收养
妈妈,如果我不是你的孩子就会好一些对吗 SCP-CN-992-2外形恢复成肤色苍白的孩童并展现了新的异常性质“过去现实移位” 在几乎所有患者的回忆中,施暴者普遍都会大吼“你为什么会是我的孩子,真倒霉。”

SCP-CN-992全部信息读取结束,是否跳转至投票界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