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外围文档

某研究员在某研究员面前尿裤子

说真的,那位研究员在我面前尿裤子简直是灾难,这给了那些前辈和后辈对我冷嘲热讽的契机,我他娘的真想知道那研究员究竟看到了什么然后尿了裤子…以至于他冲出了厕所。
我稍微借用了一下基金会的某些科技,去窥视了那个研究员的记忆。


“卧槽憋不住了厕所在哪儿啊!”某研究员捂着裆部狂奔,他明显在憋尿,当他看到厕所的时候,简直是没有一丝犹豫,拉下裤子跑了进去,这人还有羞耻心吗?

他进入了一个隔间,

扫墓

(8:00)
3分钟前,还是狂风暴雨,3分钟后,变为绵绵细雨,我撑着黑色的伞,来到墓园。
我看到一个一脸惊恐的男子蹲在一个墓碑前。

我缓慢地走到他身旁,突然,他从另一边的皮带上抽出一把手枪,瞄准了我,但迟迟没有开枪,他似乎在嘀咕什么,因为他持枪的右手遮住了脸,我也看不到他的脸。

我也从皮带上抽出手枪,把他崩了。

我清理了一下现场,把尸体移走,血迹也擦掉了。这人旁边的地上有一捆花,正巧,这次来扫墓我忘记带花了,就用这个吧。

我走到不远处的一片墓碑旁,第一个,Maple Element先生,1970-2050

Maple Element先生,元枫先生,我入职基金会时,他是我的上司,我对他绝对的崇拜,仿佛,他就是我的神一般,虽然一开始他从来没正眼看过我,但我依然很崇拜他。他帮助许多研究员进行研究工作,教出了许多优秀研究员。他还经常将数据库中许多不必要的文件宣告删除。

有一次,我提交了对某个异常的报告,但瞬间遭到众多研究员的强烈谴责,Maple Element先生自然也如同日常版的发出了删除通告,那对我那是Maple Element先生第一次直呼我的名字。

后来,我经常去观察Maple Element先生所写下的研究报告与我的有什么不同,认真的研究后,才得出了一点点结论。

一直都很安逸,直到…Area-CN-42发生的巨大收容失效,Maple Element先生独自一人留下,开启了3个Alpha核弹头,与Area-CN-42同归于尽。

即便到了现在,他仍然是我心中的一个结。

但,死去之人,不可能回来了。

我感谢Maple Element先生给我的一点点教育。

献上一朵紫罗兰。

走到第二个墓碑,Darklight先生,1649-2300。

这可是我绝对的上司,在我的权限等级升到4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他,CN分部如同The Administrators般的大人物,一直以来,我对他都是以畏惧的心态面对他,他仿佛就是恶魔般的恐怖。
但它不是恶魔,他是个优秀的研究员,还拥有超乎常人的能力,包括些许超自然能力。

只不过,据说是SCP-CN-1000的缘故,Darklight先生离世了,不过我连SCP-CN-1000是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不会知道Darklight先生是怎么死的。

献上一朵彼岸花。

第三个墓碑,面包菌,1999-2152。

我到Site-CN-34工作第一个遇到的人,她是一位漂亮的女孩,他画的画也很漂亮,我见过很多研究员去拜托他画艺术作品。

她旁边时常摆着一个面包小枕头,经常坐在电脑前面发呆,她没跟我交谈过什么,但我会很认真的观察她,虽然那是因为我喜欢观察任何人的一丝一毫。

只是那一天,本来如同平常一般的Site-CN-34,发生了袭击事件,被混沌分裂者袭击了,整个设施被炸毁,一切都消散殆尽,所有工作人员都会被杀了…

献上一个面包枕头。

第四个墓碑,

15年前,1989年,我和战友一起去执行了看似简单无比的任务—SCP-173的收容,当时,无人知道SCP173的超自然特性,仅仅收到情报,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某郊外地区发生多起杀人事件,死亡方式皆为被折断颈部,尸体周围总会有一个雕像,土黄色,混凝土制,类似人形,面部有Krylon牌喷漆所喷上的颜色。

基金会立即派出了我们一小队收容人员,去探查SCP-173,我们带上了简单的收容装备,前去了德克萨斯州。

在飞机上,我提出了对这个超自然物体的推测,首先,杀死人的绝对就是那个超自然物体,我提出了许多有关它可能的机制,比如触动它的某个地方就会导致它的移动。

但是,等到了那里后,我们才发现,完全错了…


(Time:1989年4月22日21时15分/美国德克萨斯州某地)
我手持一把MP7,和许多队友一起前进,夜视仪让整个郊外变得清晰可见,只不过,可视范围小了点,这无伤大雅,我和队友很快发现了我们的目标,暂时代号:一个雕像的超自然物体。

与描述中几乎没有区别,土黄色的雕像,它旁边还有几个可怜人的尸体,虽然他们的手上握着枪。

我们远距离注视他一段时间后,发现它没有任何移动,队长命令两个士兵上去试探。

那两个士兵接近了雕像,突然,雕像以类似瞬移的移动方式来到了一名士兵的面前,士兵被吓到了,不敢动,生怕会让雕像再次移动,然而,一眨眼间,那名士兵倒地不起,我们一齐开枪。

巨大的声响惊动了在树上休息的鸟,我看见我手上的MP7不断射出的子弹,打在雕像身上,却没有任何作用,这种混凝土异常的坚硬。

此时,队长手持收容网装置跑了上去,并且在离雕像一定距离的地方扔了上去,但雕像移动了,躲开了收容网,并且又在一刹那间把队长杀死了。

《如何写好一篇D级人员入职书》

《如何写好一篇D级人员入职书》— Dr Str_kly

前言:所谓D级人员入职书,就是D级人员在进入基金会时所收到的一份通知书,但并不是所有D级人员的通知书都是一样的,反而,大部分D级人员的通知书都是不同的。

我们进入教程阶段:

来举个例子,这是D-981的通知书,请大家看一下:

您好!


欢迎你来到本公司工作,你被荣幸的分为本公司的D级人员,D代表decent!

如果你问D级人员有什么奖励的话,哈,你是一个犯了罪的罪人对吧?你肯定不想蹲在那牢房之中几年吧?你只需要在这里呆一个月,你就可以无罪释放,你愿意留下来作为我们的研究员,也是可以的。

你问你需要做什么,那还不简单,去研究一些有趣的东西,看看它们能不能作为商品卖出,但是你要小心点,毕竟那些东西有些还是有危险性的。

你会马上融入这个地方,可以看到许多其他的D级人员,他们会和你一起实验!你首先会得到一个独一无二的编号—+++ D-981。

接下来是一些重要的规则,因为你在公司里还只是一个普通员工,所以还有一些限制。

如下:

  • 记住,那些拿着枪的人是保安,他们保护你们的安全,听从他们的命令,他们可能不太和善,因为这些人和专业,但主要的是,听从他们的命令。

  • 关着的门后面可能就是本公司的机密,最好不要随便打开,否则是要处分的。

  • 不要害怕,在这里工作很辛苦,但也很快乐,最好乐在其中。


好了,准备开始体验本公司的生活和工作吧!

[未知]


@@ //有些事知道了也没用,尽管你根本不可能记住// @@

今天早上,克莱米像往常一样起床,像往常一样做早晨的洗漱,像往常一样准备自己千篇一律的一片面包+一杯牛奶的早餐,以前都是那样往常,直到,他发现了自己桌上的一个球。

这个球似乎是铁制的,但又不像铁,而且克莱米总感觉一回头就会忘记这个球的存在,仔细看看这个球,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克莱米感到奇怪,他想要带着这个球去给朋友看一下,但当他回头看了一眼钟,发现时间早已到了8:28,离上班时间只剩半小时多点儿了,他收拾好东西,背上包,拿上坠子上的手机,给那个球顺便拍了个照,立刻跑出门外。

克莱米喊了一声,楼道的灯一下子凉了,摁了一下电梯往下的按钮,按钮的边框,冒出的并不是一般电梯的蓝光,而是,绿光……克莱米还是忍不住拍了一张绿色电梯按钮的照片,突然,他发现这张照片前面有一张十分模糊的照片,克莱米想要回忆那个时候他干了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而且感到头疼,他发现那张照片的背景好像是自己的餐桌,他想要回去看一眼,但又不想去了,莫名其妙的不想去了,此时电梯也到了。

克莱米走入了电梯,按下了一楼的按钮,仍然是那违和的绿光,但克莱米却一直在思考那个照片,却对这件事儿本身的存在越来越模糊,直到,他对这件事儿都忘了。

克莱米现在开始着急了起来,生怕时间不够,赶不到公司,如果赶不到公司,就会被那个操蛋老板训骂一顿。心想着这些个事儿,已经走到了前往陆家嘴的地铁所在的地铁站,地铁站里像往常一样人山人海,让人喘不过气来,刚走到站台时,地铁就到了,克莱米马上走了进去,里面同样是人挤人,克莱米找到一个小空档,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



@@ @@未知之物必有未知之因,但你只知道那不是个球,甚至连这都是错


“陆家嘴到了…”广播在车厢内响起,克莱米立刻从思想世界中醒过来,准备下车离开,车厢通向外面的门打开了,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克莱米小心地走过车身和站台中间的缝隙,准备前往自己的公司上班。

陆家嘴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克莱米轻车熟路的找到自己的公司所在处,那是一栋34层高的写字楼,

USCP基金会

概览

自从度过2300年的灾难后,人类文明已经发展了整整1700年,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平,但不代表人类不再需要背抵黑暗,守护光明并收容异常的组织保护他们了,为此,我们SCP基金会的原O5-1联络了分散在宇宙各地的原基金会成员,集结我们,重新组成USCP基金会,全称是—

Universe Special Containment Procedures Foundation


基金会的安保许可等级没有被废除,但进行了大规模更新。

守门人的陨落

早上,我收到一条邮件,来自于O5议会,我不敢相信O5议会竟然会给我这种小研究员发邮件,等到点开后,才发现,这是发给全体基金会成员的邮件,邮件内容简单概括一下就是—

基金会解散了。

从我的房间里出来,我看见走廊上已人满为患,同事们都在议论这个消息,我穿过人群,前往Str主管的办公室,想要和他问个清楚。

我敲了敲Str主管办公室的门,里面的人对我说了一声:“请进。”我就进来了。

“Str主管,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基金会怎么突然就解散了?”我立刻向他问到。

“稍安勿躁,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打算和O5那些老家伙联络一下,等会给你们个明确的答……”Str主管话没说完便戛然而止。

“主管,怎么了?”我们问到。

“实锤了,O5那帮老家伙有发给所有Site和Area的主管一封邮件,你来看看。”Str抿了一口咖啡,对我说道。

来自O5议会的邮件。

各位主管,请你们把这封邮件的内容告知给所有属于你管理的设施的所有员工,通知如下:
由于长久以来,基金会都一直是超自然世界的守门人,我们守护正常的世界,背抵超自然。

但,异常,已经快要消失殆尽了,也不再出现了,基金会已经不再需要继续存在下去了,就在不久前,破碎之神教会宣布他们的神已经破碎而不再回重组了,图书馆也消失在次元中,蛇之手因为图书馆的消失而不在继续工作,也就是解散,MC&D公司终于被GOC所击破,从而消失,工厂也破产了,混沌分裂者也被基金会的全体机动特遣队毁灭,A大学所在的平行世界迎来了世界末日,安德森机器人不再生产异常机器,打鲨鱼的人不再打鲨鱼……

GOC也不再是警察,而成为了平民。

所有有关异常的东西都消失殆尽,唯一剩下的,就剩基金会了,我们也别磨蹭,解散吧。

今天下午1点之后的144个小时是基金会的解散节,我们将会在这几天内举行解散活动,所有机密文档都让大家随便看了,这之后的10天内,所有基金会成员都将接受N/A级记忆删除,有关基金会的记忆将会被完全删除,只留下一名主管作为善后者。

— Maria Jones,指导员,RAISA

神的棋局

这是一篇很长的行动记录,嗯…与其说是行动记录,不如说是…一场壮烈精彩的神之棋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