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Steve
评分: 0+x

Steve小姐拉着行李箱,推开门,走进了那间属于自己的文档处理室。

里面的空间并没有Steve想象的那么大,当然,一张有年代感的木头办公桌,一套小椅子和没有铺上褥子的铁板床,也在里面显得不是那么拥挤。

总之,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四角边框的玻璃窗户映下“十”字影子,随处可见于每件旧家具上,一切在这个隐蔽的小城区,总是显得那么温馨而又惬意。

透过斜射在屋内那金箔般的阳光,随之而来翻腾的灰尘,她简单的收拾好了屋子,然后打开黑色的公文包,从里面一张张抽出甚至字迹模糊的淡黄色手稿,又拿出一根宝石蓝的钢笔,开始整理从世界各地收集到的资料。

铁质笔尖划在雪白的纸张上唰唰作响,直到她听见窗外小街道上孩子们的吵闹。

她站起身,推开窗户,向外望去。

三四为伴的孩子们在后面推着矮矮的自行车,他们悄悄地说些什么,又在指指点点前面那个矮胖的小男孩。
“喂!胖子,怎么今天你没有哭着回去找你的甜蜜奶奶啊?”其中一个个头高高的小男孩笑着说,
“喂!矮子!怎么今天你没有笑嘻嘻的,是不是又尿了裤子?”两个小女孩顿了一下,又向他扔了块小石头。

她棕黄色的瞳孔收缩,看着他们。

“你的妈妈是巫婆,老巫婆,老巫婆!”
“你的爸爸是小偷!是该死的小偷!”

Steve手里攥着的钢笔掉在地上。

走在最前面的孩子趁他们不注意,抹了抹眼泪,大步跑去,随着而来的又是一阵聒噪的讥笑,开心甜蜜的笑容印在孩子们可爱的脸蛋上,是那么的丑恶。

Steve眼眶内的泪水阻止了她看下去。

她回到木桌边,拾起掉在地上的钢笔,沉重而烦闷的工作驱赶Steve再次回到文档内冰冷的世界,一个个用专业术语编织而成的血腥记录,覆盖了她一闪而过童年回忆。

但是坏事与被遗忘的记忆总交织在一起,当它们出现的时候,总是那么的巧,也总是让人那么无奈。

一声啼哭划破了充满啜泣的房间

她想过去关上窗户,但却呆立在窗口。

那间屋栋的窗帘没有拉紧,视线穿过缝隙,能看到他的爸爸拿着扫把抽打他的背
街区一处阴暗的过道内,几个青年吸食着毒品,随后用针头扎着一只小野狗,它的眼已经血肉模糊。
流浪汉的残肢在公共垃圾桶里招引着苍蝇。

他们殴打她,他们刺痛她,他们唤醒她。

午后慵懒的阳光下,惬意和温暖只不过是一层虚假而又令人作呕的伪装。

Steve看着一切,还有原来发生过的一切。

她想着,在繁星涌动下。
记忆和眼泪交织成无数画面。

滚烫的开水从她窄背上流过。

刺痛与血的下体让她无法思考。

鞭子和棍棒让她记住阴暗的房间。

哦,她从未被救赎,一切的一切,还是要从头开始,她想起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她想起她如何变成一个冰冷的杀人机器,她想起她支离破碎的片段。

她从未被救赎,也从未有人去救赎,阴暗而潮湿的房间在她的内心无尽延展。

Steve从行李箱侧面抽出自己的格洛克,将它顶在自己的脑袋上。
她又将枪扔出去,噙着泪扑在枕头上。
也许,这就是她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