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fzs

一个空间,两个人,一只恶魔。

比尔:嘿,嘿,嘿!六指,快看看我把谁给找来了?!

那个令人厌恶和恐惧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了,但斯坦福却连一个眼神都不可能施舍给他。距离比尔上一次来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在这期间,他早已经对身上吊起他的莹蓝色项圈和铁链带来的拘束感感到麻木。-离脚下几英尺的金黄色麦田随风摇曳,掀起滚滚麦浪,丰收的气息浓郁地环绕着他,不远处的公路上偶尔还会有一辆巴士路过,但这也都成了聊胜于无的东西。-无尽的虚无空间和时间已经快要把他逼疯了,但斯坦福清楚这解开重力泉立场的等式决不能暴露,尽管他和比尔的差距就像是病毒和外神的差距,后者固干脆沉默了。

比尔:哈哈!六指,这可不行,我得想个办法撬开你那跟门钉一样的嘴。害,这个比喻可真形象

它用黑色的小手打了个响指,-然后所有宇宙里的人口便少了一半。-禁锢着斯坦利声带的东西消失了,后者立刻破口大骂起来。

斯坦利:█████,█████比尔!!████,█,██。██████████!

比尔挥手给他了一个-闭耳塞听咒-静音场,然后就只能看见斯坦利的嘴在狰狞的面孔上一张一合。比尔不屑地摇摇手,满怀期待地望向被吊起来的人,后者很好地隐藏了惊恐与焦急与恼怒。

比尔:来,六指,让我们三个来玩一个游戏——这样,看这个!!无限面骰子,你应该很熟悉哦六指,来抛一个~

一个晶莹剔透的骰子滚落,一个新月形的图案俨然落尽三者的眼中——那是斯坦利的标志。斯坦利张了张嘴,有些摸不着头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