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草稿

Finally it works

… in iPhone!

UPDATE 1.08: 2018/11/21
UPDATE 1.07: 2018/11/03
UPDATE 1.06: 2018/10/30
UPDATE 1.05: 2018/9/29
UPDATE 1.04: 2018/9/16
UPDATE 1.03: 2018/9/06
UPDATE 1.02: 2018/9/05
UPDATE 1.01: 2018/8/25


STANDALONE BUTTONS

Hmm… you're editing this page, aren't you. I can't show you this function due to prevent accidents.This super awesome function is created by Boyu12Boyu12!
Edit Page Source
History Files

SCP-CN-1894 - 累世无名者

评分: 0+x

据监督者议会指示



该文件被列为为4/NONAME级机密

下列文件描述了一异常实体,该实体的存在与基金会利益有极大关联

未经授权的访问被严格禁止

CN-1894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据监督者议会374号令,该文档编辑权限已被闭锁,禁止任何人编辑此文档。

若有特殊编辑需求,请将申请提交至监督者议会。

— Ecun,Area-CN-07数据库管理员,RAISA

项目编号:SCP-CN-1894

项目分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894现居住于Area-CN-07的普通人形收容室中。该收容室应加装高频鸣音吸收系统,以稳定SCP-CN-1894的情绪。

SCP-CN-1894被允许在站点高度机密设施活动,但应有人陪同。SCP-CN-1894不应进入站点低保密区域,以避免泄密。如无必要,禁止任何人与其发生语言交互。

若SCP-CN-1894情绪出现较大波动,应迅速进行NONAME-1程序。程序过程如下:

  • 收容专家将被要求喊出站点主管Adamn Pluto的名字1,并转身背对SCP-CN-1894。SCP-CN-1894对姓名十分敏感,在交涉过程中喊出统一的人名有助于稳定SCP-CN-1894的情绪。
  • 所有人员统一离去,注意离开时应避免直视SCP-CN-1894。

以上过程已写入《Area-CN-07入站培训手册》,作为站点成员每年的一项考核内容。

SCP-CN-1894应被告知基金会正在试图还原她的名字。由于SCP-CN-1894无需进食,若无必要,不可向其提供任何形式的食物。对SCP-CN-1894身体数据的各项检查,对SCP-CN-1894的采访以及实验(若有必要)应在“还原你的名字”这一前提下进行。尤为重要的是,SCP-CN-1894应被告知SCP-CN-1894并非她的名字。

具有高认知阻抗系数且经过记忆增强的研究员应定期比对SCP-CN-1894文档归档版本#39与现文档的差异,以判断记录SCP-CN-1894异常性质的文档是否发生信息缺失现象。对SCP-CN-1894文档的增补编辑应使用高亮标出,以便辨识。

允许向SCP-CN-1894提供以下物品:

  • 一(1)本纸质书籍,为中华书局版的《史记》。
  • 一(1)台遥控灯。
  • 少于十二(12)张的A4复印用纸。
  • 一(1)支中华绘图铅笔。

SCP-CN-1894-1的摹本已被送至逆模因部尝试进行信息还原。若还原信息出现任何进展,均应上报至RAISA进行备案。对SCP-CN-1894-1的一切研究成果将对SCP-CN-1894保密,负责SCP-CN-1894收容的人员不应持有研究SCP-CN-1894-1的权限。在特殊情况下研究员申请同时持有两个权限须经监督者议会审核通过,并应由RAISA中持有相关权限人员监视,避免泄密。

描述:SCP-CN-1894是一人形实体,其名未知,为黄种人,具有典型蒙古利亚人特征,为女性。该项目身高约165厘米(cm),体重约为23千克(kg),且此数据在测量时表现出较大不确定性,该处使用数据为多次测量后得出的平均值。此外,描述SCP-CN-1894的性质的信息本身也将表现出微小的不确定性,目前已经证明该种描述误差不影响对SCP-CN-1894的收容与研究2。值得注意的是,对SCP-CN-1894的各项性质的认知会随时间发生较大变化3

SCP-CN-1894持有一石刻板,其上信息被编号为SCP-CN-1894-1。据其本人称,SCP-CN-1894的名讳因被敌人“无面者”诅咒而被其遗忘,而SCP-CN-1894-1是SCP-CN-1894“忆起姓名的钥匙”。经过尝试确认可对SCP-CN-1894命名,但一旦SCP-CN-1894承认此名字为她的名讳,该信息将立即表现出极强的逆模因性质,并被所有有相关记忆的人遗忘。据逆模因部调查显示,SCP-CN-1894曾于2001/4/3,2001/11/6被编号为SCP-CN-1968,SCP-CN-1241,但均因此异常性质而遭致遗忘。这种效应的后果往往导致此异常个体的存在在基金会内部被忽略。目前SCP-CN-1894曾用编号已对应其它异常项目。

SCP-CN-1894具有生物学上的不死性,并不表现出衰老现象。目前SCP-CN-1894的生理学年龄似乎在18-26岁之间。该项目似乎将自己的意识认作独立于自身之外的实体,但不表现出人格分裂的症状。该效应正在被心理部进一步追踪调查。

SCP-CN-1894具有强烈的虚无主义倾向。基于这个事实,所有被允许和SCP-CN-1894进行交互的研究人员均应事先接受逻辑学培训,仅在该人员本身在逻辑部工作时例外。目前基金会心理部主流观点认为SCP-CN-1894具有此观点的原因是由于名讳丢失,或是“无面者”对其的诅咒所致。

SCP-CN-1894对无敌意个体持友善态度。值得注意的是,SCP-CN-1894似乎对发出频率在1.7X106±1X103Hz以上声波的个体抱有较大敌意。

SCP-CN-1894-1上是一段用秦篆写就的信息,且具有极强的逆模因性质,普适记忆增强药剂对记忆SCP-CN-1894-1的效果不明显。据逆模因部观测后得出的结论显示,SCP-CN-1894-1是一段疑似姓名的符号,被认为是SCP-CN-1894丢失的名讳。

SCP-CN-1894在布伦宁-康德观测器观测下显示为0休谟个体,这在现实物理学中被认为是不可能的。尽管如此,没有任何一个内休谟指数较SCP-CN-1894高的现实扭曲者或普通人类个体能做到扭曲SCP-CN-1894本身的现实。目前现实物理学部认为SCP-CN-1894的内休谟为0是由于另一被其称作“无面者”的异常个体的影响。驻扎于俄罗斯乌辛斯克的人员[该信息在保密框架下屏蔽]认为无面者即是[该信息在保密框架下屏蔽]。

附录I:发现过程

SCP-CN-1894于1908/6/30来到位于沙皇俄国通古斯地区的Site-39,携带有记录SCP-CN-1894-1的文件。随后SCP-CN-1894与驻扎Site-39的机动特遣队发生冲突并导致Site-39被完全摧毁。该次事件被编号为CN-1894-A,由于当时技术所限,对该事件并无过多记录流传4

随后SCP-CN-1894的存在为基金会所知,并开始监控SCP-CN-1894的行踪,但并无过多发现。2001/3/16,SCP-CN-1894移动至Area-CN-07行政站点。基金会与其交涉后,SCP-CN-1894停留在Area-CN-07。目前针对其提出的特殊收容手段已经监督者议会审核通过。

附录II:SCP-CN-1894于2002/4/2接受访谈时的录音文本记录。无关内容已删节。

采访记录-CN-1894-1
采访文本记录


日期:2002-4-2

受访者:SCP-CN-1894

采访者:Prof. Paradox

地点:A-CN-07-1894号人形收容室,为SCP-CN-1894的临时收容站


<记录开始>

Prof. Paradox:你好,呃,我会称呼你为SCP-CN-1894,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SCP-CN-1894:无妨。这只是一个方便称呼的编号而已吧?就像你们给我的这间屋子,它的编号好像是A-CN-07-1894?

Prof. Paradox:没错。那么,我这里有一些问题想要询问。

SCP-CN-1894:但问无妨。

Prof. Paradox:我们知道你丢失了名字。你是因为什么而丢失了名字的呢?

SCP-CN-1894:名字?我知道我有一个名字,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见过很多人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名字,而我不知道。这是有关过去的事情吧?

Prof. Paradox:正是。

SCP-CN-1894:过去是没有意义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些记忆,你知道的,那根本不为我所感知,那么本来就不应该存在。我一直认为那是为了弥补我的存在和我的认识之间的差距而虚构出来的,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防止我沉浸在自我怀疑的诡辩当中的手段。

Prof. Paradox:呃……是吗?

SCP-CN-1894:我只相信我的眼睛和耳朵。我知道你现在是存在的,但你之前存在吗?

Prof. Paradox:好吧,我只知道我一定是存在的。不管怎样,我现在想要了解到的是你的过去——即使那是虚构出来的。我想知道你的名字为何而消失。

SCP-CN-1894:好吧,如果你对我的意识帮我编造出来的故事这么感兴趣的话。

Prof. Paradox:嗯……

SCP-CN-1894:大概是在很久以前吧,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很不可靠,这种时间相关的东西我一般都记不住。那个时候我在一个全是草原和沼泽的地方碰到了一个没长脸的怪人。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人。

Prof. Paradox:全是草原和沼泽?

SCP-CN-1894:大概吧。看到那个人以后我就觉得他很怪。而且发出一种让人很讨厌的尖叫声,就好像是……反正听起来让人感觉浑身难受。所以我和他打了一架。

Prof. Paradox:结果是……你的名字被抹除了?

SCP-CN-1894:没错。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讲,当时我的存在性都已经岌岌可危。不过,那种奇奇怪怪的尖叫声从此消失了,这让我很高兴。就算我明知这是编造出来的不存在的故事,我依旧很高兴。

Prof. Paradox:他去哪了?

SCP-CN-1894: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把他放逐了。他现在应该和我们存在于不同的相位。不管怎么说,他被束缚了。这就是我的故事,解决了我应该有却没有名字的疑惑。事实上我很感激我的意识,因为他让我不再纠结于这些我本身存在的性质和我认知的差异。

Prof. Paradox:呃,那么,你手上的石板是……

SCP-CN-1894:这个东西我一直带着因为这是我的钥匙,它能帮助我找回我的名字。我的意识告诉我,我为了找回我的名字已经漂泊了几千年,可是每次我看向这块石板,我都没有在上面找到任何东西。但是这是我的认识,这让我很奇怪。它好像存在又不存在。

Prof. Paradox:存在又不存在?能具体解释一下吗?

SCP-CN-1894:你要知道我只相信我的眼睛和耳朵。可是我既不能看到也不能听到它上面有任何东西。但是我却认为上面有东西,难道这不是很奇怪吗?我观察不到的东西,和不存在有什么区别呢?但我还是抱有一丝丝希望,希望它能为我这个迷茫的人带来一点安慰。很奇怪不是吗?

Prof. Paradox:是吧。不过,我们或许可以帮你。

SCP-CN-1894:帮我?这里除了你,还有谁吗?

Prof. Paradox:还有很多人啊。

SCP-CN-1894:没有吧。

Prof. Paradox:你过去还见过他们……哦,不。

SCP-CN-1894:这又是有关过去的吧?我说过了我的过去不过是意识编造出来帮助我不陷入自我怀疑的怪圈的。我怎么能相信我感觉不到的东西是真实的呢?就像天上的那个圆盘,我知道它存在是因为我看到了它。可是我怎么能知道它前一秒还存在呢?

Prof. Paradox:呃,我认为那是太阳。

SCP-CN-1894:太阳。哦,那是它的名字吗?真好,就连这个挂在天上不言不语的家伙都有一个名字,而唯独我没有。

Prof. Paradox:所以,我可以帮你。

SCP-CN-1894:你能够帮我找回我的名字吗?

Prof. Paradox:我会尽力尝试的。

SCP-CN-1894:那么就拜托你了。这是这块石板。虽然我不知道这有没有帮助,但我想肯定是有的。

Prof. Paradox:我觉得还是你拿着它比较好。我会拿一张纸把它拓下来的。

[Paradox走出收容室去拿纸笔]

[Paradox返回收容室]

SCP-CN-1894:你好,你是……

Prof. Paradox:我是刚才说要帮助你的人……哦,见鬼。

SCP-CN-1894:这又是有关过去的吧?我一直认为那是为了弥补我的存在和我的认识之间的差距而虚构出来的,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防止我沉浸在自我怀疑的诡辩当中的手段。

Prof. Paradox:好吧。简单点来说,我知道你丢失了名字。而我将会帮助你找回你的名字。

SCP-CN-1894:你能够帮我找回我的名字吗?

Prof. Paradox:我会尽力尝试的。

SCP-CN-1894:那么就拜托你了。这是这块石板。虽然我不知道这有没有帮助,但我想肯定是有的。

Prof. Paradox:我觉得还是你拿着它比较好。我会拿一张纸把它拓下来的。

SCP-CN-1894:拓下来?

Prof. Paradox:就像这样。

[Paradox开始拓印石板,并使用收容室内的摄像机对其拍照]

SCP-CN-1894:你把这个过程叫做拓?

Prof. Paradox:对啊。

SCP-CN-1894:连一个动作都有它的名字,而我没有。我知道我肯定有一个名字,而我却不知道。我丢了它。

Prof. Paradox:相信我,我觉得我很快会把你的名字破解出来的。

SCP-CN-1894:哦,我也希望是这样。

Prof. Paradox:那再好不过了。不过,在这段过程里,能请你一直待在这里吗?

SCP-CN-1894:可以。

[Paradox拿出一个遥控灯]

Prof. Paradox:在这个灯发光之前,你都不要离开这里。如果它发光了,就说明你的名字找到了。

SCP-CN-1894:是吗?这个东西叫做灯?

Prof. Paradox:是的。

SCP-CN-1894:那好吧。

<记录结束>


采访结果:事实上我们得出了很多结论,比如和她进行过争斗的异常实体的去向和她失去名字的原因。但是我不知道她会不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根据访谈过程来看,肯定不会。以及,和她谈论事情太累了。

——Prof. Paradox

结语:关于SCP-CN-1894的姓名去向及与其敌对的异常实体的去向已经厘清。对于SCP-CN-1894-1的研究将被提上日程。

附录III:事故CN-1894-B,这次事故促成NONAME-1程序的应用。

事故记录-Area-CN-07
事故文本记录


日期:2010-1-3

事故地点:Area-CN-07行政站点正北方向139千米(km)处

主要涉及项目:SCP-CN-1894

前言:


<记录开始>

<记录结束>


附录IV:逆模因部于2012/6/18上传的研究报告
antimemetics_department_by_sunnyclockwork-d9jveb4.png

逆模因部报告文件


日期:2012-6-18

报告人:Dr. Dirac

主题:关于SCP-CN-1894的类逆模因性质及其分析

至:SCP-CN-1894项目收容管理专家组


经研究证明,SCP-CN-1894-1具有较强类逆模因性质。之所以是类逆模因,是因为我们发现SCP-CN-1894-1中所包含信息与其说是因为逆模因效应自我闭锁,不如说是因为某种反概念效应而导致的不彻底的“非存在”现象。经过我部与反概念部专家小组的初步检测,以下是几条主要异常性质。

  • SCP-CN-1894-1无法被翻译为其他语言。我们尝试让经过X级记忆增强的人员使用简体中文,繁体中文,拉丁语,英语,俄语和希腊语将SCP-CN-1894-1所含信息写下,但均遭到失败。写下的信息呈现出无序的乱码,并且经观测得出与原意不符。
  • SCP-CN-1894-1的表达途径被严格限制。实验发现,除使用其它语言对其进行描述以外,使用计算机编码和声音的尝试也以失败告终。该项目似乎只有使用目前用于记录它的文字这一种途径进行表述,而无法通过其余信息表达手段。然而由于该项目的逆模因性质,我们无法通过正常观测手段取得其意。经过高级记忆增强的人员能在短时间内记忆该项目并将其写下,但所有实验对象均在一(1)小时(h)以内观察到对其存在的遗忘。这种性质在其它逆模因异常上均无表现。
  • SCP-CN-1894-1上似乎并不存在信息。反概念部经过大量实验认为,理论上认为存在的SCP-CN-1894-1上的信息实际上并不存在。
    • 首先,我们无法以任何手段证明SCP-CN-1894-1上存在任何信息。所有对其进行的观测在一(1)小时(h)之内均被观测者遗忘。
    • 其次,几乎所有人员均认为SCP-CN-1894-1上未刻有任何字符。
  • 但也有证据表明SCP-CN-1894-1上存在信息。
    • 首先,对SCP-CN-1894-1的翻译尝试虽然以失败告终,但依旧证明该项目上记录了信息。
    • 其次,根据访谈报告-CN-1894-1显示,SCP-CN-1894认为该项目上存在信息,而SCP-CN-1894被认为是虚无主义者。

以上即为逆模因部&反概念部的报告。详细报告附于此以供考察。
关于SCP-CN-1894-1研究的详细报告


附录V:监督者议会374号令
admin.png

监督者议会令-374号

管理部门文件


日期:2016-1-3

主题:关于闭锁SCP-CN-1894文档编辑权限的通知

至:SCP-CN-1894项目收容管理专家组


鉴于SCP-CN-1894的异常性质已对文档编辑工作造成较大影响,为确保SCP-CN-1894的真实异常信息不被SCP-CN-1894自身异常性质影响而产生大幅度漂变,从而导致重要信息丢失,自2016-1-4 0:00 起,该文档最后确定的精确描述版本(误差系数在0.2左右的版本#39)将被归档,编辑权限将被半永久闭锁。若有特殊编辑文档需求,请向监督者议会提交申请。

——O5-7

参考文献
1. 汐希莉,薛定谔,等. 对于SCP-CN-1894对文档描述影响的叙述[J].基金会一八九四项目报(内部参阅版),2013,46,65-69.
2. Delta,Qntm,等. 逆模因概述[M].Area-CN-07:基金会内部文献出版社,201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