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shman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505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保证其在完全隔音的单人牢房内,并给予足够生存的物资补给。保证其在完全隔音的单人牢房内,门口不允许人员驻守,除了送必需品外不得任何人接近。

**描述:

**SCP-CN-5050是一种特殊的类生命体,没人知道它们是怎么诞生的,也没人知道它们如何繁殖或者生存。然而一旦与其相处时间较久后,正常人很快就会处于焦躁,愤怒,绝望等负面情绪中。它们首次暴露是在一场违背常理的案件中,一名女生将发怒的男友和自己的室友一起关在门外。中途,该女生曾打开房门,无视室友请求进屋的请求后递出一把水果刀,并教唆其“防卫”,最终该室友被男友连刺数刀杀害。而女生不仅在中途拒绝打开房门或是报警,庭审途中也拒绝出庭作证,并在结案后通过社交平台博取同情获得收益,更是对受害者的母亲冷嘲热讽。案件的发酵引起了SCP基金会某C级人员的注意,进而锁定了这个危险的种族。

经分析,SCP5050长期处于负状态,即愤怒,绝望等负面情绪中。它们在某些方面有着远超常人的思考速度,可以瞬间对当下环境做出应对,包括通过语言或肢体动作将自身“无害化”,或者对在场的人造成心理伤害。可以被看见时,它们几乎与常人无异。而当它们自认为不会被观察的时候,便会化成一坨不可名状的糊状物体,类似黑色的凝胶浇上一层堆积许久的淤泥。

SCP5050似乎能通过文字将目标人群强制转化为同类,但成功几率较低。然而由于通讯技术和网络的发展,导致SCP5050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大量文字传送给特定人物,这大大提升了其转化几率。由于其感染方式和自身状态贴合大卫·波莱所著的《垃圾车法则》,最终SCP5050被命名为垃圾人。

**附录5050.1:观察记录

由于无法评判该SCP对收容处人员的伤害,故选择SCP682作为接触对象。SCP682在进入隔音室后对眼前的情况表示困惑,进而发出提问。然而在隔音室外的人员并听不见一点声音,同时SCP5050对面前的怪物表示出明显的畏惧,疯狂地抓挠墙壁。而当实验人员将隔音室分成独立的两个空间时,SCP5050开始平静下来,并开始对墙对面的SCP682进行对话。SCP682开始十分平静,后来情绪逐渐暴躁起来,甚至直接撞破了隔离墙并在SCP5050歇斯底里的尖叫中(通过面部表情推测)将其拍成了一滩烂泥,SCP682甚至在那摊烂泥上又狠狠地拍了几下,随即突破收容,造成部分人员伤亡后被收容成功。

**后续访谈

受访者:SCP-682

采访者:███博士

<记录开始>

███博士:**你好,我是███博士。

SCP682:**(一连串不可描述的脏话,伴随着干呕。)

███博士:哦,真是不堪入耳的言语和……奇怪的气味。
SCP682:真希望你能进去感受下这东西,太**恶心了。
███博士:我会派人去进行试验的。
SCP682:别让我在看见这东西,我会毫不犹豫地干掉他们。

███博士:什么意思?它已经被你碾成肉泥了。

SCP682:不,它没死……或者说它本来就不是一个生命。从来没有任何非生物能让我如此暴躁,除了它,或者说它们。
███博士:见鬼(对外面说)派人去搜索试验附近区域,所有人戴上隔音装置。

SCP682:(咬断了那只拍烂SCP5050的手)结束吧。
<记录结束>

**结语:搜寻人员在废墟的一角发现了重新凝固的SCP5050个体,并将其重新收容。███博士:虽然试验并不能说是成功了,但我发现SCP682似乎会被各种非物理层面上的攻击影响,这种结论值得商榷。同时,我们在分析部分飞溅的汁液时发现,这种液体内包含汞,乙二醇醚类溶剂以及部分应该属于医疗废品的物质,这么说来,SCP5050的整体都是由有害垃圾构成的,不愧是垃圾人。

**附录5050.2:观察记录

将SCP5050束缚后交予SCP049进行处理。

SCP049初见SCP5050时表现得极为喜悦,然而当他用携带的手动泵和铜管将液体注入体内后却愣住了。随即SCP049暴躁的使用各种包中的器具将SCP5050折腾的血肉模糊,但其依然没有失去生命。SCP049扯开了封堵SCP5050的装置,一瞬间SCP5050大哭起来,并露出哀求的表情。由于其中一名观察人员为了和SCP049进行交流带着通讯装置,在不到十秒的时间内便被“感化”,启动了镇静装置,大量含有薰衣草香味的气体被喷入观察室中。然而SCP049并未如往常一样重归平静,而是挥舞着注射用的铜管疯狂大叫着:这是疾病!这是瘟疫的使者!并掷出铜管贯穿了SCP5050的头颅,随即SCP049被浓郁的薰衣草香镇定,被重新收容。而在取出贯穿SCP5050头部的铜管后不久,它又重新恢复过来。

**后续访谈

受访者:SCP-049

采访者:███博士
<记录开始>
███博士:049,你太冲动了。
SCP049:(急促地呼吸声)不你不懂,博士。这个生物,不,这种物体的存在已经证明了我所说的瘟疫,它就是瘟疫的使者。它能轻易挑起毁灭性的灾难。
███博士:毁灭性的灾难?它只是一个,额,无名之辈而已。说到底你所谓的瘟疫到底是什么?
SCP049:你们不会理解的。这种物体的出现表示瘟疫的情况远比我想象的要可怕,我需要你们提供更多的试验样本……
███博士:好让你继续对他们进行治愈?不,除非你告诉我瘟疫到底是什么。
SCP049:你不了解我见过什么!你,你不知道这种瘟疫的可怕,那是无孔不入的,哪怕在你们基金会所谓的最安全的地方。那个遍布肮脏液体的,的(恼火地敲了敲脑袋)……的不知名物体就是瘟疫的征兆。
███博士:好吧049,我已经听够你的话了。相信我们不会再见了。
SCP049:(逐渐平静)哦博士,我就不会这么说。
<记录结束>

**结语:███博士:依然没有弄清楚049口中的瘟疫到底是什么,但从他口中说出的话似乎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如果SCP5050可以不受限制的将文字发给任意一个人,那么它们挑动人心的能力确实会导致毁灭性的灾难。两次的试验可以得知,SCP5050对身体上对于人类来说致命的创伤有极强的恢复能力,反而不致命的伤口的愈合速度基本等同于常人,不知道他们能否向正常人一样衰老死亡。总之,该个体需要进行进一步观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