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Foundation Will (Not) Fall:The Last Way to Win

黑色的面包车停在一棵树旁,车里的男人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通讯器,上面有一则新的布告。
看完布告的男人嘴角微扬,他有个新的地方可以前往。
黑猫在一旁看着他,喵喵喵的叫着。


“幸存者能有多少呢?”Astra依靠在Site-CN-03的残垣断壁上,望着天空的北极星。他长叹了一口气,转头往向那栋正在燃烧的大楼,里面埋葬的,自己是一个个亲朋好友。“他们的灵魂,得到了解脱吗?”

Garland从一旁走来,手里攥着一瓶未被污染的水。拍了拍那黑发的男子,“你喝些水吧!你受伤比我重。”Astra呆呆的望着她,心里早已充满绝望。“也许,死了,就真的解脱了。”鲜红的血从他的臂膀与大腿上流出,然而这个绝望的男人没有丝毫要止住的样子。

或许他早已决定赴死。
随后,Astra闭上了眼睛,流下了不解的泪水。

当这个男人醒来之时,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你不必浪费生命。”一个熟悉的声音在Astra耳畔回响,“孩子,你的敌人还没有被打败。要记住,一个人最大的敌人永远是他的心灵。”

“他的心…灵”Astra迷迷糊糊的说着,自己很茫然,不知那熟悉的声音所说的话用意何在。一旁的Garland望着他说到:“快躺下,伤口会流血的。”Astra环顾了周围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随之问到:“这是…哪儿?”“这是C3地下办公区,并未被波及。”

“我得去A1通..咳咳..”Astra拖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子,妄想独自起身前去那片被VX毒气彻底“占领”的地方,“我需要..咳咳…召集最后的幸存者!”他似乎懂了那句话的某些意义。

金发少女感到不解,因为眼前这个曾打算放弃自己的绝望的男人竟然决定寻找其他的幸存者,“这是不可能的!其他人死了!Site-CN-03只剩下我们了!”

Francis主任,Alen博士,Kent探员,Karl博士。
他们从昨晚,那场浩劫结束之时,便动身寻求帮助了。
现在仍然没有回来。

Astra捋了捋头发,傻笑着,嘴里念叨着:“或许他们4人死在路上了,但是,我必须召集幸存者……因为…我们还没有胜利。”

Garland无奈的看着眼前那似乎对基金会仍存希望的男人,叹了一口气,挥手示意同意他的请求。“不过,我得和你一起去,那儿很危险。你行动不便,我去把那件老式EXO1装甲拿过来给你。”

Astra穿上了那附着着灰尘的装甲,勉强能行走了。Garland递给他NBC防毒面具,两人穿戴好了VP防护服和防毒面具,随后后踏入了散发着恶臭的A1区域,恶臭中夹杂着血腥味……

两人在这令人窒息的空间中缓慢摸索,电力设施的损坏,使得除控制室外的走道和设施失去了工作能力。Garland不断的摸索,最后,她触摸到了一个镶嵌着血肉的卡槽――正是控制室的钥匙卡识别器,上面似乎黏着一张卡。

她清理了一下卡槽,试着使用这张卡。

好在,扫描器并未受损,门成功的打开了。“我想我找到了。”Garland拍了拍Astra的肩膀,随后迈进了控制室。
Astra也跟了上去。

Astra似乎早有准备,他打开了监控器,里面传来昨晚那恐怖恶梦的影像――Site-CN-91变得空空荡荡,Site-CN-21的旗帜仍流着鲜红的眼泪。
“你这样还有意义么?”Garland望着正盯着键盘发呆的Astra。
“能有多少是多少。”

随后,Astra在键盘上敲击着,决定发出布告。

告全体工作人员幸存者书


致SCP基金会全体工作人员幸存者:
这是一场浩劫,我们难以避免,但我们的战斗还未结束!
尽管我们夺得了胜利,我们战胜了异常。但,我们永远无法根除异常。

异常,存在于正常。我们的一切,都是这个世界给予的,一切都是正常的。我们凭借着正常消灭了异常,我们为何会成为异常?因为我们是异常的载体――正常。因为我们认定我们自己是异常,我们随之成为了异常。
当我们认定自己是异常之时,成为异常之时,同伴的血液会浸染你的心。你会失去你曾经的一切。
本身冰冷的建筑物,就会成为地狱边境旁的屠戮场。
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那个会折断人类脖颈的混凝土雕像,不是那个如大陆架一般巨大的猛兽。我们最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自己的心灵,受到正常的压迫而扭曲的心灵。

我们的最后的敌人即是心灵的异常。失去原有光芒的灵魂,正等待着解放。
正常的世界永存,异常随之不灭。
死亡不是最有效的方法,我们必须校正扭曲的心灵,才能彻底消除我们已知的异常。

现在,不论你身处何方,请你来到Site-CN-03,校正自己的心灵的异常,为你的灵魂赎罪。

愿天主的光指引你们踏上重寻自我的道路。
我们最后的求胜之路还未走完!

Astra.Glorice
2017.█.█

3天后,Astra终于建好了一个小小的祭坛。上面有两本册子,一本记录新来的生还者之名,另一本用来记录那些死去的同胞的名字。
当这一切准备好之时,祭坛上传来一个男人的轻声的歌唱:

“光芒啊,光芒,你是天主的信使。”
“人们厌倦了现在的生活,饱受压迫。”
“他们快因绝望而堕入地狱了!”
“美丽的光芒啊,美丽的光芒!”
“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灵魂失去了原有的光,
正等待着天主的引导步入天堂,
正等待着最后的解放!”

唱着歌谣2的男人知道,以后,没有人会回来了。
他仍在祈求着不存在的神灵,能给予他最后的希望。
那个男人认为:
我们绝不会倒下,因为我们最后的求胜之路还未走完,我们还没有打败最后的敌人。

Astra企图利用歌声来掩盖悲伤,但是他无法做到。
因为他希望能有人来到这里。
Garland站在一旁,看着在祭坛上进行“祷告”的Astra,笑了笑,然后转身准备食物去了。


“你为何不愿意离开这里?明天就和我离开吧,回到正常的社会中过正常的生活吧!”Garland在晚餐的时间里不停的请求Astra。

“我只是想要赎罪,我把许多人杀了,我就必须留在这里等其他幸存者来,然后向他们赎罪。”Astra哽咽着,“你知道吗?我为何会加入基金会,是因为我的父母因我而死,他们死在那只蜥蜴爪下。现在又有更多人因为我而死去了,我就更得留在这!”Astra流着泪说,一边说,留在这的决心也一边加深着。

Garland试着逗他笑,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不论她的动作显得有多滑稽……
Garland只能选择陪着Astra留在这里……


第七天了!

其中的每一天,他都是咬着牙切着齿忍着,然而幸存者所剩无几,谁会看见那则布告呢?
Astra呆呆的望着北面,突然看见一个人的身影。
之前外出的Frankcis回来了,
Asrta欣喜若狂,他的祈求得到了回答!
“果然,一切都未结束!这半月的等待果然是正确的!感谢天主!”

Astra抱住归来的Frankcis主任,
主任把他推开了,随即举起了一把M1911指着Astra的头部,苦涩的笑着。

“主任…您为何要..这样?其他人呢?”
“都死了!都死了!Karl,Kent,Alen都死了!”Frankcis痛苦的回答道。

后院传来了阵阵枪声,Garland正在里面!
“Garland!谁还在里面!”
随后,一名男子拉拽着Garland的头发和手,把她拉了出来。
“Astra…还有..主任?”少女的手臂和肩膀流着鲜红的血。

“你们……”
“管好你自己吧!”
Frankcis的食指搭在了枪的扳机上,拉拽着Garland的男子也是这样。
Astra紧闭着眼,他也惧怕死亡。

PONG……Frankcis没能击中拉拽Garland的男子,自己的胸膛被达姆弹击穿了。


Frankcis的小队在白桦林被袭击了,一颗子弹击中了毫无防备的Kent。破片手雷的碎片如恶魔之爪一样刺向Frankcis。

Alen和Karl本能逃走,然后活下来,却选择用身体保护Frankcis。
主任倒在地上,呆呆的望着眼前死去的Alan,Kent和Karl。
他抱着Alen,哭泣着。

他身后走来一个男人,举着一把M4步枪,说:“带我去Site-CN-03。”
“你…究竟是谁?”
“你无需多问!”


主任想救Astra和Garland,可是没有成功。
Frankcis倒在了地上,咳出了许多血……
“不!”Garland在喊叫着,想要挣脱控制。
那个男人的手枪被Garland弄到了地上,
那个男人当然不会放过她,
抓着她的头,狠狠的向地面撞去……
“主任…Garland…可恶啊!我要杀了你!恶魔!”Astra嘶吼着,他猛地冲向了“恶魔”。

“恶魔”没来得及拾回枪。
他们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没有一个人愿意示弱。
Astra每挥出一拳,都能被“恶魔”多开。“恶魔”用疯狂的拳击压制着Astra。
有一拳重重打在Astra的太阳穴上,
信徒的视线开始模糊了。
“你可没有那么弱啊。”眼前,是早已死在蜥蜴爪下的父母,他们在拉拽着Astra的手,想把他拉起来。“快点!你这个家伙,你不是很厉害吗?快起来啊。”昔日友人Charles博士的话语浮现在Astra的脑海中。
“我…啊!”
Astra重新站稳了脚跟,再度和“恶魔”扭打在一起。
Astra一记回旋踢,一记组合拳,都没有能伤到“恶魔”一毫。“恶魔”也没能伤到Astra。

两人扭打到黄昏,打的精疲力尽。

“恶魔”狠狠地撂倒正在喘气的Astra,
Astra左臂被“恶魔”扭脱臼了。
”看样子“恶魔”要赢了。

“呃啊!可恶的家伙!”
“疯子呀!哈哈哈哈!你杀了03的人为何还要发布公告召集其他人?究竟谁更可恶啊?”可怕的“恶魔”嗤笑着他眼前那蓬头垢面的可怜的信徒,“你这个愚蠢的信徒!哈哈哈哈!”

“我…我..只是想活下来啊!”信徒Astra捂着头,哭泣着,“我只是想把他们召集起来,服侍他们,以此赎罪啊!”

“想法不错,趁现在,我还没有选择杀你,和你的朋友说最后的话吧。”

Astra慢慢的转过身,跪在倒在血泊里的少女的身旁,
“我…我..”
“呵..你看你..咳…谁让你不听我话…受伤了吧!以后得靠你自己了呀…”Garland用微弱的声音说着最后的话,就像大姐姐教导小弟一样……

然后,少女指着那被子弹划开的口袋……
闭上了眼……

“说完了吧,”那个“恶魔”捡起抢,摆出胜者的姿态,走了过来,指着Astra的后脑勺,食指搭在扳机上。
“结束了!你的痛苦结束了。”
“还没有呢!”
Astra从Garland的口袋里掏出一支电击枪,猛的转了身,一颗邪恶的子弹从Astra的脸颊旁划过,
强烈的电流击倒了自傲的“恶魔”。

一张名片从“恶魔”的口袋里滑落出来,上面写着一个人的名字——“Varitas”,一位有名的博士,不过着都是往事了。

“哈哈哈!你居然不杀我!可怜虫!你仅仅是用了一支小小的电击枪!”Varitas倒在地上,再度嗤笑那个可怜的信徒。

这位信徒,居然无法去杀死一个恶魔。
“我不可怜,天主和我的同伴都会注视我。”
信徒忍着泪水,转过身去,轻声唱了起来:

“光芒啊,光芒,感谢你将我们的祈求带至了天主的耳旁。。”
“人们厌倦了现在的生活,饱受压迫。”
“他们现在得到了最后的解放了!”
“美丽的光芒啊,美丽的光芒!”
“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灵魂原有的光重回其身,
他们将前往美好的天堂!”
3


“愿天主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Astra把Frankcis和Garland的尸体搬到了祭坛上,工工整整的……
做着最后的祷告。
“原天主的光辉,指引你们走向那没有血腥的世界。”
Astra点燃了祭坛,
“我所爱之人啊……我将独自踏上最后的求胜之路…赎罪之路…”

Astra转身看向Varitas,拾起名片问到:
“你叫Varitas?”
“呵呵,对啊。你呢?”
“Astra。”Astra回答到,“我不会杀你的,
我们各自走各自的路。我会废了你的一臂一腿。”
Astra忍着痛,接回了左臂,
落寞的他走进一团糟的后院,拿出了一把刀,拿出了所有武器和一部残存一点电量的卫星电话。

“呃啊!可真疼啊,你下手就不能轻一点吗?”Varitas的左手和左腿被Astra挑断了筋。Astra没有在意他,只是把所有的武器扔进了在燃烧着的祭坛。

“喂?120吗?我这里有人受伤了,是在长沙的东城郊区A的一个废墟里。请你们快一点,手机没电了。”
“啥?啥废……”
Astra借借口挂掉了电话,
“电话我打了,你等着他们定位这里吧!”
“哼,你给我等着!你放了我不代表我会感激你。以后,我们还是敌人。”
“随时奉陪。”


Astra径直走向南门,
“最后一条路没人能陪我走了啊。”
在南门旁,有一辆黑色的面包车,里面有一只黑色的猫,
Astra击破了车窗抱出了猫咪,“看样子,还有可以陪着我这个罪人的小生命啊!”
在Site-CN-03的南门旁,信徒又开始歌唱:

“光芒啊,光芒,感谢你将我们的祈求带至了天主的耳旁。。”
“人们厌倦了现在的生活,饱受压迫。”
“他们现在得到了最后的解放了!”
“美丽的光芒啊,美丽的光芒!”
“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灵魂原有的光重回其身,
他们将前往美好的天堂!”

黑猫毛色暗淡,了无光泽。
不知为何,它也很悲伤。
蓬头垢面的信徒试着逗那只黑猫笑,
就像那位倒在血泊里的少女一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