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蚀与铭钟的哭泣

“ 我们从未畏惧己身以外的一切事物
因而被无端的可笑的自怜自悯阻挡
直至在流落秘境的缓慢时光中滞止
迷失于无穷尽且虚无缥缈的回忆中 ”
——《逝者与生者》

越来越冷。
渗入骸骨的严寒,凝固的坚冰从内部破坏了完美无缺的分子结构,然后被无限小的质量吞噬。就像是赤裸着身体,置身极地。不,将比这寒冷一千亿倍,如同地狱的最底层,在业火之中勒入心脏的绝望的温度。
火焰熊熊燃烧,蔓延至肉眼可见的任何一片焦黑的土地。
于是我醒了,在火的中心。

再一次。
我被死亡抛弃。

原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