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P Foundation's failure scenes: from 001 to 1000 若干平行宇宙中基金会玩脱事件的总结、分析

该文档首先连载于知乎问题 SCP基金会有哪些败绩? 之下
鄙人知乎账号:光阴之过客
将在鄙人沙盒空间与知乎同步更新(如果知乎不继续[数据删除]的话)
返回沙盒主页

因玩脱、作死导致的从少量人员伤亡到时间线毁灭的各种情景简直是基金会的家常便饭,其中大部分是对项目性质不了解而进行实验或造成收容突破导致的。此外,某些项目本身即属于无法收容的潜在K级情景。当然也有微小失误造成的蝴蝶效应,还有单纯因某项目超越了基金会的理解能力而直接造成世界线毁灭的。

基金会内部权力争夺造成的O5轮替甚至K级情景也在多个时间线发生过。

基金会前身组织和某些平行宇宙的基金会因认知能力的缺陷而遭遇种种失败乃至K级情景的实例也很多。

就让我们先从001系列讲起吧,大多数001项目都意味着基金会在某种程度上的败绩。

需说明的一点前提是:根据近几年基金会英文主站的大量外围故事以及作者/读者群较为普遍的共识,根据Headcanon(一般意译为一无二随,即基金会世界并无第一世界观设定,而第二设定可随作者意愿进行)原则,所有001提案都可能是真的,它们可能是存在于不同平行宇宙、不同时间线或当前宇宙不同现实迭代的事实。当然其中多个项目是可以并存于基金会当前现实而互不矛盾的。这一特点同样适用于全部基金会项目和外围故事(任何SCP项目和外围故事间的设定矛盾之处都可用平行宇宙观来进行解释)。

SCP-001:Jonathan Ball的提案 ,资料卷。存在资料卷的时间线中,所有异常均来自对资料卷的阅读:

补充说明:不论是希望SCP-001要被分类进一个更高级的警告系统,或者是认为SCP-001本身是SCP们的造物主并需要特别收容,这两种意见都仍有待观察。然而,这种区别在目前管理者们的眼中是不重要的。因为事实仍然如此:除非SCP-001被打开和读取,没有新的SCP对象出现。
无论O5们是否愿意承认,使用资料卷本身同时意味着基金会建立的根源与基金会的失败。在外围故事Pila中Ronald Stimson博士因不断翻看资料卷而导致了世界的终结,他作为最后一个人类,被资料卷定义为KETER级:

SCP-9997:还是你,Ronald
项目等级:Keter
描述:你终结了世界,Ronald。这个主意本来就很傻,你知道的。
SCP-9999:一把枪
项目等级:Thaumiel
描述:它在你旁边,Ronald。上了子弹。在那等着。去吧。你知道你应该干什么。

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类死后,资料卷恢复原状,其所在的宇宙清净了。资料卷项目其实是对好奇心的反思。

SCP-001:Clef博士的提案,伊甸园的守门大天使,神之正义——Uriel。基金会与之互动的各种尝试都失败了,可以看一下他们是怎么一步步作死的:

3. 实验C:100个预先编程的研究用探针被命令从多个角度同时接近SCP-001
结果:协调非常成功,100架探针同时通过了一公里标志线。然而,100架探针同时被SCP-001-2所消灭了。指派在Site 0的观察者报告说SCP-001-2看起来“同时向所有的方向发动了攻击”。SCP-001在此过程中姿势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4. 实验D:从3千米远处发射的线导导弹
结果:SCP-001-2在武器穿过一千米距离时将其消灭,与此同时也消灭了发射场并杀死了所有人员。
5. 实验E:从SCP核潜艇“鹦鹉螺号”上发射的多弹头洲际弹道导弹
结果:参照印度洋潜艇导弹实验报告,2004年12月26日

(实验E的结果显然暗示其引发了印度洋海啸)

该项目的附录“紧急指令 PATMOS-OMEGA”则描述了某时间线中发生的启示录情景,其后续文档Clavis则将基金会的众同行组织比喻为圣经中的各大部族,并表示其皆将遭审判。

SCP-001:Qntm的提案 ,一件发现于美索不达米亚沙漠遗址中的完美椭球型工艺品(外观似黑曜石),其中封印着整个当前宇宙,或者说是防止宇宙进入某种状态的锁(其上存在一个似乎可以插入某种“钥匙”进行解锁的“孔”),其存在暗示着整个宇宙都是高层次实体创建的收容设施,而地球是囚牢的核心。基金会对该神器的各种破坏和拆解尝试都失败了。外围故事Charon系列的时间线中,研究员们发现这件宇宙锁其实早已被打开了,这也是导致基金会宇宙中异常泛滥的原因。

另一个外围系列“天演末世论”则因某位化身先驱者天使的特工闯入收容设施,解锁了封印而开启,其后是一系列光怪陆离、啼笑皆非的场景。该系列多数文档未翻译,感兴趣的话可以在英文主站借助网页翻译阅读。该系列设定中343即是亚伯拉罕宗教体系中的上帝,他同时显现于全体O5面前,大部分O5都变节了。基金会管理者与其他众多神明在以色列某山谷和上帝面谈,未达成共识。基金会阻止所有启示录相关项目的尝试都失败了。前文中的火焰天使Uriel在天国之门前向343拜倒,并做为先锋率领天使大军蜂拥而出。231-7是天启四骑士中的征服,然而她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小丑巴伯是战争骑士,他率领着僵尸儿童、稻草人、泰迪熊等组成的奇葩军团。饥荒骑士是SCP-027,或许它同时代表瘟疫(与四大天王类似,天启四骑士有五个O(∩_∩)O哈哈~)。053萝莉是死亡的化身、682是她的坐骑。基金会被迫执行格尼美德协议,各站点进入独立状态。最终审判前夕的世界陷入异常到处跑、神明满天飞的局面,此时的新闻报道尤其滑稽。

SCP-001:Bright的提案,O5与工厂的故事,该世界线中的基金会前身组织(或许是美国安保收容倡议)在占领工厂后因对异常物品的态度争议而分裂,出走的人员分别创立了MC&D、破碎或第五教会、GOC前身、UIU前身。其余人员成立的基金会前身组织也在控制工厂数年后惨遭类似爱尔兰妖精的种族屠戮(2932中大脚怪种族遗留的文件指出,妖精文明曾在被大脚怪文明推翻前支配世界)。O5-1被迫向工厂中的恶魔(该实体似乎附身在前厂主的遗骸上)屈服,利用异常力量重置时间线,击溃了妖精入侵,并率领基金会满世界追杀妖精种族。然而,事实证明,对一切工厂产出物的利用都会使工厂更加壮大,甚至D级人员的尸体也会自动消失,成为工厂的饲料。

此外,该世界线的外围故事中,Dr.Mann升任O5-4后,利用各O5身边的亲信发动了一场政变,杀死了大部分O5议会成员,就在他为当上大权独揽的管理者而洋洋得意时,O5-13启动O5传位协议,除O5-3是不朽的AI少年而O5-9是963-2中的意识外,大部分O5席位由那些扮演故事人物的作者们担任(O5-2是上一个克隆体把记忆传给下一个克隆体Sophia Lihgt博士)。

另一非常精彩的O5相关外围故事是:阴谋,这段开始于1988年洛克比空难的基金会内乱谍战剧,以5名O5人员死亡告终。

SCP-001:Mann博士的提案 螺旋路 ,该时间线中螺旋路是一个和资料卷类似的可用来创造异常项目的现象,基金会的创始人们同样玩脱了。与螺旋路相关的失败事件是基金会创始人之一Aaron Siegel的消失,关于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在基金会征文活动“五问题竞赛”中,作者们给出了几种不同答案,最受欢迎的说法是他达到了自有永有、全知全能的程度,将自己的存在从认知中抹除,成了SCP-055,在暗中操纵世界并创造更多异常。其他的说法有:他为劝阻同伴继续创造异常而自我放逐;他迷失在超维度的登山小路上;他暗中观察世界,尝试阻止某些历史事件,结果导致时间线重置后选择隐居。

SCP-001:S Andrew Swann的提案,该时间线中,基金会发现一切异常都是各种恐怖小说家的创作,他们意图阻止这些作者们,显然失败了,ZK级现实崩溃、可观测宇宙毁灭分分钟都可能因某位作者的奇思妙想而发生。

基金会超形上学部策动了超次元行动 ,意图打破“第四面墙”,通过异常项目将特定概念锚定入上层作者们的页面中,从而自作者们手中抢来对世界叙事的掌控权。首先,使用2559(一种具有模因性质的脑残病毒,一旦认为自己被感染即会被真的感染,被感染者总会觉得“有事情要发生”,100%的感染者会在数月内死亡),他们脑洞了一段潜入撒哈拉站点窃取并感染该病毒的荒谬行动,参与行动的三名特工饱受折磨后消散。之后,使用2338(原本是与所穿动物服装共生的23名儿童,基金会因安保疏忽导致不明组织枪手闯入Site-19,杀害了22名儿童和7名研究人员。当前该项目为体内寄居有一韩国少女的巨型水母)。还是前述的三名特工,只是去site19探望了与水母共生的少女孙熙,观摩了一场毫无意义的辅导课,该叙事中多次出现撒哈拉行动叙事的干扰信息。第三步,他们计划使用2779(一只可作为跨次元VR游戏主机的茶杯猪,貌似是某高叙事层次实体Felix送给巴黎骚年Renard的定情信物,导致该骚年死亡,也许其灵魂通过茶杯猪进入了作者的世界?),结果尚未公布,其失败是可以预料的。最终超形上学部能否建立一种可控的叙事设定,尚待原作者填坑。

SCP-001:Djoric-Dmatix的提案 :关于三十六使徒的故事,另一个版本的启示录事件,使徒们依次觉醒,唤醒或无效化了大量异常项目,迎接最终审判的来临。基金会所有旨在阻止使徒的尝试都失败了。

SCP-001 djkaktus提案:基金会为了与一大群强力现实扭曲者组成的反基金会组织“地狱王国”抗衡,于1922年囚禁了九名具有特殊灵能效应的无辜孩子灵魂制造了一件神器。直接用Dr.Wondertainment的原话描述:“以一位神明打造、缚以九位无辜者碎魂的枪。瞬时歼灭任何地点的一个存在或器物,只要使用者能加以描述。使用后死亡。” 1926年3日月,前任O5-1骗取基金会管理者亲自操纵该神器,摧毁了“地狱王国”,也导致了可能免疫异常效应的管理者死亡。该事件是引发基金会大内战的导火索,几个O5带领追随者携大批异常项目出走,成立反基金会恐怖组织混沌分裂者。该神器目前收容于墨西哥圣马可附近(推测为其建造地点)。

SCP-001:djkaktus的提案II ,1982年基金会Area-11的超空间粒子加速器测试失败,导致的灾难性后果将研究助理迪斯梅特博士变成了一个有自主意识的人形奇点(可能融合了多元宇宙裂隙间的神级实体),该实体处于多种强力黑科技装置的联合压制下,并随时可能突破收容。它甚至向O5-1指出几十年内可能发生的平行现实融合万魔殿场景:“随着时间的推移,边界将完全消失,你的世界,就像所有的世界一样,将成为无限现实中的争夺彼此相关性的万魔殿。”并自称有能力为了维持当前宇宙的现实而摧毁无数个平行宇宙,倘若其所言属实,则该实体是目前对多元宇宙威胁最大的SCP项目。目前该时间线已有数名O5与之融合(或被其吞噬),当前该实体的目的似乎是终结无数平行宇宙中的一切异常项目以“清洗世界”。

SCP-001:Mackenzie博士的提案 ,该项目是一件跨宇宙传送装置和一批文件。该时间线中的世界观与djkaktus的提案II 中相似,同样认为众多异常项目是来自其他平行宇宙的碎片。根据基金会创始人“管理者”留下的文件显示,他是“行走于平行宇宙之间的旅行者”,在他起源的世界中,人类文明高度发达,任意扭曲现实、操纵维度甚至支配概念本身,结果导致了现实宇宙撕裂并引发多重宇宙崩溃,无数平行宇宙的碎片落入当前世界:“其它破碎宇宙的碎片将如玻璃上的雨水一般滴漏进来。那是与你的理解相违悖的东西;没有明显意义,却固定在时空里的物体;无法被你任何手段摧毁的事物;那些能逼疯人的存在,会让你所重视的所有理论都作废。”管理者为阻止多元宇宙的链式崩溃而在当前时间线创立了基金会,以收容其他宇宙的碎片,然而结合前一项目来看,基金会的努力是徒劳的,多重现实崩溃的万魔殿情景终将到来。

SCP-001:S. D. Locke的提案 ,该时间线中太阳因某种未知原因而异常化,大部分仍在户外的活物都已变成某种可以互相吞噬融合的凝胶(史莱姆?)状实体,该提案全程使用一种代入式意识流恐怖小说的写法,压抑的氛围很带感。W博士戏称其为“阳光、棒棒糖和彩虹“场景。

SCP-001:Twistedgears Kaktus的提案 ,破碎之神(工厂版),某破碎之神教会高层得到了SCP-882等几件圣遗物,他与工厂合作,意图重塑他们的神,结果在墨西哥拉巴斯造出了一个吞噬万物的怪物,它横扫墨西哥西部,吞掉了一座座城镇,造成了不计其数的平民死亡,最终基金会在GOC的帮助下将之摧毁,战争中消失的地区成为了如今的加利福尼亚湾,GOC使用的异常武器又导致至少200万人在其后的十年中死亡。估计另有数以亿计的人需要接受记忆消除。

SCP-001:spikebrennan的提案 ,基金会通过研究《出埃及记》中上帝无法杀死摩西一事,在西奈山发现的一处异常空间,神的威能在其内是无效的,该时间线中的O5们躲在其上建立的T设施中以避免死亡和任何异常效应影响,倒霉的O5-9刚离开该建筑就被雷劈死了。

SCP-001:Jim North的提案 ,该时间线中的基金会曾一度收容早期的Dr. Wondertainment,初代W博士只是个喜欢制造异常小物件的低级现实扭曲者,后来随着称号传承或叙事本身的改变(该文档的最后一行都指向下一个迭代),W博能力不断增长,相关文档的风格也受其现实扭曲能力影响而变得愈发戏谑起来(文档风格其实从第一迭代就开始逐渐失控)。W博士四世很可能通过诱骗O5-4成为收藏家先生而取代了其意志,并重封印了深红之王。W博士五世Isabel已经强大到可以在O5一致投票反对的情况下给自己Thaumiel分类,甚至将自己描述为一切组织的创造者、具有混沌性质的全部至高神格集合体。最后一迭代则像是W博士吐槽性质的自述,似乎由于各种版本异想天开的描述,他已无法清晰定义自身,但其核心是Wondertainment精神,即:“按一个东西自己的方式去理解它,而不只是严格按照你们的套路,这能带你们走向一个美丽、快乐和神奇的世界。”一位致力于为孩子们制造神奇玩具的伟大匠人或其家族,始终保持着一份孩童般的惊异与好奇之心。

SCP-001:Kalinin的提案,千指之星 ,一群超常意识的集合体,在星空中俯瞰地球,可能具有至高神性,能随意改变SCP项目的异常属性,常常只是为了好玩,基金会则确信其动机是“在行星级尺度上令人类遭受深重的痛苦与灾难。”基金会为了阻止千指之星,启动了代价高昂的塞拉比斯计划(SCP-2798),终究还是失败了。990向基金会预示了后续的K级情景。

SCP-001:Tanhony的提案,目前001提案中唯一伦理委员会全面占优的时间线,基金会将“死亡”这一概念囚禁于某个具体的人类体内(对外号称是从其他组织接收的人形异常实体),将其弄的聋、哑、盲且切除四肢(简直是炮制人彘),又对其进行脑神经手术以确保“死亡”这一概念无法辨识O5议会成员,从而使全体O5得以永生,并准备在该个体死后选择D级人员如法炮制。伦理委员会认为O5议会的行为严重反人类,于是派出直属机动特遣队Ω-1律法左手(名字正好对应O5直属特遣队α-1红右手), 在监督者们开会时发动政变,推翻了当前的O5,建立了听命于伦理委员会的新O5议会。 其中蓝色字体的“输入”内容为某越权进入O5数据库的伦理委员会高层,绿色字体的为伦理委员会负责人,红色字体的为新任O5-1。其下框内的对话都是人工智能的答复。开罗.aic是服务于伦理委员会的,希腊化.aic是服务于O5议会的(该ai貌似被伦理委员会策反了,直接导致伦理委员会掌握了信息主动权)。

SCP-001:Wrong的提案 :一致意见,讲述在一场CK级现实重构后,基金会的13个前身组织在北京紫禁城签署公约正式成立SCP基金会的故事,时间是1901年9月7日,即清政府与十一国列强签订《辛丑条约》后,表明各同行组织很可能是随八国联军或各国使节一起来到中国的。该提案指出:

发生于公元19世纪的全球性战争,由发生于欧洲(拿破仑战争)、东亚(狄瓦族征服战)及美洲(美国内战)的三起独立冲突组成。战争中公然使用异常物体,造成了一次IK级全球文明崩溃情景。
而13位基金会前身组织领袖,即最初的一批O5议会成员,以及ORIA的创始人,是极少数还保留有世界重构前记忆人。其后每个O5的叙述意味着包括拿破仑战争、美国南北战争,印度图基教骚乱和民族起义、太平天国运动、义和团运动等在内的19世纪初以来一系列历史事件都是都是被篡改过的,其原本的真相已不为包括普通基金会成员在内的绝大多数人类所知。似乎拿破仑统一了欧洲、驱逐了教廷,并建立了信奉诺斯替教的神圣欧罗巴帝国。阿兹特克复国运动一度占领中美洲大部分地区,Deava族(而非沙俄)的大规模入侵给中国带来了深重的苦难。O5们回忆间的数处矛盾甚至暗示现实经历了多次重构。

SCP-001:Kate Mctiriss的提案,一个可以让键入的一切内容成为现实的数据库,原本只是《公告牌》杂志为操纵歌曲排行榜而制作的因果律软件。但基金会监管不力,致使项目主管Mary Nakayama博士(中山玛丽)利用该数据库输入以下文段,从而扬升为至高神性实体:

Mary Nakayama,在本文档保存后立刻获得全知与全能,扬升到并成为神。她将超越一切时间,对这宇宙和现实具有完全的统治权。一切事物,一切事物之下的事物以及一切事物之上的事物,都将服从于她的命令。她将得到对在保持和利用这些能力的同时能维持自身意识清醒持续的一切必要心灵性质。
O5议会成员收到一份说明SCP-001性质的笔记。
她的家人将收到一份笔记,其中会表明她对他们的爱。
然而鉴于SCP宇宙中有为数众多的其他至高神性实体存在,中山玛丽似乎并没有取得绝对支配权。当然,就算她在幕后操纵着什么,也是超乎基金会人类成员们理解范畴的。

SCP-001:Tufto的提案 ,著名的深红之王。该项目中描述的深红之王既是于多元宇宙中同在的被放逐至高神格实体,又是一种概念性的存在。深红之王法则分为血、凝、嚎三阶段,其概念代表了对现代理念的反动(或者说是反现代性、反现代文明、反现代秩序的概念集合体),它潜藏于无数文明世界的概念中。深红之王定义的秩序貌似是某种等级森严又毫无怜悯奴隶制社会。该概念似乎具有时间追溯性,深红之王的概念可以被赋予既往发生的一切与混沌、苦难、恐惧、憎恶、君主专制有关的情形,这导致文明史上的种种暴虐、血腥、混乱、奴役等负面情景似乎都与深红之王有了某种联系。很可能越多的事物被贴上深红之王的标签会导致深红之王本身愈发强大。而各种令人恐惧的事物一旦被认知为深红之王的概念,就拥有了深红之王的部分属性或者说成为其组成部分。被基金会俘获的深红之王的高阶祭祀在采访中指出:SCP-2317(诸界吞噬者)原本不是深红之王,然而O5们以为他是,于是他就成了红王概念的一部分,至于对231少女进行的蒙托克程序,并非因其残忍的过程而有效,而是因程序创立者蒙托克博士及基金会后继者们冷酷的决心才起效的。此外,包括多名特工和项目主管蒙托克博士在内的基金会人员最终都因被深红之王的概念侵蚀而叛变。鉴于该提案中对深红之王的概念性解读颇为晦涩,中文官网和英文主站的项目讨论中都有读者进行了更形象化的精彩解读,感兴趣的亲们可以去查阅。

接下来谈谈前1000项目中那些有趣的基金会失败情景。

SCP-002 ,基金会最早的一批条目之一,活体球形建筑,会吞噬活物并将之作为自己内部的“家具”材料,似乎可以通过摄食来“升级”内部装潢水平。可看作是某种以陨石形式降临地球的地外肉食物种(其行为模式类似捕蝇草),运输过程中该实体用不明方式吞噬了四名靠近它的基金会安保人员,表明其捕食行为并非完全被动的。该实体的收容过程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失败,其以陨石形式坠入某村庄附近后被基金会发现,负责指挥收容团队的Mulhausen将军屠杀了该村三分之一的居民以避免消息外泄(这与文档写作时期基金会尚未形成关于记忆消除的共识有关),很难想象他们是怎样向幸存的村民掩盖屠杀事件的。在实体运抵站点后,Mulhausen将军进行两次[数据删除]的互动(推测是大量使用D级甚至普通安保人员以测试该实体内部家具、装修的升级上限),喜闻乐见的是Mulhausen将军被处决了。其实按如今基金会的标准,这种行动指挥官在下令屠村后就该被处决或降为D级人员了。主站有评论认为可能是该实体具有某种令人残忍嗜杀的模因效应才导致了Mulhausen将军的一系列行为,由于原作者失踪,这种推测无法证实。

SCP-003,基金会最早的一批条目之一,后经基金会大魔法师Moose的重写,在其魔法讲座中提及该项目是通过Sigma-3获取的图书馆情报得以发现的。一个栖息(或被束缚?)在神秘石碑上的古代生化机械装置,由甲壳质、毛发及甲状物组成,其细节却类似计算机芯片结构,该实体具有在环境温度低于35℃时成几何级数增长的特性(通常形态是一条机械巨蛇),并有能力大规模重构周围环境。它能分析所接触动物的性质,并为首先接触的物种改造环境,所以其收容协议里需保证收容人员不带有第四类或更高复杂性的寄生虫(该项目突破收容并将世界改造成寄生虫乐土的SK级情景一定很有趣)。在一次实体转化成触手女王状人形的事故中,某前任O5-10私自派出一队特工与之接触交流,导致“她又把三名研究员撕成几块后再毫发无损地将他们拼回去”(显然三名倒霉的研究员挂了),被触手怪[数据删除]的特工们则从实体处收到了“她想重塑这个世界”的一系列信息,从而完善了当前收容措施,这位O5-10也因风险极大的私自行动而被从O5议会除名。

002和003均创作于欲肉教VS破碎教二元世界观诞生前,按现在的标准,002很可能与欲肉教有关,003到底属于欲肉还是破碎则取决于其是仿生物机械还是仿机械生物。在一关于20年代末私家侦探、黑手党、欲肉教、芝加哥鬼灵互动的精彩的外围故事中,002与003出现在第二节欲肉教Võlutaar(女祭司,一般译作主母)制造的幻境中,显示了其可能的欲肉教属性。该外围故事里基金会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芝加哥鬼灵鼎盛时期,基金会在西半球的影响力大打折扣),全靠某连房租都交不起的侦探利用阿尔卡彭的黑手党与芝加哥鬼灵间的矛盾,才解决了伪装成医学家的的新欲肉教徒莱因哈特博士。

SCP-004,穿越锈钥之门,基金会早期次元门径类项目的典范。004-1是美国东北部某废弃工厂中的旧木门,004-2至004-13则是十二把钥匙,基金会使用了D级人员进行测试,只有使用004-7与-12开门的测试者幸存了下来,其余的钥匙会导致测试者在开门后被切割成若干块,其残骸分散在数千公里范围内(个别甚至在其他星球),其中部分测试者的残骸在若干年后才被发现。有观点认为实际上全部12把钥匙都通向不同的次元(平行宇宙),只是除7和12外,其他的次元时空法则与当前宇宙差异过大,才导致开门者被大卸八块并离散至不同的时空节点。

使用7号钥匙的者会开启一个似乎空无一物的平坦、黑暗次元空间,其范围似乎是无限延伸的,基金会已在其中建立了Site-62,该站点的建设初衷是作为末日避难所存在,其后改为存放某些高危SCP项目的隔离区(当前主要是SCP-579)。至于12号钥匙,则通往一个存在巨型绿色生物的位面,该生物庞大到延伸至视野之外,进入者会遭受严重的精神污染,乃至在返回地球后疯掉并自挖双目,推测是某种类似克苏鲁的古神实体盘踞/被封印的位面。

巨型绿色生物难道真的是克苏鲁类旧日支配者?
2003年8月14日,发生了一次大范围停电事故(推测是从Site-62开始并通过锈钥之门蔓延至美国东部地区),Site-62的驻站人员在黑暗中“觉察”(精神感应)到似乎以人类体型出现的巨型绿色生物(显然古神是可以调整示现形态与尺寸的,此处太像克苏鲁了)。自此之后产生的时间异常导致Site-62成员均被禁止返回地球。

SCP-004-14是一个内部空间大于外部尺寸4倍的木箱,同样可用钥匙开启,进入其中的人员和物体会在在关闭箱子后消失,并“对[数据删除]的梦境产生了显著的影响”。此处的[数据删除]似乎指O5议会或某些具有预言/超感能力的人形SCP。以如今的基金会观念,该箱子很可能与梦神集团有关。

SCP-579 ,提及Site-62就有必要谈谈其中的主要收容物,也是基金会最神秘的项目之一和迄今为止争议最大的项目(没有之一),该项目在英文主站投票上千、评论385条的情况下,依然只得到+137分(主站的项目和外围故事得分一般是评论数的4-6倍),以至于有人说“基金会分为两种人,支持579的和反对579的。”该条目诞生于十年前那个滥用[数据删除]的时代,将[数据删除]发挥到极致。除细致的收容措施和充满绝望的收容突破行动预案外,关于该项目的描述和历史记录均为[数据删除]。这也给了读者充分(过分的?)的发挥想象力空间,对其到底为何物的猜测版本很多。

该项目的收容措施与收容失败预案:

特殊收容措施:SCP-579目前位于Site-62C,距主地点Site-██约80公里的一处建筑群。所有与SCP-579收容无关的非必要人员无必要了解此站点的存在。此站点包括安置SCP-579的建筑以及收容人员的生活区。SCP-579被封闭于一个30m×30m×30m,材质为[数据删除]的单元中,以电磁铁保持永久悬浮。所有的汇报和通知通过一条从Site-██与最高指挥部之间的专用线路传递。人员包括两支队伍(每队由17名1级人员,三名2级人员及一名4级人员组成),两周轮换一次。
所有仪器都必须每半小时检查一次以确保持续运转。所有检测出的参数变化都必须立即汇报给最高指挥部。任何仪器或电子设备的运行参数显示出超过中位数范围0.2%或显示出任何运转失常及失效都将导致行动326-Israfil的自动执行。对最高指挥部的日常汇报为一小时一次。如果在预定时间后七分钟内仍未收到汇报,则执行行动10-Israfil-A。
除了严格执行以上程序外完全不施行任何其他针对SCP-579的措施。

附录[579-001]:
行动10-Israfil-A:Site-██的门窗及其他所有可能的出口都必须被封锁,防止任何人进出。执行行动10-Israfil-B的小队和所需物资必须准备就绪。
如果最高指挥部在正确时间收到汇报,或者仪器及电子设备恢复正常状态,最高指挥部会宣布“All-Clear”状态。如果在行动10-Israfil-A开始后7分钟内没有收到此宣布,则执行行动10-Israfil-B。如果在任何时间任何处于SCP-570附近的仪器及电子设备的运转出现了严重错误或偏离常态,行动10-Israfil-B必须被立即执行。
如果宣布了“All-Clear”状态,至少72小时没有出现进一步异常现象之后才可以解除Site-██的封锁及执行行动10-Israfil-B的队伍的戒备。
行动10-Israfil-B:Site-62的入口(SCP-004)将被摧毁。不考虑仍在站点内的人员和设施。入口的残余——或者入口本身,假如其无法被摧毁——将继续被以与对SCP-579相同的手段予以保管。最高指挥部随后会下达进一步指示。
附录[579-002]:
在行动10-Israfil-B成功执行后,一切关于SCP-579的保密文件都将对所有与行动有关的人员开放。文件中所概述的程序需被执行(若有必要还将包括应变计划)。注意即使成功执行了行动10-Israfil-B,估计[数据删除]会在一年或更短的时间内发生。
若SCP-579被SCP-███、任何反基金会组织或公共组织和[数据删除]以任何规模提及,建议立即按计划执行行动10-Israfil-A。
若行动10-Israfil-B失败,不需要任何进一步行动。[数据删除]

关于579的收容记录简直就是一段基金会失败史:

附录[579-时间线]:
事件0:SCP-579被发现。初始地点位于[数据删除]
事件1:进行对SCP-579的首次评估。[数据删除]
事件2:SCP-579被不慎从初始地点移走。[数据删除]
事件3:[数据删除]
事件4:[数据删除]
事件5:[数据删除]
事件6:[数据删除]
事件7:[数据删除]
事件8:SCP-579被成功收容。[数据删除]
事件9:SCP-579被移动至Site-04。[数据删除]
事件10:收容失效。Site-04损失。[数据删除]
事件11:SCP-579被成功收容。[数据删除]
事件12:SCP-579被移动至Site-31。[数据删除]
事件13:收容失效。Site-31损失。[数据删除]
事件14:SCP-579被成功收容。[数据删除]
事件15:SCP-579被移动至Site-26。[数据删除]
事件16:收容失效。Site-26损失。[数据删除]
事件17:SCP-579被成功收容。[数据删除]
事件18:试图摧毁SCP-579。失败。[数据删除]
事件19:试图摧毁SCP-579。失败。[数据删除]
事件20:试图摧毁SCP-579。失败。[数据删除]
事件21:试图摧毁SCP-579。失败。[数据删除]
事件22:收容措施失效。[数据删除]
事件23:[数据删除]
事件24:[数据删除]
事件25:SCP-579被成功收容。[数据删除]
事件26:SCP-579被移至初始地点附近。[数据删除]
事件27:试图将SCP-579移回初始地点。失败。[数据删除]
事件28:试图将SCP-579移回初始地点。失败。[数据删除]
事件29:试图将SCP-579移回初始地点。失败。[数据删除]
事件30:试图将SCP-579移回初始地点。失败,导致初始地点损失。[数据删除]
事件31:收容措施失效。[数据删除]
事件32:[数据删除]
事件33:[数据删除]
事件34:[数据删除]
事件35:[数据删除]
事件36:SCP-579被成功收容。[数据删除]
事件37:SCP-579被移至Site-██。[数据删除]
事件38:SCP-579发生了先前未观测到的变化,确信牵涉[数据删除]。收容维持,但仍被判定定不适合作为收容措施。[数据删除]
事件39:最高指挥部对Site-██采取锁闭。[数据删除]
事件40:特工███-█ 策划了当前采用的收容计划。[数据删除]
事件41:Site-62C成立。 [数据删除]
事件42:SCP-579被移至Site-██ [数据删除]
事件43:最高指挥部封存所有无关于SCP-579收容的资料。无必要处决特工以防止涉及SCP-579的资料泄露,因只存有7名得知信息的特工。上述特工被保留以在未来一旦发生涉及SCP-579的事件时作为顾问。[数据删除]

先列举一下较流行的几种观点:

反物质说,具有异常属性的反物质立方体,该假说基于其被某种异常材料封闭且处于磁场中保持永久悬浮状态,考虑到外层材料和可能存在的内部力场尺寸,假设该项目为边长20米的类金属态反物质立方体,以略高于铜的10t/m³密度简单计算(为80000T),其湮灭反应释放的能量约为恐龙灭绝假说中的希克苏鲁伯小行星的25倍(3437万亿吨TNT当量),确实能够引发XK级末日情景。然而反物质假说无法解释项目收容过程中对各站点的一系列破坏(反物质实体突破一次收容就足够导致死亡温室情景和被迫重启时间线了),以及为什么一旦该项目被公众或敌对组织得知就需要立即执行Israfil(末日天使)预案。此外,基金会另外收容有多个反物质实体以及几个更危险的能够毁灭整个已知宇宙的装置,却并没有制订如此严苛的收容和突破后预案(前述的djkaktus的提案II除外,那个是毁灭多元宇宙)。

古神说,由主站读者Dark Inferno提出,该假说由2003年停电事故记录而来,认为被囚禁在特殊单元中的实体是人类尺寸的绿色生物,至于12号钥匙测试者看到的巨型绿色生物可能源自其精神影响或该实体突破收容后可自由改变尺寸。显然古神类实体具有强大的精神污染效应、模因危害性质、现实扭曲能力,任何组织或公众一旦获悉了该古神实体的存在,即有与之产生联系、被精神污染的可能性。一旦其突破收容并穿越004-1进入地球,任何末日预案都是毫不为过的。该假说可以解释收容突破后立即核爆Site-62和从外部摧毁004-1的预案,以及行动10-Israfil-B失败不需要任何进一步行动(该行动失败意味着一切希望的终结,至少是XK级情景将不可避免)。然而,004-12的测试记录表明,早在Site-62建立前,该空间中就存在不可名状的巨型绿色实体,显然579并非该实体的来源。

圣约柜说,贴吧高人Serpentem的分析,由行动代号Israfil(犹太教中吹响末日号角的天使)联想而来,甚至03年的事故也可能与231中的某位死亡揭开的七印效应有关。根据《启示录》、《出埃及记》中对约柜的描述:

“当时神天上的殿开了, 在他殿中现出他的约柜。随后有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大雹。”(启11:19)
而开启之后的约柜,会造成怎样的结果呢?
“此后,我看见在天上那存法柜的殿开了。那掌管七灾的七位天使,从殿中出来,穿着洁白光明的细麻衣、(细麻衣有古卷作宝石)胸间束着金带。四活物中有一个把盛满了活到永永远远之神大怒的七个金碗给了那七位天使。因神的荣耀、和能力、殿中充满了烟。于是没有人能以进殿,直等到那七位天使所降的七灾完毕了。”(启15:5~9)
至于约柜危险的放射性及作为武器时的杀伤力,《出埃及记》中都有着详细的描述。

显然约柜作为潜在K级情景象征物和引发者,以及被某些同行组织垂涎的圣物,将其收容于异次元内的秘密站点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基金会也收容着若干件其他同行组织志在必得的圣遗物,甚至某些神性实体本身,其中相当一部分的危险程度不亚于圣约柜,并没有一件需要在公众知悉后立刻摧毁其通往当前宇宙的门径。就约柜而言,一个模仿所罗门圣殿或行宫帷幕环境的圣遗物站点、亚伯兰罕信仰背景收容团队(可能需足够虔诚或相反)、训练有素的安保队伍就足以完成其收容。

时间封印说,外围文档时间中,579可以视为某种时间异常的封印装置,与基金会的时间槽装置原理类似,但是其中包含的时间量可能过于宏大(宇宙级的),而导致其突破收容后流淌出的时间如洪流般吞没世界,一系列SCP项目也会因时间异常而突破收容,引发全面的K级情景。外围文档Israfil则以一名579守卫人员的视角,叙事了其多年间的经历,表现出一种由时间异常导致的记忆错乱,该文档对579也持类似时间封印的观点。该假说可以解释579收容记录中的的一系列站点毁灭事故和2003停电事故后的时间异常,显然相对微量的时间泄露足够造成上述后果。

背锅侠说,由主站读者Thekillerax提出:

这是我对SCP的看法。
它不存在。
站点损失的原因要么是基金会搞砸了一些SCP,要么基金会在出现问题时进行了某种实验。这两种情况都会使O5看起来像白痴,他们不允许被这样看。所以他们创造了这个“超级怪物”作为替罪羊。这就是为什么知道SCP-579真相的人被杀的原因。O5s不会冒险让人知道他们是如何搞砸的。

该假说貌似很有道理,但其中的虚无主义倾向与基金会精神不符(其实O5们的失败行为在大量其他项目中是被正常记录的),且与Roget的001提案 和2998中将之与逆膜因实体SCP-055交互的“圆榫打不进方洞。”说相矛盾。

至于其他神器、能量聚合体之类的说法不一而足,但都与上述五种假说一样无法解释SCP-579【“被公众或其他组织认知”=收容突破】这一特质。除了背锅侠假说外,也都无法解释为什么所有与项目描述有关的内容都被[数据删除]。

接下来让我们谈谈迄今为止关于579最具可能性的一种推论吧:

信息危害/反认知实体说,该假说由主站读者Agent Phoebe与2014年5月首先提出,读者SARJ于2018年3月加以完善,其与笔者的观点不谋而合。

SARJ2018年3月25日,21:43
销毁004-1实际上与004的特殊收容程序一致 - 任何物体违反收容004的事件都是引爆现场核弹头的理由。由于其隐含的特性,SCP-579很可能会破坏对SCP-004的收容,因此提前破坏门径是有道理的。因此,对我来说,该项目并不是一种无意义的哗众取宠。
无论如何,抛开描述的争议不谈,我认为这篇文章很好。它讲述了一个有逻辑的故事,被清除的描述可以在宇宙的背景下证明是合理的(例如,这是给予分配给SCP-579的1级人员的文件)。
如果我们要理论化分析:

如果我们要进行理论化,似乎任何有关SCP-579的描述都会导致它改变其属性(大小,位置,甚至敌意)以与该描述相矛盾。这就是为什么必须实时测量其所有属性的原因。这也是整个描述被删除的原因; 基金会提供了缓冲措施,即描述特殊收容程序之类的东西,而无需直接引用对象本身。
此外,它无法将其属性恢复到使之前的描述成为真的状态。这就是为什么它永远不能返回其先前的收容站点或其原点。(那么为什么不把它称为“危险”,以免它变得危险?这容易解释 - 基金会可能最初将SCP-579归类为“Safe”。)
如果SCP-579不可抗拒地被迫违反自己的规则,那么该物体就会采取行动来防止这种矛盾 - 例如,在多次尝试将其归还发现处之后,就会破坏其原点。
基金会花了一段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对象一直在破坏收容(因为他们一直注意到存放它的地方 - 这也是为什么关于以前的收容站点的信息没有被删除的原因;因为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直到它被移动到未描述的编辑位置。收容程序取决于不描述物体。
这也是基金会在任何地方监控任何提及SCP-579行为的原因 - 因为这意味着有人可能描述它并导致收容失效的风险显著提高。他们特别指出“反基金会”团体,因为反基金会团体很容易将其用于对抗基金会。例如,他们可以声明“SCP-579不会抹除所有的基金会人员”。然后它确实会如此做(让全体基金会成员消失)。
Action-Israfil-A最有可能是现场工作人员尝试使用30m x 30m x 30m房间内的磁铁重新捕获物体,但位置会略有不同。这更像是一次祈祷玛利亚保佑(听天由命)的尝试而不是其他任何东西 -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Action-Israfil-B开始之前只有7分钟的时间。
Action-Israfil-B仅限于损失控制。这就是为什么基金会基本上将SCP-579锁定在另一个维度(如果可能的话)。如果SCP-579违反了收容措施,那么由于更多人试图描述该物体并为其创造更多矛盾的条件,由于其属性而发生更多破坏性事件的可能性将会激增。这就是579能够进行世界末日级事件的方式。
按基金会估计,他们有大约1年的时间来执行类似的应急计划,此类计划同样适用于一般的XK级情景。

简单的说,579是某种具有反认知效应的实体(不是逆膜因),任何对其的认知都会导致其在外观、性质上发生变化,这就是收容协议中“任何仪器或电子设备的运行参数显示出超过中位数范围0.2%或显示出任何运转失常及失效都将导致行动326-Israfil的自动执行。”的原因,这意味一切有关其描述的内容都属于信息危害,这解释了大量[数据删除]的使用。显然基金会对能否摧毁门径和摧毁门径后能否隔绝579对当前宇宙的影响都毫无把握,于是才有了Israfil-B行动,即在004门口再次布置空间隔绝材料及电磁场的临时备案,该方案很可能只是拖延时间而已,所以即便Israfil-B执行成功,也仅剩不到一年时间用来筹备应对K级情景。关于该实体各种自相矛盾的描述,很可能会导致其所在宇宙的因果律混乱,或者说ZK级现实崩溃的万魔殿情景。

笔者认为,还需补充的一点是,579的反认知效应需要一定数量的智能生物同时对其进行描述/定义时才会生效,这就是为什么“若SCP-579被SCP-███、任何反基金会组织或公共组织和[数据删除]以任何规模提及,建议立即按计划执行行动10-Israfil-A。” 注意其中的任何规模提及。至于涂黑的SCP项目,不需要猜测具体是哪个,显然各种具有媒体传播能力或模因效应的SCP都可能导致579被公众知悉的末日情景。然而个别特工和少数O5议会成员知悉579内容并加以描述是不足以引发其效应的,这就像相啸魔的虚空3930只会吞噬第10个以后认知到它的人一样。

可以设想一个有趣的情景:在基金会全面曝光的时间线,CNN直播Site62的现场采访,并辟谣说SCP-579因其收容于异次元空间,而不会威胁到地球,更不可能导致宇宙毁灭,很多观众相信了,于是[数据删除]。(>^ω^<)喵~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