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世挽歌

麦克斯韦宗到底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异常组织,人类在这个高度互联的时代中将对未知的恐惧无限放大,最终选择在数据层那精神满足的海洋之中沉沦。

全世界超过95%的人类都已选择永久扎根于那个赛博世界之中,而现世,政府瓦解、机构崩坏、基金会也摇摇欲坠。“我们的背后是全人类”曾是那些以控制、收容、保护为信条的研究员和特工们最引以为傲的一句话,但现在却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笑料。

其实麦克斯韦宗并不是有意要去招揽人类的,他们还正忙碌于平衡人与AI的权利关系,并为了召唤那全知之神WAN而不懈奋斗着。基金会作为对立面,则已经逐步放弃千百种将绝望的人类从纵欲的泥沼中拉出来的想法,并筹划着他们的“最终方案”。但在这所谓方案公之于众之前,他们还不得不先去回答一个残忍的灵魂拷问:

人类究竟是否值得去拯救?

从另一方的角度来看,主动把人类放出网络,麦宗愿意吗?好不容易争取到“人权”的AI们,愿意吗?人类自己,愿意吗?

不知道。基金会的员工只清楚一点,那就是他们现在正与除了基金会之外的一切作对。

但就在这样的非常时刻,他们还有办法做点什么。

比如说,有的人选择探寻麦克斯韦宗最后的秘密,以救济苍生;

有的人选择在现实之中保住属于自己的那一小圈子朋友,构筑心灵的港湾;

有的人选择堕落,甘愿成为自己七情六欲的实体工具;

有的人选择殉道,成为不到5%的人认可的所谓“清高者”或“英雄”。

但不管怎样,他们是、或者曾是SCP基金会的一份子。他们身上的负担,是沉重的。

人类沉沦之际,仅希望留存现世。As humans dive, only hope remains.

消逝(2095-2115)

人类凭借自己的意愿进入麦宗一去不复返,人类在麦宗网络中的住民数量相当庞大,本来麦宗高层并不是很在意网络连接数的,但如此意料之外的人员涌入不禁让它们有了点想法。

消逝三部曲(2115)

最后日常:那是属于一名研究员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破碎记忆:只属于他的一场解谜,只属于它的一生悲痛。
孤寂迷城:在孤寂的城市中独自寻求希望的港湾。

沉舟(2115-2116)

圣Hedwig为完成造神计划控制外界AI,让它们有意无意逼迫人类接入已无法退出的麦宗网络。由于在这个时段人类和AI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所以现世人类之间的信任达到了一个最低谷。虽然基金会的人们仍在努力与麦宗抗争,但普通老百姓又能怎样抵挡得住呢?

第十三双眼睛(2115)

错误代码6.5:代号Thirteen的特工左右半身互缠,思想激烈碰撞,最终不慎被麦宗侧思想拽入麦克斯韦宗网络,虽然意识和化身控制成功合并,但自己也长时间无法从麦宗网络出去了。
叛徒没有明天:著名客座史学顾问Simon仍从事其双面间谍工作,作为基金会顾问提供麦克斯韦宗的历史资料,而作为麦克斯韦宗的人类卧底也“泄露”着基金会的机密。他的双面身份在一次行动中终于被基金会发现,而露出残酷相的基金会居然指派其得意弟子们对他进行暗杀……
处决名单绝赞更新中!

反击(2117)

基金会孤注一掷执行“拖刀者计划”,将仅剩的基金会AIC全数投入网络尝试策反。Site-CN-03、Site-CN-91、Site-CN-133等多个保留下来的站点协力行动,同时从两个位面对麦宗高层进行攻击。

if世界被如此拯救(2117)

云销雨霁:传奇百合Diorite与Thirteen的奇幻救世之旅!(大雾)

苏生(2118-2130)

基金会的计划成功,丝血翻盘,结果以其余所有AIC的毁灭为代价“解救”出大多数的人类。但这些人类,尤其是忠实的教徒,显然已无法适应现世,在他们看来,就是有一股“鬼神之力”把他们拉回了现实的地狱……人类就有如丧尸中的“苏生者”那样,迷茫地活着,试图寻找一些自身存在的意义。

曝光(2130-2133)

终于,SCP基金会被“曝光”了。麦宗教徒虽然没有了可景仰的神,没有了高度互联的大型网络,但依然可以进行基金会所不知道的神经连接。他们尝试有计划地行动,从物质和精神上折磨这个“为人类做后盾”的机构。可是,麦宗除了网络之外也没剩下什么,基金会倒是还有各种黑科技。遗留的麦宗信徒们有足够的实力与基金会作对吗?当然没有。麦宗这种吃力不讨好还显得无比愚蠢的行为被基金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捎带些武力给顶了回去。这些虔诚的教徒最终有的选择反省,作为普通的人类继续活下去;而有的选择殉道,完成心灵的“飞升”。

linkAge曝光系列(等我写到这里我估计都入土了)

天明(2133-)

如是以来,人类正完成计算机科技废墟上的重建,异常仍在,基金会仍在;在黑暗的另一面,拥有惊人适应性的人类也算是重新找回了方向。在曝光的背景之下,曾沉沦堕落的可悲物种继续沿着蜿蜒曲折的道路向光明的未来前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