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sbilws

这里是Tnsbilws,也是基金会世界观里的Tns博士,这里是放草稿的页面。

有关设定,Tns博士是作为现实扭曲者存在于SCP基金会,但没人知道她的实际能力是什么,基金会也无从得知。身份为SITE-CN-28【设想中的站点】的副站点主管,负责大多数人形Safe或Euclid,小部分Safe物品,或者信息异常类的Keter,并且管理着大多数无效化但可能复发的异常人类和异常物品。

所谓可能复发即指[数据删除],开个玩笑。严格来说,Tns博士负责的无效化异常,大多数都是经过她的手之后一段时间内就无效化了,但是没有他的监控下,仍然有可能复发,这是Tns博士管理的异常带有的特点。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X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被认为进入SCP-CN-XXXX的唯一方式过于苛刻且对精神方面的影响极大,已专门成立MTF-寅-468“自杀者”负责项目的探索,由MTF-Zeta-9“鼹鼠”提供技术支持。

SCP-CN-XXXX-1会定期离开项目,并寻找符合条件的人类个体将其杀害。

目前为了防止项目暴露于大众,已与SCP-CN-XXXX-1达成共识,定期安排执法人员对以上条件的人类个体进行合法抓捕审讯,尽可能将以上的人类个体判处死刑,并安排至基金会各个Site作为D级人员使用。

描述:SCP-CN-XXXX是位于未知位面的世界,与地球的环境相似并且仅能从地球进入。大部分地表由凝固的血液形成,海水、湖水由血浆组成,天空呈现为暗红色,并存在着血液蒸发形成的云层,该位面不存在植被,相对的被由凝结血块雕筑而成的树木以及花卉装饰品代替。

进入该项目的唯一方式为泡在[已编辑]中自杀,在自杀的过程中会对自杀者造成巨大的精神影响,并且自杀后进入项目的过程在生理上也极度痛苦,被认为没有经过加强版抗审问训练的人员会无法忍受,目前本文档相关内容仅对MTF-寅-468以及MTF-Zeta-9公开。

存在有在其中生活的人类个体,为SCP-CN-XXXX-1,自称为SCP-CN-XXXX的居民,SCP-CN-XXXX-1在大多数情况下相当友善。愿意与机动特遣队交流,且十分配合协助MTF-寅-468离开SCP-CN-XXXX。
经由与SCP-CN-XXXX-1的领导者对话,得知SCP-CN-XXXX作为“地狱”1上方的世界,为地狱剥除其所称的“有罪之人”的肉体,将灵魂交由“地狱”进行焚烧净化后,SCP-CN-XXXX-1将会把剥除的肉体转化为血液,与灵魂一同交换给“天堂”2用以重铸人类。

SCP-CN-XXXX-1会定期离开SCP-CN-XXXX,寻找并杀死以下条件的人类个体进行回收:

  • 曾经作为领导人物受贿或懒政导致社会崩溃。
  • 曾经作为军队领导人物或个人军队,侵略其他国家或城市。
  • 作为商人,通过行贿得到不法收入,或通过雇佣他人进行非法活动。
  • 曾经或现在作为恐怖分子,侵略城市。
  • 连环杀人、事故等重大案件的罪犯。
  • 实行过大量非法活动的帮派首领。

进行回收后,SCP-CN-XXXX-1会携带受害者的尸体返回SCP-CN-XXXX,并在项目内将尸体解体溶解,随后将受害者“灵魂”SCP-CN-XXXX-3交由项目里的生物SCP-CN-XXXX-2,SCP-CN-XXXX-2为不规则的,由腐烂的人类肉体组成的异常生物,可以携带受害者的灵魂穿过项目的地表潜入地下,推测是将灵魂交由“地狱”的方式之一。SCP-CN-XXXX-3为受害者的“灵魂”形态,有半透明黑色和半透明白色两种形态,半透明白色为已被“净化”的“灵魂”,半透明黑色为未被“净化”的“灵魂”。另外SCP-CN-XXXX-1表示正常死亡或意外身亡的尸体会在其被埋葬或火化后回收。

发现SCP-CN-XXXX-1以及SCP-CN-XXXX的存在的契机,是因一次有组织的暗杀行动。SCP-CN-XXXX-1伪装成一位███国家的███保镖,通过近身暗杀将███国领导者███杀害,警方随后调查没有发现███的尸体。基金会得知此消息并开始进行调查,在多次类似的事件中发现了SCP-CN-XXXX-1后,基金会安排了人员与其交涉。交涉本身并未成功,但基金会发现了SCP-CN-XXXX-1个体进入SCP-CN-XXXX的方式,随后安排基金会特工进行探索。

首次探索也以失败告终,归来的基金会特工由于受到进入方式的影响导致心智受到摧毁,并且在进入时因摔落进入湖水导致直接死亡重新返回,返回之后已几乎无法交流,基金会认为有必要成立专门的机动特遣队负责该项目的探索,随后成立MTF-寅-468“自杀者”进行探索,并由MTF-Zeta-9“鼹鼠”提供技术支持。第二次进入SCP-CN-XXXX的过程十分顺利,MTF-寅-468“自杀者”首次成功记录了SCP-CN-XXXX的情况,并成功与SCP-CN-XXXX领导者SCP-CN-XXXX-1-L进行了交涉,并被要求保密SCP-CN-XXXX的存在以及进入SCP-CN-XXXX的方法,仅允许基金会以探索的目的进入。

探索记录MTF-寅-468-A1:

出动人员:468-虎 468-龙 468-地
出动时间:2019年██月██日凌晨3点45分
携带药剂:强力镇静剂X4


3点45分:机动特遣队队员开始录像,浸泡在██中并准备服用氯化钠。

3点47分:激动特遣队队员服用了氰化钾,██开始反应并包裹激动特遣队队员。

3点50分:明显有骨折以及肉体撕裂的声音,20秒后██恢复平静,机动特遣队的摄像系统开始恢复。

3点50分:机动特遣队队员从暗红色的天空坠落,坠落的位置为一处湖面,1秒后队员打开降落伞降落在湖面附近的一处空地。

3点52分:机动特遣队队员注射强力镇静剂后开始探索,468-地提取了湖水以及地面的土壤,准备带回基金会的进行检测。468-虎检测通讯设备,无法与Site接入通讯频道,推测SCP-CN-XXXX并不与基金会同处于一个世界线。468-龙放出飞行无人机对附近进行探索。

3点53分:飞行无人机发现了一处地上城镇,由密集的低矮建筑组成,并且可以目击到有部分人类个体(既SCP-CN-XXXX-1)。被发现的SCP-CN-XXXX-1同时注意到了飞行无人机的存在,开始追逐。

3点55分:468-龙将无人机隐藏,与队员开始转移所在地,前往发现的城镇。

4点45分:468-龙的无人机被发现,近距离观察到SCP-CN-XXXX-1人类个体大部分存在肢体残缺或器官缺失,SCP-CN-XXXX-1开始讨论无人飞行器的由来。同时机动特遣队潜入了一座低矮建筑物,并开始观察附近的SCP-CN-XXXX-1。

4点50分:SCP-CN-XXXX-1开始警觉,安排人员开始搜查各个位置,发现了机动特遣队队员的脚印痕迹,激动特遣队开始撤离但被发现。

5点21分:468-地被SCP-CN-XXXX-1使用异常能力抓住,并威胁剩下的机动特遣队队员不要由任何动作。468-龙与468-虎开始与SCP-CN-XXXX-1对峙。

5点25分:SCP-CN-XXXX-1的领导者到达,并开始与激动特遣队队员交流。SCP-CN-XXXX-1会说人类的语言,并质问机动特遣队队员为何侵入SCP-CN-XXXX,机动特遣队队员展示了SCP基金会的标志并表明身份。SCP-CN-XXXX-1-L命令SCP-CN-XXXX-1放下468-地,请求与SCP-CN-XXXX进行交流。

5点30分至6点55分:机动特遣队与SCP-CN-XXXX-1-L进入了一座地上建筑,并被安排进类似“会议室”的房间内,SCP-CN-XXXX-1-L开始与机动特遣队进行交流。468-虎试图并成功取得了SCP-CN-XXXX-1的信任,SCP-CN-XXXX-1-L告知了SCP-CN-XXXX的由来以及社会构造,解释了SCP-CN-XXXX存在的原因。随后要求机动特遣队与SCP基金会保护SCP-CN-XXXX存在的秘密,并且不要告知任何人进入SCP-CN-XXXX的方式,目前允许基金会进入。

7点45分:机动特遣队与SCP-CN-XXXX-1返回降落地,SCP-CN-XXXX-1-L告知返回基金会世界的方法,随后机动特遣队队员潜入湖中并再次服用了氯化钠。与进入SCP-CN-XXXX的方式相同,同样出现被██包裹,以及骨折和肉体撕裂的声音,随后经历22秒的黑暗后,机动特遣队重新回到██的水池中。

交涉记录CN-XXXX-A:

采访人:468-虎
被采访人:SCP-CN-XXXX-1-L(SCP-CN-XXXX-1的领导者,亚洲女性,23岁,明显的特征为白色的发色)
记录员:468-地


SCP-CN-XXXX-1-L3咳嗯!那么,请坐,三位……特工,我好久没有说过这个词了。

1-L:你们的目的我大致理解了,虎特工,那么你们想要问什么问题?我会尽可能回答。

虎:非常感谢你的合作,女士,不过抱歉我得用SCP-CN-XXXX-1-L来称呼你。首先,1-L,这里是哪里?

1-L:直观的来说这里叫做“地狱上边的世界”,如你们所见,我们的地面是血块,天空是血雾,河水是血浆,连植物都是血块雕筑。但是更多人更喜欢叫这里“血世界”,毕竟这里到处一片暗红还散发着铁锈味。

虎:地狱上边的世界?这个地狱指的是欧美基督教的地狱吗?

1-L:怎么可能呢~(轻笑)基督教描绘的地狱不过是他们的想象罢了,我们可是每天都和恶魔和天使打交道。恶魔也没那么邪恶,天使也不是那么善良的主。要不然我们每天回收那么多人肉和灵魂干什么?

虎:那么你所说的地狱和天堂到底是怎样的,还有你们回收你们杀害的受害者是为了什么?

1-L:地狱,就是在你脚底下的世界,在和我们合作。我们负责回收肉体并且将灵魂和肉体剥除,灵魂交给地狱用炼狱火灼烧净化,恶魔们回收灵魂的罪恶,我们则是回收肉体的血液,我们的能力需要这些血液。至于肉体,最后地狱会把灵魂还给我们,和肉体一起送回天堂重铸人类。大致的流程就是这样,我们的这里的居民各自都有不同的能力,也分配到不同的地方做不同的事。

1-L:至于为什么要杀死那些人,一个人的罪恶到了一个界线,那些人就不那么容易死亡了。地狱和天堂都不能留着这么一个人在哪里破坏平衡,所以我们也接手主动回收他们的任务,可能我们的人的行为有些太过火,但是为了平衡,我们必须这么做。如果对你们造成麻烦,我深表歉意。

虎:那么为什么不对我们动手?

1-L:为什么呢?其实你们应该有自知之明。根据我的理解,你们是利用罪恶的力量守护秘密的人,某种意义上来说虽然是身负各种罪却依然坚守着良知,而且你们终有一天会死于他人或自己的手下。我们不需要对终将会死的人动手,那也会破坏平衡。

虎:那么,最后的问题。我们希望你们,能不要做杀害他人的行动,这对我们组织的行动有很大的影响。

1-L:十分抱歉,我们也在尽可能减少在公众面前杀害目标的行动。的确,我们如果过于暴露,也的确无法隐藏这个世界存在的事实,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你们能够保守我们的秘密,如果能为我们提供支援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们终归只能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如果你们敢暴露我们的存在,我们不得不视你们为敌人。

(记录结束)

SCP-CN-XXXX的居民以及领导者,貌似对基金会报以和平友好的态度,目的也接近一致,但是其行动基金会必须进行控制。以我的观点,我们有必要为他们提供一定程度上的帮助,我们可以利用合法的方式处理他们需要的人员,并将符合条件的人员纳入D级人员即可。——Tns博士

批准。——O5-██

交涉记录CN-XXXX-B:

采访人:468-虎
被采访人:SCP-CN-XXXX-1-L
记录员:468-虎


1-L:欢迎,那么这次您的组织派你来第二次交涉是吗?

虎:是的,没有错。我们的组织已经批准了一项决策,我们会为你们提供你们需要的人员。这次来是询问您意见的同时,对你们作更多的了解。

1-L:哦……那可真是……意外呢。本身我们只希望你们保守秘密即可,但是既然做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得不先替我的居民向你道谢,非常感谢你们的强力协助。

虎:那么,我要开始询问一些有关SCP-CN-XXXX,也就是这里的问题了,希望你能尽可能回答。

1-L:好的。

虎:SCP-CN-XXXX里这些建筑物以及居民都是从哪里来的?是原住民还是从别的地方来的?

1-L:并不是原住民,我们本身并不是在这个世界的诞生的。这里的所有人曾经也居住在你们的世界,是那个世界里具有无比高尚精神的人类,但是却因为怨恨而死亡。5000年前,地狱和天堂就已经无法承受过大的负荷,决定需要一个领导者,率领一个地狱上的世界,我也是那时候被地狱和天堂选上,开始领导这些可怜的人们,我们决定在这里生活,因为我们已经无法长期留在那个世界。

虎:也就是说你们曾经也是人类,那你们的异常能力又是从哪里得到的?

1-L:就是我,从我这里得到的。

虎:所有SCP-CN-XXXX-1的异常能力都是你提供的吗?

1-L:严格来说,我只是给了第一世代继承者能力。通过给他们更换血液,一开始这些能力非常纯粹和危险,而且过于耗费我们需要的血液,我考虑到后续的问题,就不在给第一世代以外的继承者了。

1-L:我要求他们,以自己的目光去挑选更合适的人成为我们的一份子,由他们自己去让下一世代继承他们的能力。逐渐的我们的居民,能力趋于稳定和实用,而且每一个人都听从我的指挥,我们的想法也趋于一致。

468-虎:那么你们的暗杀目标标准是什么?

1-L:一般来说,全人类都是我们的目标,但我们会权宜目标的价值,如同你们,我们只需要等待即可。更有价值的目标,是哪些被你们称为“罪犯”的人,无恶不作、烧杀劫掠、贪得无厌、懒政恶政,一切会破坏平衡的人类,就是我们最主要的。

虎:那么有关于1-L也就是你,你为什么会成为这里的领导者。

1-L:这个你只能去问我们的神了,我觉得就算是他也不一定能回答你。或者说是比神更上一层的存在也说不定,我只知道我曾经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改造人种,某天被天使和恶魔带走罢了。

(记录结束)

交涉记录CN-XXXX-C:

采访人:468-虎
被采访人:SCP-CN-XXXX-1-A4,缺失了左眼,并且左眼皮被划伤缝合,并没有痊愈迹象。将自己的左眼安装在挂坠中装饰并戴在颈部,16岁,欧洲女性,蓝发。
记录员:468-虎


1-A:贵安,特工先生,在下是██·████,主神大人认为我能为您解答问题,请尽管问在下,我都会尽可能回答的。

虎:非常感谢,抱歉我得用SCP-CN-XXXX-1-A来称呼你,那么首先,请问你们中的大多数个体都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1-A:如果说大多数的话,大部分都是因为遭受了不应该遭受了伤害而死去的人,比如我。(示意自己的左眼)在下是因为这种原因死去的。

虎:是被切开左眼皮失血过多吗?

1-A:差不多,在下…………拥有一只金色瞳孔的眼睛,现在它在这里(拿起挂坠)。在下是最优秀的学生,为在下的学院得到了无法替代的价值,却因为这只金色瞳孔遭到杀身之祸。切开了眼皮,一个人活生生的把在下的眼睛取走了。等到在下来到这里,我就知道我已经死了,前辈给予了我特殊的能力,让我取回了我的金色眼睛。

虎:也就是说,你处在你人生的上坡路,却因为自己的眼睛冤死,我说的对不对。

1-A:大致上,没错。在下为了学院绝不疏忽大意,尽职尽责,但因金色眼睛而死,在下无法释怀。如今取回金色眼睛,在下也已经讨回了公道。

虎:了解,那有关您这件事先说到这里。我先问一些别的问题,这些由人体组成的,形态各异的生物是什么?

1-A:嗯……其实在这里很多人都用不同的名字称呼他们,我个人喜欢叫他们精灵。利用他们说话的████,就叫他们喇叭。可能比较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血灵吧。

虎:他们将尸体拖入地面以下,是怎么做到的?

1-A:这里的地面是血液结块之后形成的,他们能够轻松的把这些血液重新液化然后钻进去。一开始可能看起来很奇怪,习惯了之后就像兔子一样,还是挺可爱的。

虎:之后呢?

1-A:这方面在下就不太清楚了,可能您去询问天神大人。或者……死神女士也可以,她叫做███,掌管着地狱的入口。

(记录结束)

与上方提到的SCP-CN-XXXX-1个体交涉时,SCP-CN-XXXX-1-D表示拒绝,并称自己不喜欢与任何人谈论地狱的情况。












《睡美人与不眠王子》


从前有个国王,称王多年却膝下无子,妻子郁郁寡欢,多年的生活已将她折磨的精疲力尽。眼看那预言即将成真,两位恶魔兄弟踏入了宫殿的大门。
哥哥说:“国王,我只需要您的一滴血就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但您的子女必须背负着您的预言。”
弟弟说:“当你子女背负了预言,您的愿望即可实现,而我们只需要您的一滴血,让这个交易成立。”

两人话术令国王无法拒绝。接过了银针,他立刻就答应这完美的条件,刺入指尖的银针带着血液,还给了恶魔兄弟,随后他们缓缓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十几年过去了,国王的子女也已经长大成人,公主即将出嫁,成为邻国王子的妻女。

如往常一样,公主穿着一身光鲜的礼服,欣赏着平原种植的奇异花朵——但她更在意着那一位青年,金黄色的头发被灰黑的尘土覆盖,双手沾染着无数种颜料形成了特殊的画卷,衣装虽不干净但十分整洁——而在那之上,是一张俊俏的脸庞,阳光的微笑令人感到温暖。

“抱歉殿下……看着小生是有事吗?”他回应道。

“啊!是的~在下很在意你在画的是什么,在下可以看看吗?”

回应着公主,画家将画布转向了她——那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鲜花铺满了平原。而在那之中,一朵更鲜艳的花蕊比任何花朵都要突出,那是公主,多么美丽而令人动容的模样。

公主微笑着,看向画家,尽管未曾说出任何一句话语,眼神中却早已透露双方的心思。画家倾慕着公主,公主欣赏着画家,两情相悦,一见钟情。

每一天,公主都会看望平原上的画家,每一天都作为她的画画的模特,公主的仆人都欣慰的看着两人脸上透出的幸福。画家每日不眠,只为了早早见到见到公主一面。

然而,这一切如梦如幻,终究在某天……打破了。婚约的日期即将到来,公主被禁足,不可外出。

“你必须出嫁,成为邻国的王子的妻女!这是让两国和谐相处的机会,不能因为你自己的私欲而被破坏。”国王愤怒的说道。

“不行!!我已经爱上了他,我不能就这么抛下他!我答应了,每一天都要让他画我的!”公主哭泣到。

“那行!来人!放逐那个画家!!”

如同往常,画家等待着公主的到来,然而来到的不是美丽的公主,而是城堡的卫兵。抓着可怜的画家,画家被放逐到了邻国。
画布被践踏,往昔的画作如今只是一团废纸,画家哭泣着,试图将画布擦拭干净,但早已于事无补。绝望之际,一只手搭在的画家的肩上,那是恶魔的手——恶魔兄弟的援手。

恶魔弟弟说:“看起来您失去了某个重要的东西,想必和这些画有关吧。我或许可以提供给您帮助,前提是你能给我我需要的东西。”

“恶魔!你走开,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要亲自回去找她。”画家含着泪水说。

“没有用的,画家先生。国王的心已定,即使你找她也于事无补。就做一个交易吧,放心~第一次的代价,我只需要这副画。”

只见恶魔弟弟手指挥动,画布的裂隙开始愈合,粘上的泥土脱落着——是第一次遇到公主时的画,完好如初。

“我只要这幅画,而我能给你的是能够让你富有的财宝!好好地利用!不要浪费哦。下一次的代价,可不只是画那么简单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