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选她吗?”

“媒婆”和身旁的虚空商讨着,随着发问将目光移向唐珞。

唐珞仍在状况外,但她清楚自己身上将要出现某些很不妙的事情。

“媒婆”手持的蜡烛将她脸上的褶皱照出可怖的阴影,作为房间内的唯一光源,唐珞片刻不移地紧盯着蜡烛所照亮的事物,但她仅仅只能看见“媒婆”的银发随着烛火闪烁而无风自动、看见“媒婆”与身旁那不可名状之物交谈时敬畏的表情,烛光正被什么拘束着,使得光局限在“媒婆”周边的一小块区域里无法延伸。

有什么藏身于光所无法涉及的黑暗里,而“媒婆”正在和那东西交谈。没传来一丝声音,也看不见它的外形,可唐珞借由“媒婆”口中的话语确定有东西在给“媒婆”提出的一个个问题以答复。

作为GOC特工,唐珞面对过很多置身于诡异黑暗中的情况:击毙绿型个体途中被绿型致盲、处理敌对异术家遭异常艺术材料泼面、在无光的异兽腹中重复体验着坠落的恐惧直至精疲力尽……很多时候唐珞都必须独自面对漫长的黑暗,期间还要去应对黑暗中的威胁。

进入房间前主管始终强调她不会受到伤害,可是唐珞此时比上述任何陷入黑暗的时刻都要更如履薄冰。


“不合逻辑?异常本身便不遵循常理,追究异常的逻辑性于我们这样的专业人士来说太幼稚,况且这个方法在你之前联盟早已用过多次。——就像银器能对吸血鬼造成伤害、SRA可以压制现实扭曲实体、被切成两半的洋葱是拯救K级末日情景的关键一样,把你嫁给基金会能抵御它对联盟的打击不是再正常不过么?”

“你的出嫁将为我们带来力挽狂澜之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