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会时间

项目编号:SCP-CN-100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 由于SCP-CN-1000的异常性质仅在其内部区域生效,且无任何扩张迹象,故目前仅有一个临时站点位于SCP-CN-1000边缘地区,确保无任何无关人员入内。

描述: SCP-CN-1000是一片位于中国██市██区的玫瑰花园,面积大约为500平方米。项目的异常性质主要为任何人类个体进入项目内部时,左手大拇指会感到持续的轻微刺痛,这一效果会在受影响个体离开项目时立刻消失。

您目前所浏览的页面为本项目的最终版本,若要获取历史版本请点击此处。

公元1737年7月12日

真他娘的晦气,本来还觉得那花挺漂亮的,说不定摘一朵给了隔壁阿荣她会高兴。可这怎么还有花上面长刺的,疼死我了。不过这花还真厉害,也不知道谁种出来的这么一大片,好像村长也还不知道。算了,疼就疼吧,赶紧多摘点去,被村长发现了就全没了。

公元1740年2月2日

这天一冷,手就疼啊。听说隔壁家老二上次掉河里捞起来以后是腿疼,我这是手疼。到底咋回事啊,大夫也说没啥毛病,可就是疼。哪有被花扎一下能疼三年的啊,真是见了鬼了。

公元1749年6月1日

这么多年,可算是我家抱上个小子,我这也算是有了后了,可惜我爹死的太早没看见。说起来今天好像手也不疼了,嘿,这可真是神仙保佑了。

公元1772年4月8日
今天去后山那片花哪里摘了点送给阿芳了,还真好,下周就去提亲吧。不过就是不小心被扎了一下手,有点疼,看看有时间去找李大夫治一下吧。

公元1776年2月9日
隔壁家小子居然中举了,这家伙咋搞的,就这家伙我知道的一清二楚,就他也能考上,真是邪门了。不行,一想起来就疼,那花怕是神仙种的,来罚我偷偷摘了吧。

公元1784年8月22日

四个姑娘了,真不容易,总算来了个小子,还有七斤多,咱这一家又有后了,我爹也是要笑的到处张罗去。对了,抱孩子的时候好像都感觉手不疼了,真好。

公元1800年9月3日

今天沈子带我去了那片花地,天知道他怎么找到那么背的地方的,姑娘们怕是都爬不到那地方去。估计没法拉着小花去了,只能我摘点给她了吧。

公元1812年7月25日

哎,大夫说我家这娃是一个肚子里有俩,不好生,咋办啊。看阿花躺着那样子我也难受啊,神仙保佑,安全把我家孩子生下来吧。不对,这是真疼,不能想了,越想这手是约疼。

公元1845年12月9日

看我家这小子,都会满地爬了,真是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哎,可惜爹和大哥都死的太早了,我也好久没见过侄子了。对了,上次记得侄子他还说手有点疼,找个机会给他带点我这的药过去吧。

公元1879年2月5日

有点听不懂啥意思,不过那些家伙是打算让我加入他们组织,好像还是皇帝下的令,看来我这是不能不去了。阿秀还怀着孩子,真是糟糕,也不知道能不能连阿秀也一起带上。

公元1903年4月3日

妈的,追个人怎么还能追进玫瑰花园里面的,真是扎死我了。还好这基金会的医生够厉害,基本都没啥问题了,就是手还是有点疼,估计过几天就好了吧。

公元1906年6月21日

听说丽芳这次生了个男孩,还好还好,这下放心了,不过我好想还是得等到年底才能回家看看。算了,还是继续准备出任务吧,居然又要去那个玫瑰园,前两天我的手才终于不疼了,可别再来了。

公元1933年5月7日

天,差点就回不来了,那些该死的家伙怎么知道我们的位置的。还好有片玫瑰园能让我躲着,不过那些玫瑰刺可真是扎的要人命啊。不行,先再去治一下吧,手还是疼,估计是还有什么毒素。

公元1957年11月9日

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假情报了,那个该死的异常植物到底在啥地方,害得我又翻了一整天的玫瑰花,手都要被扎肿了。哎,不过还好她总算愿意和我约会了,准备一下就去吧。等等,这是不是说我又得碰玫瑰了。

公元1972年1月4日

好冷啊,真受不了,到底是啥人才能在冰上面种出来玫瑰还能活啊。收拾残余又花了这么长时间,见鬼吧玫瑰,好疼。

公元1989年3月3日

终于有机会结婚了,基金会的工作真是忙啊,好不容易有个空闲可以准备婚礼了,今天下午我们就去看婚纱。真是太好了,不过就是手有点疼,上次回收的那个玫瑰该不会效果就是让人的手一直疼吧。

公元2003年5月29日

今天梁叔说我学的不错,异常的分类全都记忆正确,还有那段收容措施也写的挺好的。不过听他们说,我还是得够了年龄才能加入基金会啊,好像我爸也是一直到16岁才正式入职的。说起来,我又想他了,哎,基金会里工作也确实是生死无常啊。
手又有点疼,奇怪,我也没碰过什么东西啊。

公元2007年8月22日

好累啊,收容异常这工作还是累死了,居然要和那么大的东西打,还好安全获胜了。
总觉得手又开始疼了,从小都这样,到底怎么回事。

公元2014年1月2日

偶然去了一次爸爸的墓,听说那里是他最后一次出勤的地方,可惜不幸阵亡了。那里种着好多玫瑰花,爸爸他很喜欢玫瑰吗,不太清楚。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些玫瑰,感觉手真是疼的要命。

公元2018年█月██日

明天又要出勤了啊,目标地点好像是一个异常植物园。说起来植物了,不知道爸爸坟旁那些玫瑰花怎么样了,或许有时间还是该再去看一次吧。
不行,一想到玫瑰就好疼。

“灵魂遗传化”计划目前受试个体名单


SCP-CN-1000-1:无异常表现,于1769年6月3日死亡。

SCP-CN-1000-2:无异常表现,于1804年8月26日死亡。

SCP-CN-1000-3:无异常表现,于1839年8月1日死亡。

SCP-CN-1000-4:对象检测出隐性模因危害,为同卵双胞胎个体,于1858年12月11日死亡。对象的弟弟被检测出有轻微模因抗性,随后加入基金会,于1872年5月3日正常死亡,后代未检测出异常。

SCP-CN-1000-5:对象检测出隐性模因危害,已加入基金会,于1889年7月6日死亡。

SCP-CN-1000-6:对象检测出隐性模因危害,已加入基金会,于1926年6月27日死亡。

SCP-CN-1000-7:对象检测出隐性模因危害,已加入基金会,于1939年4月5日按原定计划死亡,尸体已投入玫瑰园,精神萃取药剂已投放。

SCP-CN-1000-8:对象检测出中度模因危害,已加入基金会,于1961年7月22日按原定计划死亡,尸体已投入玫瑰园,精神萃取药剂已投放。

SCP-CN-1000-9:对象检测出中度模因危害,已加入基金会,于1992年11月8日按原定计划死亡,尸体已投入玫瑰园,精神萃取药剂已投放。

SCP-CN-1000-10:对象检测出完全模因危害,已加入基金会,于2018年█月██日按原定计划死亡,尸体已投入玫瑰园,精神萃取药剂已投放,精神变异程度已达到理论极限

“灵魂遗传化”计划提案

先生们,今日时间有限,请允许我直接开始我的论述。

众所周知,基金会目前在模因上的研究还极其浅薄,虽然我们已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利用模因,但是对于模因的解析依然是停滞不前。这毫无疑问是不正常的,如果我们对我们的工具没有充分的认识,那么一旦它失控,便有可能造成巨大的威胁。

说起模因,到底什么是模因?一般来说我们都会对新晋的研究员们说“模因就是文化的DNA”,至于更详细的内容让他们去工作中学,可是模因真的就是可以如此简单的概括吗?破坏一个人的DNA只会改变他的身体,不会大幅度改变他的精神,可是为什么那些模因危害却可以直接让人死去或者变成什么更可怕的东西?莫非真的是这个世界意识决定物质,唯心高于唯物吗?不对,如果我们真的说模因是文化的DNA,那么它理应是与DNA同层次的东西,至少也该有一些相似之处。

我们的身体都在无时不刻的复制DNA,可是我们却无法复制模因,为什么?DNA可以在一代代生物间传递,但是我们从未听说过模因的遗传。我并不认为它们不存在,我想它们仅仅是还没有被发现而已。如果说我们通过操纵环境可以改变生物进化的方向,那么我们操纵精神所处的环境也理应可以改变它的方向。

因此,我提出了这个计划,我希望可以通过基金会人为操纵,使得某个人类个体与其后代在其不断的繁衍过程中始终处于某种特定的精神环境下。这并不是说要让他们受到模因危害,可能仅仅是让他们一生都觉得牙有点塞,或者手指有点酸,仅此而已。各位手中有一份此方面的研究手稿,我们近期的实验也证明了其合理性,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样的行为可以起到与人工育种一样的效果,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培养出精神上的变异。我想,那就是模因的真身,精神上的变异。如果实验成功,我们将从此获得随着我们的意愿制造模因的能力。

Kay Carroll博士
1748年5月9日

“灵魂遗传化”计划进度报告

先生们,关于目前正在执行的灵魂遗传化计划,近日有许多撤销本计划的要求。而撤销的主要理由是这一计划消耗了基金会大量资源且无明显成效。对此我将进行一些近期工作的说明,以此展示我们的计划绝非浪费资源。

首先,各位手中已经有我们至今为止的实验体状况了,或许是反对本计划的基金会成员还未了解到我们最新的进展。事实上在第四代实验体中我们已经可以检测到模因的存在,只是还依旧呈隐性,无法表达出其效果。同时,第四代实验体的同卵双胞胎个体则表现出先天的轻微模因抗性,这也证明了我们计划的成效。在培养出人工模因的同时,我们也可以培养出人工抵抗模因。

毫无疑问,这个计划意义重大,只要我们完成,那么基金会就可以拥有控制模因的能力,无论是量产模因还是抵抗模因都拥有了先决条件。在与异常和与敌对组织的对抗中,如果我们掌控了这种技术就可以建立起巨大的优势。部分同样拥有模因制造技术的组织大多只是在已有异常的基础上加以改造而已,也就是说他们并不会有人工制造抵抗模因的技术,这一点将成为我们决定性的优势。

Mash Carroll博士
1812年9月12日

“灵魂遗传化”计划重启申请

先生们,今天我要提出一项请求,我们应该重启被中断的灵魂遗传化计划。

虽然不可否认,此前本计划的确出现了严重的疏忽,对于计划所需时间的长度的计算出现重大失误,导致这一计划几乎不可能被完成。但是目前,我们已经成功研发出了将计划进程加速的技术。各位手中已经有我们最新的研究成果了,此前计划进程缓慢的主要原因是有大量的变异被浪费在了实验体的父辈上,这一部分变异由于仅仅是隐性模因,即使在父辈去世后也无法被重利用,而是会自然消散。

但是目前,我们已经研发出了一种可用于将存在于精神中的变异单独抽象化提取的药剂,这种药剂可以在试验体的父辈死后提取出其父辈精神中的变异量。虽然以目前的提纯度还不足以直接将其注入试验体精神,但是我们可以将历代试验体死后提取出的变异互相混合,这并不会影响到结果,反而可以数倍加速变异的累积。

当然,我们也了解这样的计划违背基本人权协约,但是我必须指出如今世界局势已经非常危急,而我们对模因的研究依旧进度缓慢,这并非是我们所希望得到的结果。至少我们必须选择牺牲一些东西来换取我们在异常研究与利用上的领先,而我的建议是牺牲大约3个到5个人。

Kael Carroll博士
1901年7月4日

“玫瑰园计划”终止公告

经由O5议会与基金会内多个部门联合调查,已确定Samuel Carroll博士长期将未知来源的异常研究成果伪造为自身所得,并依照其内容制定“玫瑰园”计划。目前尚无法判断Samuel Carroll博士是否叛离基金会,故其仍被扣押且解除所有职务。

考虑到Samuel Carroll博士对基金会在模因研究方面做出的卓越贡献,若最终判断其未叛离基金会,则将免于处死与降为D级人员,改为清除所有与基金会相关记忆后对其进行终身监视。

Samuel Carroll博士研究内容的来源仍在追踪中,其中经过审查的模因制造技术可被在基金会内部公开使用,其余部分禁止以任何方向进行实验。

“玫瑰园计划”的原实验场地目前已被认定为Safe级异常项目,考虑到其基本不具有危害性,基金会决定将其保留,同样以纪念基金会最初的人工模因。

O5议会全体成员
2018年█月██日

██████████

如果你看到这里,那说明你应该是我的孙子,曾孙或者随便什么后代吧。我是Claire Carroll博士,你的某一代祖先,同样是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基金会,那就算了吧,不用再看下去了,只是浪费时间。

总之,有一天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或许是个空间异常之类的,反正和这封信在一起的那些东西掉到了我面前。里面是不知道什么人对于模因的研究记录,虽然他们的那些手稿繁杂的根本看不懂,还有不少闻所未闻的记号。不过从我能辨识的部分中,直觉告诉我他们说的是对的,他们的那个实验可以成功。那些手稿里就是基金会最需要的东西,控制模因的技术。

这是来自我的托付,我已经快要死了,这个实验我已经拜托给了我的儿子去做,但是我想恐怕就算用尽他的一生也无法做到。所以你,如果从你的父辈那里得到了这东西,拜托了一定要让这实验继续下去。

对了,基金会是不会允许我们用这种来源不明的东西实验的,你一定要把所有东西都伪造成自己的研究成果。这并不是欺诈,记住,我们从不在意这种研究可以为我们带来怎样的功名,但是基金会需要这项技术,我们必须获得。

最后,还有一件事。那些送来的信件中的第四封绝对不要看,除非基金会已经拥有了解析模因然后反制的技术。那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已经受了他的影响了。现在我把自己全身绑着才能写下这封信,但是我的右手还在不停的握着笔想要刺进我的手腕里。如果有一天,你们已经可以解析这个自杀模因,再去打开看吧,那时我们就已经成功了。

Claire Carroll博士
1747年12月2日


项目编号:SCP-CN-████

项目等级:Explained

特殊收容措施: 虽然SCP-CN-████已被成功解析,但由于其潜在的威胁性与其对基金会的纪念意义,其仍将被保存在Site-██的标准Safe级收容间中。

描述: SCP-CN-████是一封书写者未知的信件,其具有模因危害,可使任何阅读者进行永续性的不受控的自杀行为。目前基金会已成功将项目所含模因危害解析,并成功制造项目所对应的抵消模因。

项目被发现时为基金会的五位博士所有,最初来源则不明。

我们做到了,解析模因,控制模因,制造模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