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元素与枫元素的交互实验报告单:也许还要加入更多的赤铜矿”》

清早醒来,你马不停蹄地前往站点食堂准备开始自己充实的一天——先从自己的肚皮开始吧。

你觉得今天的站点好安静啊,走廊上也没有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人。

站在食堂门口踱步时,你听到了Eyre和Cloudbear的窃窃私语,你看了一眼他们的胸牌:技术部门,三级研究员。

“你听说了吗,Element出事故了。”

“哈?”

你拿出手机连接基金会内网查看了一下,果然,“高级职员”的列表里已经没有了她的名字,

“千真万确,我今早从主管办公室门口路过看到他正在对Element进行人事调动,还开出了殉职报告单,据说原因是在一次异常无效化行动中被反噬了。”

“啊这….”

你觉得没必要听下去了,便径直走进食堂。

就在此时,食堂内警铃大作,正当你在咒骂自己该死的运气时,你发现站点医务人员将一个女孩子抬上了担架,送去了急救室,随后警报被关闭了。

“她怎么了?”你问向旁边的Limbo。

“不清楚,据说是因为在吃食堂特价的豆子鸡腿面时心脏病发作了,她叫什么来着,Jane是吧。”

“……”

你更愿意相信是豆子鸡腿面导致了她病发。


你细细的品味着一杯咖啡,思考着待会即将进行的异常交互实验。这次实验的对象是SCP-CN-████。而受试者的名字却被打上了黑条,旁边的安保等级标注了她是一名4级研究员,或者说,曾经是?

“害,这实验对象的名字也是黑条啊,就跟█████████一样。”

“嗯?等等,为什么我说话带黑条?!”


你站在控制台前,按下了某个按钮,收容间大门缓缓拉开,你看到了悬浮在收容室中央的一束纯白色粒子,那光实在是太微弱了,以至于使用全反射黑塑材料衬里的收容间都无法完全的映衬出它原本的样子。

你突然想起了这就是导致Element出事故的那个项目。

你咽了咽口水,十三年的工作经验迫使你保持冷静,在这种场合下,任何的纰漏都会导致毁灭性的后果。

你按下了另一个按钮,一个人从一旁的房间走了出来,竟然是..Element?

“啊这….”

你还想说点什么,但一旁的Limbo按下了扩音键,说到:

“现在进行关于项目的第12次交互实验,若本实验失败,根据O5议会命令,将无限期暂停对该项目的实验审批。加把劲吧,各位。只要我们不停下来,道路就会不断延伸。”

按照你的指示,Element…怎么说都行,走进了收容间内。这时,你们两人的目光汇聚到了一起。

你有种今天会死在这里的感觉。


“吼吼,你就是我的master吗?”你望着控制台前站着的研究员,心中嘀咕了一句。

你曾经是Maple Element,曾经是一名四级研究员,曾经在主导一次异常无效化行动时被反噬,从那之后,你获得了超自然的力量。但同时,你的原本的人格也消失了。

为了不被当成异常项目研究,你加入了迫害性异常职员保护计划,从此作为一名异常职员为基金会效力。

你看着收容间中那个让你变成现在这样的异常项目,心中充满了厌恶。

“光翼展开!”你说道。

从你的身后延伸出了无数道光束交织成了翅膀,你对这种力量感到十分满意。

你望着那束白色粒子,说:“我是她的遗产,她的承诺,她的‘回生’!”

“神威灵装·一番Eheieh,现!”

一道道白色的光芒汇聚到了你的身上,由纯白色所构成的沿着身体曲线向上的长裙,如同盛开花朵般绽开的短裙,以及浮游在头部上方的圆环中伸出来的光之丝绸组成了你独一无二的灵装。

“绝灭天使Metatron!”你喊道。
紧接着,湮灭的粒子在你手上汇聚,在炫目的光芒消散后,你的手上多了一把剑。


你的眼皮子直跳。你望着收容间里的Element,看着她施展的灵力,突然想起了你曾经查阅过的一批从被放逐者之图书馆截获的历史文献。

在卡巴拉生命之树中,Kether,第1的质点。主司思考与创造。数字是1、颜色是白色、宝石以金刚石为象征。惑星以海王星为象征、代表王的侧面。神名是Eheieh。守护天使是Metatron。同时和被称为最终之剑的Malkuth相应。

错不了,这是,精灵啊….


“最终之剑,爆裂吧现实!粉碎吧精神!放逐这个世界!”

剑身汇聚了一层白色的光芒,你闪现冲向了异常项目。

突然间,异常项目幻化出了人形,那是一位温柔和蔼的女性。她缓缓开口说道:“怎么,Element,零号元素创造了你,赋予了你灵力,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

“うるさい!1”你挥剑劈向了她,打断了她的话。

“看来,是时候热热身了。”她说完,便开始了吟唱。但你想趁着她的前遥CD来干掉她。

“最终之剑,哈撒给!面对疾风吧!”从剑刃汇聚出的白色光芒形成了一阵阵枫之光束,不可阻挡的飞向异常。

*miss *miss *miss *miss *miss

“*看来你会有一段坏时光。”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鸟儿在歌唱,鲜花在绽放……在这样的一天里,像你这样的孩子……应该在地狱里燃烧!”

“什么?”

你还没有反应过来,异常项目睁开了一只审判眼。你貌似听到了背景BGM。

“*这真奇怪,不是吗?加斯特冲击波!”

一只巨大的骷髅头凭空出现,从口中向你发出白色的射线。

“就这,就这?”你无情的嘲讽着异常。

“重力操纵,业报惩罚,加斯特冲击波,骨牢,闪屏攻击!”异常叫嚣着。

一连串夹杂着弹幕和骨头的冲击波向你飞来。

“正在进行机动飞行!”你灵敏地躲开了攻击,但有一块骨头还是打中了你的小腹。

“这..谁会一上来就放大啊,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可算是最强巫女呢!枫元素,悲叹之种!”

突然,整个世界变成了黑白,时间貌似在这一刻静止了。

*Element 使用了一次 厉害的攻击

*零号元素 HP-40 射击精准度-5%

下一刻,世界恢复了运转。

“刚刚是怎么回事?”你正要细细思索,却发现一团巨大的光球朝你袭来。

“这也太imba了。”异常喊道。

“不好!”你注意到了光球内即将湮灭的能量。

“绝灭天使!”话音刚落,一团炫目的光笼罩了整个收容间。


“啊,这…..”

你站在控制台前,看着异常一步步走出收容间。

“站点一级预案启动,所有机动特遣队人员坚守岗位,站点核弹头部署程序启动!快让电磁炮部队来增援!”你喊道。

“木大那木大那!马上,我就会把枫元素同化,然后,创造更多的精灵,统治这个世界!SCP基金会,你们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不愿意听这个婆娘讲话,把手放在了站点核弹头启动开关得玻璃防护板上。

突然,一道炙热的光束向你袭来,你的胳膊被硬生生斩断了。

“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惨叫声。

“难道,就要到此为止了吗?….”因为失血过多,你的视线渐渐模糊,你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在这里,就在异常斩断你的头颅前的一刹那。

“ 龙神の剣を喰え!2”你看到Element闪现到异常身后,一剑砍下了它的头颅。

异常应声倒地,白色的光粒消散在了空中。

Element使用灵力止住了你伤口的血,捋了捋头发,笑着向你说道:

“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