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st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000

项目等级:Regular

特殊收容措施:无1

描述
SCP-000是一种观念;它可以被认为是一种模因,但是这样做并无特别意义。项目是正常的,并且它本身是“正常”这一概念的完备定义,也就是说,是一切“异常”之所以被称为异常的对照标准。未受SCP-000影响这一状况是一种绝对的异常和异常诱因。
项目存在于几乎所有人类的意识中并对他们的认识和行为起到决定性的指导作用;当然它也存在,并且理应存在于基金会中,正如此文档的存在所昭示的。项目并不需要保护,也无法被收容,而试图控制它将导致一个逻辑上的矛盾。对项目进行完整的说明是不可能的。
项目的项目等级不可具有保密性,此文档的存在旨在帮助阅读者明确地意识到项目的存在(事实上,基金会内外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原则上任何人员都可以查看此文档,包括D级人员以及与基金会无关人员,且此文档中不应存在任何遮挡,资料删除以及任何其它影响阅读的因素;因此,储存此文档的介质必须与其它文档完全隔离。
此文档将引入公共互联网链接,请确保你的浏览环境经过消毒。此文档的豁免特性不会延伸到阅读文档过程中产生的任何其它连带后果。



说明部分

  • 自然齐一性原理(Uniformity of Nature),简称UN,最初由英国人约翰·斯图尔特·穆勒作为可讨论概念明确提出,但许多迹象表明在此之前很久就已经有人类个体意识到并且对它进行思考了。关于它最有名的论述来源于苏格兰人大卫·休谟对归纳法提出的问题及其延伸(被称为“休谟问题”)以及德国人伊曼努尔·康德对休谟的反驳2。(这也许会帮助你理解“休谟指数”和“康德计数器”名称的来源。3

  • 它的核心概念在于,人类所有的认识和行为都建立在“未来将与过往经验相似”的假设上;这一原理是归纳法成立的前提。不论是经验还是科学规律,一切有效论断事实上必须以UN的成立为前提,物理学中,著名的相对性原理4,等效原理5以及量子力学中的对应原理6都被视为是UN的体现;正因为它的影响如此广泛,几乎无所不在,大部分人反而并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

  • 但是在那些意识到它的人当中,有些人试图对它进行质疑(或者实质上提出了类似的问题或说法),最有名的例子之一是犹太人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在他的博士论文中证明了“任一有限项序列均存在任意解及其通项公式”这一命题,例如对于1,2,3,4,5这一数列,通常一般人会认为下一项是6,但是事实上对于任何数作为下一项都可以求出其通项公式。这意味如果我们将数学归纳作为视为UN的体现,这一表述将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这一表述在该语法体系下是恒真命题,也就是说,根本不存在在语义逻辑上应该被称之为“异常”的情况。


来自基金会的一位哲学,语言和逻辑学家


在UN不成立的范畴/角度下,语言,逻辑,数学或者物理有意义,会存在吗?我们会说话,问问题吗?我们的语言和符号系统要如何有效地描述这个范畴/角度?

举个例子,当我们提到“红色”这个概念的时候,“红色”这个概念有意义本身就昭示了一种UN,或者“被我们称作UN的东西”,决定“红色”这个描述有意义的尺度,例如一系列可以被描述为“红色”的事物,乃至相对比的其他颜色,以及它们的父类“颜色”这一概念。否则对于无穷多的每一个具体的事物的完全不同,无法类比的属性,我们从语言中分配无穷多个词语去分别地,无法类比地指代或者描述它们有意义和可行性吗?UN对于我们用以讨论的语言来说是一个内禀的属性,我们根本无需也不可能假设一个UN不成立的宇宙,因为假设这样的宇宙对于语言来说是自相矛盾的;事实上,“宇宙”这个概念本身是一个语言中的概念,同其他任何概念一样;当我们对“宇宙”这个概念产生任何一种想法和描述时,它就已经在相应的尺度上具有UN了。

这实际上是个推广版本的人择原理7,它揭示的是:UN本身至少是认识和语言的根本属性(并且我们并不能就此断言更多)——或许我们应该把它改称为“UL”,即“Uniformity of Linguistic”(语言均一性)——但是人们常常把它看做是认识以外的,物理的或者形而上的某种“客观世界”的,比如说“宇宙”的属性,并反过来影响了我们的认知。

但最终逻辑的问题最终仅仅是逻辑,语言的问题最终仅仅是语言,它们仅仅是由符号构成的形式,而不是,也不能严格的推知那之外的,我们通常称之为“现实的”东西;甚至任何关于它们在‘现实’中的有效性的问题都不可能是它们内部的问题,想要从中获得之外的答案总是徒劳无益的,我们实际上只是关注到了它通常有效但并不总是如此的特征罢了:前者使我们产生形而上学观念,后者使我们怀疑它。
(关于“家族相似性8”的说法本来就意味着自然语言本质上由具体,复杂而几近于不可知的具体历史过程所塑造,而对于这些过程的描述本身也必须依赖于一个语言体系,包括这一说法本身)

最后意识到这一点的人们只能从有无限可能但仍然太少的语言中间无伤大雅的挑出仅仅一个词语来标记或者指代它——因为任何描述都是不可行的,所以使用更多的词语也没有意义,乃至于这个词语本身也是无意义的,只能寄希望于其他人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最后,试图跳出整个圈子来的时候,能够看到这个标记,并且理解自己同他们想到一块去了。

我看到他们选了这样一个词:















































存在9













































“存在即合理”是一切循环论证的最终范式,而“存在先于本质”是一切无穷倒退10的最终解答。

“没有异常”这一事件本身可以被视作是最大的异常,我们身处其中却毫无自觉。

并非万物皆虚,万事皆允,而是存在即虚,存在即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