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de Erika

[[tabview]]
[[tab SCP-CN-700]]

评分: 0+x

项目编号: SCP-CN-700

项目等级: Safe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当前基金会正努力关闭该手机游戏在网络上的所有下载源,并正在开发远程手机控制技术以确保将此手机游戏从所有移动端设备上卸载。对已发生事件应采取掩盖措施,消除影响,避免外交事件和武装冲突的发生。
██\██更新:当前基金会已通过发布免费游戏版本升级包方式使该SCP的异常性质消失

描述: SCP-CN-700是一款由████公司开发的智能手机端飞行模拟游戏。游戏名为:██████。游戏内容主要为一系列驾驶飞机起飞,飞行或降落的关卡。游戏的地图均为现实世界存在的地点,尽管在建模和场景方面有着差异,但城市的位置与规模与现实世界基本一致。游戏中可供玩家操控的飞机也为现实中存在的型号,但其在游戏中的命名与现实中不一致。游戏中的飞机分为两类:运输机/客机和作战飞机。运输机/客机型号为:波音公司波音737,安东诺夫公司An-225,洛克希德•马丁公司C-130,空中客车公司A380,洛克希德公司L-049,塞斯纳M2;作战飞机型号为:F-4,F-14.F-16,F-18,F-22,F-35,A7,C-2A,AV8B,Su-47,EF2000,以及Mig-29K。

其主要异常在于,当不特定玩家在操控任意飞机进行任意一关的游戏时,其所操控的飞机会在现实中出现,并表现为一实体,而且会被雷达探测到。通过监测游戏在线人数及事故报告等手段,基金会得出当前异常出现率大约为1.35%~3.71%。通常这些飞机机身上没有任何明显标识,对其进行呼叫也不会应答,在飞跃他国领空时都没有进行备案。这些飞机通常会在游戏中地点对应的现实地点上空出现。当飞机在空中飞行时,飞机的姿态与玩家在游戏中操控的一致,但当在起飞,降落阶段时,若玩家操控不当使游戏中飞机坠毁,现实中飞机会在触地的瞬间消失,类似如全息投影突然关闭。若飞机平安触地,则会在游戏关卡通过之后消失且总也不会引人注意。

当异常出现时,通常会引起当地空中管制部门的混乱与军方的戒备。当异常与其他飞机航线重合时,其他飞机会急忙躲避,以避免事故,而地面指挥管控部门会忙于规划新路线,紧急清空跑道以容纳异常降落。
若玩家操控的为军用飞机,通常情况下该异常会引起当地军方的监视伴飞与拦截。若异常军机为只有一国或极少数国家装备的型号(如F22,F35,EF2000,SU-47等),则可能会在特定国家之间引发外交关系紧张乃至武装冲突。但需指出的是,国际关系之间的变化并非由异常直接引起,而是取决于当事国之间对于军用飞机侵犯领空事件的正常反应。在两国之间通过外交手段化解矛盾与危机被证明是可行的。

附录: 事故报告████:██月██日,基金会雷达监测到一架身份不明飞机自███方向飞向██,随后█████从各个基地起飞大量飞机对其进行监视与护航,此举被███████海军探测到,███海军航空兵随即紧急起飞█架轰炸机与█架侦察机,██架战斗机组成编队前往事发海域,驻██,██的█军也出动了大致██架飞机意图探明情况。为避免任何潜在的外交与武装冲突,基金会迅速与各方政府秘密接触,平息此次事件。需要注意的是,Site-██的主任在事件初期曾压制了对此次事故做进一步监视与抑制的建议。
目前仍在研究此事件为巧合或人为操控。

受访者: Dr.Wong

采访者: Dr.Wong
前言: 这篇访谈记录很特别,你也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篇自述,因为是我发现了这个SCP,然后又由我去研究它。所以我们就没必要像精神分裂一样自己去向自己提问,然后自己再去回答他,再记录下详细的时间,最后形成一篇像被某个SCP感染了一样的文档。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凑巧,不是吗?
<记录开始>:

事情是这样的。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喜欢那些模拟飞行游戏,我的电脑几乎都被这种东西占领了,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基金会的。甚至有一次上班时间玩游戏被站点主任抓到,于是他给我送到站点的后勤部门让我修了三个月的飞机.
有点扯远了,让我们,其实是我,回归正题。具体是哪天我记不清了,从我的应用市场里蹦出一条推荐,说的就是这款新推出的模拟飞行游戏。我当然迫不及待的下载了它,下载的人数似乎还挺多。玩了几次时候感觉还好,于是它就一直待在了我的手机里。
大概是2,3个月之后,目击UFO或者是各种“灵异事件”的报告就开始多了起来,我们当时正被站点里的一堆现实威胁搞得焦头烂额,自然没空去关注这些事情。到后来,几个国家的关系被弄得很紧张,似乎是因为飞行器侵入领空之类的事情。说实话,没人在意这些。俄国人和美国人的飞机成天在叙利亚上空飞行,也没看到阿萨德有多气啊。
不过,转折点到了。
大概是整个站点里找不出来第二个能跟德国分部那帮纳粹打交道的人,站点主任把我从停机坪上拉出来,给我穿的人模狗样的,扔给我一个行李箱,就把我踢上了去往德国的飞机。
还好汉莎航空只要求打开手机飞行模式,不至于让我因为无聊死在飞机上-即使是一个靠窗的座位也不能。当然,在飞机上安顿好之后,我就立即打开了那款游戏。我先玩了几次任务,觉得腻了之后,就换成了自定义飞行模式--这个能让你自由的在游戏中的任何机场之间起降,而且最棒的一点是时间是和现实中一致的。于是我选择了和此次航班一样的飞行路线,又选了一架大黄蜂 。在手动完成了起飞之后我就把控制调到了自动驾驶加速模式,就和真飞机上的一样,除了他可以以5倍速快进5分钟。我向空姐要了杯咖啡,去了趟卫生间,享受完这一切,游戏的快进已经结束了。我决定做几个机动,如果摔机了出事的反正也不是我这架。于是手机屏幕里的飞机仿佛马尔塞尤附体,上下翻飞。这时我后座的乘客突然小声说了一句:天呐,看窗外,好像有一架飞机失控了。我听到了这句话,下意识的向窗外看了一眼,发现那是一架F/A-18,我的视线立即从手机屏幕上移开,全都投射到那架大黄蜂上了。可能是手抖了一下,依靠重力感应的游戏操纵让那架飞机完美的飞行轨迹动了一下,而那时那架窗外的飞机也跟着做了同样的动作。我有些感到奇怪,因为没有一个精神正常的飞行员会像刚才那么干的,而更奇怪的是,那架大黄蜂跟着我们干啥?大西洋上空,汉莎航空的飞机,只有在冷战时候双方飞机才会干出如此疯狂的事,况且我们也不是敌对国啊。这时候我发现了一些不对劲,那架飞机上没有任何可以辨识的标识,而且,驾驶舱里似乎没人!
我突然觉得我在哪里见过这样的飞机,于是我扭头看了一眼我的手机。
没错,就是游戏里的那架。
要是一般人也许她只会怀疑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会关了手机要一杯酒睡一觉忘了这段疯狂的经历,但是作为一名基金会的员工,我们可不会就此为止。我试着操纵游戏中的飞机,看他是否在现实中做出同样的反应。在大概进行了2分钟的试验之后,我基本可以确定它的确在现实中出现了。随后我退出了游戏,而窗外的那架飞机也在一瞬间消失了。
之后的故事就没必要在这里讲了,因为涉及到基金会的运作方式和一些机密,也没有意义出现在这篇文档里。我想我的这段经历在基金会中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正是一个研究SCP的研究员发现了她现在所研究的SCP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