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蛾的个人小房间

今天无论对于自己,还是对于她,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啊。

蚕蛾坐在昏黑的卡车后备箱里,面部以外的区域被黑暗吞没,手中满是奶油的蛋糕叉子流出隐隐约约的水果香气。他盘腿坐着,静静地凝视着飘散袅袅烟云的淡紫色蜡烛,目光涣散。今天大概就是自己的十六岁生日吧,蚕蛾想。这么想来,也在基金会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了……

蚕蛾咽下口中的蛋糕,品味着淡奶油的清甜,抬头望向这个昏暗的空间中唯一的小窗。


part01 Uprising with you


舷号CN-NX-01号空天母舰,代号“游侠”号上的每一天都是平凡的,至少对于蚕蛾这个四岁就被送进基金会的孩子来说,的确不是那么振奋人心。虽然知道自己无时不刻正在空中云朵般飘荡,但在孩童般的兴奋过后,就只剩下了居无定所的空无。

自己早就受够了啊。

蚕蛾半闭着眼睛,从与自己思绪一般杂乱无章的小床上缓缓坐了起来,蜷成一团的白色大枕头被紧紧地抱在少年瘦弱单薄的怀中,仿佛自己唯一的依靠。轻叹,他伸手不耐烦地关上窗头的触屏闹铃,淡紫色的宽松的睡衣兜起温暖的气息,像一件宽大的袍子般罩在蚕蛾的身上,让本就瘦弱的少年看起来像一个小孩子。只不过是身高一米八五的小孩子吧。

……糟了接下来怎么展开啊( ;´Д`)

(这里要先抑后扬吧……)


part02 Childish Friends


……

“喂,蛾子!”

兴奋的喊声与急促的脚步声吓了正在思索着的蚕蛾一跳。他的双腿不自觉地僵硬在了原地,手中像高塔般堆叠的学习资料猛地摇晃了一下,险些失去宝贵的平衡。蚕蛾感到自己仿佛在瑟瑟发抖。看来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你看!”穿着见习机动特遣队服的少女大步流星地迈步转到蚕蛾面前站立,黑色的围巾像一条蜿蜒的小溪般垂到系着浅灰皮革腰带的纤细腰间,轻轻晃动,光彩夺目的天平样勋章闪闪发光。看着这名少女脸上洋溢着的自信,蚕蛾感到有些不妙。少女淡淡露出笑颜,仰首,一手叉着腰,一边向蚕蛾展示出一张已经被攥皱了的报告单,油印的报告单反射着走廊中灯管耀眼的光。

“我赢了蛾子!”有着Sakri之名的伟大战士抬起脱下了头盔的头,红润的脸上还挂着一层细密的汗滴。少女骄傲地宣示着自己的胜利。

蚕蛾双手紧紧抱着怀中厚重的一摞课本,本就单薄的腰肢隐隐约约传来丝缕酸痛。摇摇晃晃地,少年艰难而痛苦地扫视着拿倒了的报告单上打印出的文字。一列列文字被破译,蚕蛾的心脏提到了最高点。“全项目A+……Sakri好厉害啊。”吞吞吐吐地低声呓语,少年不安地微微低头,黑檀般的瞳孔盯着被擦到反光的石质地砖,心中虔诚地祈求着眼前这个安保队员忘记了当初定下的赌注。自己明明知道Sakri的确很强,当初为什么还要跟她打赌……真是自作自受啊。

“嗯嗯……不过蛾子……”Sakri突然在惊慌失措的未来的初级研究员面前弯下腰,细长锐利的深棕色双眼直直地与蚕蛾躲闪着的目光对视。渐渐地,这名新晋正式特遣队员稚嫩尚存的脸上扬起一个阴险的笑容。很不妙啊。蚕蛾想着,眼睛躲闪避开Sakri尖锐的眼神,脸上泛起浅浅红晕。他紧张地后退了一小步,洁白宽大的研究员服裹住瘦弱的双腿,微风轻拂。真的很不妙啊……

“你可别给我忘了赌注!替我一天的收容区巡逻!”少女轻启朱唇,宣判出最后的裁决。

“你看Sakri,我一个对项目没什么了解的人替你巡逻什么的不会出问题吗……”

但一切挣扎已经是徒劳了。

“要叫我晨昏线!……还要荣幸地穿着我崭新的万夫莫开特遣队员队服!一言为定!”

“喂喂!我没说同意啊!”蚕蛾对着大步远去的Sakri大喊一声,脸上绽放起一抹淡淡的朝霞。少年心中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砰砰地跳着,跳着,为虚弱苍白的病躯带来一丝红晕。真是奇怪的感觉……

(然后这里靠镜头切换跳到第二天)


part03 Sweet Dreams



part04 Youth’s End, Happy Birthday



Ending Lost Fantasy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