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的第二殖民地

第一个沙盒实在是太卡了,于是创了这个……



nobody

在大学时期的某一天,他和舍友们约好了一起去某个地方玩。
时间久远,他已经记不太清具体是在哪里,也许是在网吧。
最后,舍友们放了他鸽子,那一天只有他一个人到场。
那天还飘着小雨,他还在雨中等了一会。飘着的雨正如他的心情一般。

他永远记得,那种被人丢在原地的感觉。

而那一天,全世界的人就像突然约好了似的,共同去了某个地方,唯独将他丢在原地。


他从床上醒来,自然醒,他的妻子没有叫他。他咒骂了一声本应按时喊他起床的妻子,不过幸好今天是星期天不用赶着去上班,不然她少不了他的一顿打。

他来到客厅,他看见本应摆着饭菜的桌上却空空如也,他气冲冲地冲进他妻子的卧室,决心要教训那个女人一顿。

没有人。
他冲进卧室,没有见到她的半个影子。她每次醒来总是会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但是这次却没有,而且鞋子就整整齐齐摆在床边,没有被穿走,他看了鞋柜,也没有少任何一双鞋。简直就像在睡梦中突然人间蒸发了一般。

他开始担心了,不过他可担心的不是她,他只是觉得她是逃回了娘家而已,虽然他也在纳闷不穿鞋是怎么出的门。他担心的是下次离婚官司该怎么办。

这时的他暂时还没怎么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他们走得是那么突然,就好像从未来过一样。

他无比希望这只是场梦,他的妻子还是会和往常一样把他给叫醒,再给他端上可口的饭菜——尽管他是个家暴的人渣。

他们到底去哪了?也许是天堂,他不知道,他不信神不信佛,他也不是个科学家,他的心中没有答案,也找不到答案。


多年以后,他还是会忆起当年的那场梦。他永远不会忘记,但那幸好终究只是场梦。

他无比希望这次同样也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