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eka_Gestalt

如果痛苦能使我清醒并做出更正确的决定,是的,我会请求更多的痛苦。

我就像海洋里的一滴水,有时候冰冷,有时候滚烫,这取决于我流动到的地方。

现在假设你是一块躺在海底的卵石,在十一月末的某个黄昏,我们擦肩而过。碰巧,你注意到我并把我记住。接着在五月初的某个清晨,我们又一次擦肩而过。你认出了我。

我回到任何地方时,不曾离开的人们都认为我没有变化。

真是个绝妙又荒谬的想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