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1337的草稿

旅人计事
第一章
序章
在某个偏远的时间线,一种本用于改造兵器的危险外来病毒覆盖了整个地球。这种病毒几乎能治疗所有的伤口,疾病,甚至可以治疗致命伤,比你见过的所有医生都要厉害。但是,一旦你造成了哪怕只是造成一点点划伤,或者仅仅是得了一个小感冒,病毒将会不可阻挡地活跃起来,在数个小时后宿主便会止不住地惨叫,并痛苦地死去,唯一活下来的方法就是忍着巨大的疼痛不停地令自己受伤。某几个机构为了延续人类的未来,在各地建立了几个所谓的孵化池。简单来说便是把几具尸体扔下去,一个全新的人就会蹦跶出来。人类变得坚不可摧又一碰就碎。每个人一出生便会得知自己并不再是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的。在这个充满绝望,死亡,痛苦的污浊泥潭里,每个人都在哀嚎着呼救,还会有人有时间来关心你吗?

第一幕 来访者与神婆

在一片静谧的树林中,竖立着一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小屋,据说这里住着一个法力高强的神婆,法力高强到甚至能帮人逆转生死。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传来,神婆喊了一声“进来!”随后缓缓坐到了蒲团上。来造访的人穿着厚厚的衣服,露出的手和脸也被绷带缠得严严实实,上面还粘着大片大片的血迹。

来访者坐在了神婆的对面,有些急切的说:“你好,我是来这。。。”

嘘。。。神婆将食指放在了嘴唇前,“我知道,你是想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能活下去的方法。”
来访者点了点头。
“来,把绷带和衣服解下来。”神婆命令他道。
“可。。。”

“如果你想让其他人帮你,你就得做好把自己的痛苦一样一样点出来给其他人看的准备,否则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帮。”

来访者慢慢褪去了他的衣服和包裹着的绷带,露出了一道道丑陋的伤疤。“一个星期前第一次受的伤,为了活下去只能这样。。。”

“很好,很好。你可知道在旧时代时,很多人弄伤自己不是为了活下去而是为了解脱么。”
来访者轻轻点了点头。

“活下去的方法只有一个。。。”神婆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瓶粘稠紫色的液体,“让痛苦成为你的导师。。。”她边说边将瓶口的软木塞打开,瓶中的液体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她走到来访者的后面,顺着他的后背将液体淋了下去。

剧烈的痛楚使来访者冷汗直冒,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将桌子打翻,随后便又瘫倒在地上满地打滚,他抬起头,便看到了神婆那双无神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操他妈的,”这是他昏过去前用尽全力喊出口的。

叮铃铃,伴随着风铃铛的声音,以及一股芳香,来访者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压抑着痛感,从床上强撑了起来,在一片漆黑中他什么都看不见。“有人吗!谁来帮帮我!”他大喊,但是过了许久仍然依然没人听见。

“妈的,”来访者艰难地站起,在黑暗中四处摸索着,他抓到了一个木制的扶梯,仿佛把握住了希望一般,痛感几乎完全令他无法思考,他凭着感觉一步一步向上攀爬,最后,他用尽有生以来最大的力气顶开了地窖门口的木板。

“嘎呼。。。”他闭上眼睛喘了两口气,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发现那个神婆竟倒在了他的前面,从她脸上痛苦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明显是因为病毒爆发而死亡的。他有些愕然,绕过神婆的尸体,来访者发现桌子上放了一张字条和一把小刀。

“药剂能缓解你的痛感,但是今后你依然还有很多的苦难要遭受的,很多人都说我是救世主,但是当我自己遭受苦难时,恐怕只有神来救我罢。”
来访者用刀破开了自己的手腕,依然会感受到明显的痛楚,但是他能明显感受到已经没有刚开始的那么强烈了。

来访者想扛起神婆的尸体,帮她找个地方埋了,当抓住神婆的手腕时,他看到神婆的手臂上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刀伤,和他一样。

来访者走出门外,听见响动的乌鸦“嚓”地一声逃走了,远处的天空还闪烁着孵化池发出的怪异荧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