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1337-A

Weiss蹑手蹑脚地推开门,悄悄地走进了办公室里.

办公室很简洁. 墙上仅有几张用地摊货木框点缀的毕业证书,最后只有一张普通的桌子和两个椅子.MTF Theta-90的指挥官Paul Dimaccio,正坐在办公桌旁.在他的正对面,Weiss期望的空椅子上,坐着MTF Epsilon-242的指挥官Dr. Mario Sottobosco.

"不, 我是认真的," Dimaccio说. "我妈妈的意大利面一级棒,你真应该尝一下. 下周我会带一点过来. 它会让你飘飘欲仙的,我保证."

Sottobosco博士似乎有些生气. "你的母亲是在意大利出生的吗吗?"

"呃,嗯….小意大利.但我觉得味道应该一样好,对吧?"

"不!怎么可能是 '应该一样好'!" Sottobosco站了起来. "如果你真的是一个绅士, 你应该先学会欣赏烤面条和干酪沙司,或者是鳕鱼的味道!"

"啊,如果是烤面条配干酪沙司的话,我这里有一个很好的酱汁配方.你可以在杂货铺买到,然后—"

"酱汁配方? Cazzo!下午好, 指挥官!" Sottobosco怒气冲冲地跑出了房间.

Dimaccio看着Weiss,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个星星在遛弯. "啊,找个位置坐吧专家.抱歉我说过头了.Sottobosco对意大利菜的怪癖实在是让我难以抵挡."

"没事的, 先生." Weiss说. "我猜他大概是意大利人."

"他是从罗马来的,以为罗马食物就是食物中的至高神性呢.而我大概只是喜欢扮演一个无知的美国人从他身上找乐子而已.我想我可以先假装听不懂他说我是混蛋."

"呣."

Dimaccio的笑容消失了. "虽然如此,我依然建议不要低估像Sottobosco这样的人.他们可能很奇葩,但他们真的知道怎么处理这些狗屎破事.就算事情变得棘手也知道该怎么应对.如果你想在Theta-90发挥作用的话,你也需要跟他们一样的技巧."Dimaccio打开了他前面的文件. "现在回到正题.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不,长官."

"啊,天哪,Weiss.我猜你还没有收到正式通告,但你不是因为蠢才会被选上的.再试一次."

"呣… 我刚刚通过了我的一般训练,现在我要和我的MTF讨论关于我其他训练的事."

"好.什么训练?"

"针对于我所属MTF的任务训练."

Dimaccio顿了顿. "那么Theta-90的任务是什么,Weiss?"

Weiss'很快地做出了回答. "几何,拓扑以及其他类似的空间异常,长官."

Dimaccio装作呆板无知的样子. "啊,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因为我只是一只舔狗.你得说点我听得懂的话."

Weiss忍住了笑. "这意味着我们的行动是在所有东西的尺寸,角度和曲线都被颠覆的地方进行的,先生."

"又得一分." Dimaccio扬起眉毛. "所以我肯定,拥有了这个大学学历的你,应该会搞清楚我们为什么会有'角磨机'这个奇怪的绰号."

"哈哈.休斯敦大学.是的,长官."Weiss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我记得你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吧?长官,"她补充道.

"看来你做了功课,对吧,Weiss?"Dimaccio笑了."数学学士学位,为了它我也拼死拼活的.但你应该知道.美国的外勤野驴可是出了名的粗暴."

Weiss不知道该不该笑.

"啊,拜托,Weiss,你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可以告诉你 — 我不是唯一一个拥有这些上等学校文凭的失败者.我们中的有些人有的拿到了两个,甚至是三个.但当你在这里工作时" — Dimaccio做了个手势 — "博士满地走,咱就是垃圾。不管怎样,我们先不聊这个了."他从文件里抽出一张纸递给Weiss. "看看这个,然后再那条黑线上签名.千万要看清楚了。"

Weiss看了看那张纸.上面除了签名栏以外,上面唯一的一样东西是一个画的相当逼真的MTF士兵在装配架上,戴着防弹衣和防毒面具.Weiss耸耸肩,然后签上了J. Weiss.

但当画上的人向她点头时,她差点摔得人仰马翻.

"没想到,对吧?" Dimaccio看起来很开心. "但是,你瞧.你之前可是见过我们的朋友的."

"啊不,我…等等."Weiss看见她旁边有一叠便利贴. 她取下一片纸,把它放在了与纸接触的地方,并在上面写上“请取下你的呼吸器和头盔”.士兵点了点头,抬起手,摘下头头盔.露出了一张Weiss所熟悉的脸.

"长官,这… 这些装备,与收容有关系吗?"

"啊,事实上,专家.没有一丁点关系."

Weiss目瞪口呆的盯着这幅画.Dimaccio又一次笑了,但这次什么也没说.Weiss发现这一段空白应该由她自己来补充,还好这没有花多少时间.

"但…我们现在应该不能用异常员工了吧."

"一般来说?我们的确不这样干了.整个Omega-7的建立就像是在往墙上丢屎的实验,看看怎么样才能把屎粘住,但是没有一坨屎能粘得住,而且整面墙都快要倒了.但在某些特殊情况,我们还是会这样干."

"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Weiss.要知道.像那些大多数在基金会里的鬼东西。085有时候也会和我们一起工作,因为…这样吧? 我让它告诉你."Dimaccio拿过拿张纸,用整齐的大写字母在顶部写道"向专家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工作"。

画中人点了点头,然后向上看去, 戴着手套的手在空中移动着,Weiss立刻认出了那是手语: 你看得懂手语吗?

Weiss眨眨眼,然后在纸上写上了。{是的。}

好。我的名字是Cassandra. 但是还没有姓氏,所以只能暂且叫我085。画中人看起来有点小生气。Dimaccio告诉我我们之前见过。

{是的,上次我被分配和一个项目 — 和你交谈了一个小时左右.}

我很抱歉.我不记得了.我和你们很多人都聊过天.

{为什么} — Weiss犹豫了一会,然后继续写下 — {你要加入我们?为什么?}

画中人显得很难过,因为我的存在。

{我不明白。}

画中人微微移动,皱起眉头,然后用手指慢慢拼写。T-H-E-T-A 90被同意可以使用二维存在的人。

Dimaccio看到了Weiss脸上的表情."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亲爱的专家? 自从我加入这个小组以来,我已经遇到了七次 — 啊,对不起,八次 — 前所未见的二维异常.这些异常其中的一些,如果没有085的帮助我们早就去见阎王爷了."他向下看了一眼. "说到这,它还有自己的训练要做." Dimaccio在纸上写道"085,,重新开始训练" 并把它放回了文件夹里, Dimaccio重新看向了Weiss。"那里画了个城市的废墟,085正在那训练她的UO技巧。别担心,它出不来的。"

"长官.. 应该让SCP-085的HMCL来指挥才—"

"专家,我就是SCP-085的HMCL。"

Weiss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们要怎么办,Weiss?我知道这超乎寻常.但在考虑处理二维异常时,我们几乎没什么选择,085就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我知道和一个能思考能走路的画说话就足够疯狂了,但是我弄清了情况,走了一些后门,吹了一些牛皮,当了某些大人物的舔狗,然后,我们就做到了。"

"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同意那种做法,长官." 韦斯的语气表明,她是站在反对的那一方的。

"是的,Weiss,我知道。我完全能理解。我们不想重蹈覆辙,用异常对抗异常,大部分情况下这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是在某些危急情况下你真的没得选。你得做到挑战你底线的准备,"当你可以的时候。" Dimaccio陷入了沉默。

"啊。这也是训练的一部分吗,长官?"

"什么?当然不是."Dimaccioher拿出了另一本更厚的文件。"只是让你熟悉一下你的工作而已。这是你的训练文件。在免责声明上签字,然后从第一节“微笑”开始。"应该不会花掉你超过八十或者九十个小时的时间。"

"是的,先生."

"如果你能快点看完的话."

"…是的,长官."

"好啦."Dimaccio的手向办公室门口扬了一下,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下午好啊,专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