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存在的眼中

他努力地向上奔跑,探照灯的光柱抖得像灾难片的镜头。身后,粗哑的叫声狂乱地撕扯着他的耳膜,让他想起了熟悉的,那个男人的声音。

"D-9914,请镇定。停下来,让摄像机对着那张脸。我们需要进一步观察它。"

他无视耳机里传来的指示,强压着无边的恐惧沿着漆黑的楼梯向上。他不知道为何害怕,恐惧这种情绪已经很久没有缠到他身上,即使是他把刀对准那个男人的时候。

进入他耳中的,除了身后传来的粗哑的叫声外,还有痛苦的呼救声。从他刚进入楼梯间里不久,求救的声音就一直没有停止。

"请…请救救我…"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想起了这只手尚且稚嫩却被抽打之时他发出的声音。带着哭腔的求救声回荡在楼梯间中,在进入他的外耳之前被一阵粗哑的叫声盖过。

他侧过头用余光扫过声源,即使只是一眼,那张近在咫尺的无瞳的脸便足以让他的恐惧溢出心脏。他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扯下耳机往后一扔,大步冲向下一个平台。

他已经跑了多久?不知道。他只是无意义地跑着,每当疲惫侵蚀他瘦如柴的双腿时,那张时刻都在身后的脸就会强迫他分泌更多的肾上腺素。他顺从自己的生存本能,就像从小开始顺从那个男人、那个女人、那些人的一切一样。他跑过不计其数的半圆形平台,冲上13阶楼梯,奔向下一个平台,朝着也许并不存在的入口前进。

他再次将目光射向自己的手。那个女人想到了很多,但她意想不到的是,这双骨节分明、伤痕遍布的手会在她熟睡时将绳结系在她的颈项上,猛地一拉,结束。

那张脸和他的距离还在缩短,他知道的。让他下来的人根本没想让他活着走出这个楼梯间。他握紧了拳头,回想着走进这个楼梯间之前的一切。他必须为自己做点什么,就这一次。

在他踏入楼梯间之前的十八年里,他咽下了恶毒的言语,忍过了无休止的殴打,露出的是苍白的微笑。

当穿着带有三箭头标志制服的人将他领出刑场之时,他就做好了觉悟。

所有的悲伤、恐惧和绝望在一刻间化为愤怒,他急不可待地用愤怒弹奏声带,回头对着脸伸出了弱小但有力的拳头。

他僵在了原地,恐惧从他的眼中爬出,贪婪地看着他。拳头穿过那张脸的瞬间,它便如油入水一般迅速平铺在他的手臂上。它朝着他的脸蠕动着,犹如一条尖吻蝮缠上他的手臂,对着他吐出信子。

脸撬开了他的嘴,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透过眼泪和纯白的瞳孔,他看到了真相。

从来就没有楼梯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