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公司

“2020年了?”
“2020年了。”
“是时候了?”
“是时候了。”


2003年的疫情已经成为历史,时间已经过去17年。我们有了先进的疫苗与医疗设备,而且在基金会的保护下,我相信人类不会被瘟疫轻易打倒。
“Hourglass,你还对回到这里耿耿于怀呢?”说话的是4级研究员,May。
“并不是。只是回想一下自己的过去。”我答到。
“你是生物学博士?”May喝着一杯咖啡。
“博士后。”我纠正。


“全国确诊4819万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武汉、香港、上海全城封锁。专家团队正在研制解药。”Site-CN-1087休息室中一台收音机缓缓发出清脆的女声。
瘟疫爆发的很快。但“我们”遇到过的病毒还少吗?丧尸病毒,机械病毒,还有那该死的牙签盒 — 我可是费尽心思才逃出来的,狗屁双子神又给我送回来了。
而这冠状病毒又能拿“我们”怎么样呢?说到底它还只是一种普普通通的病毒咯。
我抿了抿咖啡。Site-CN-1087唯一让我感到放松的,就是它的休息室。几张软绵的沙发旁还颇有小资情调地种了几株花。最令人称道的就是这里的咖啡,浓香四溢,甜度适中,焦糖色配上雪白的奶油,让人简直不愿回去工作。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令我把嘴里的咖啡喷了出来。
“基金会让咱们去收容那玩意?”我惊异不已。
“是的。冠状病毒。”May厌恶的看了一眼桌上我喷出的咖啡。
“可是我已经做过研究了,除了它的变异性强,似乎没有任何异常 — 一种正常的病毒而已。”
“咱们必须听从组织的安排。”May扶了扶眼镜。
“那也不关咱们的事啊,那不是应该由特工来负责吗?”我推脱道。
“咱们现在是队友了。”她掏出一份文档扔给了我,自己走了。


一份某机动特遣队的信息。


MTF-庚子-13 “瘟疫公司”
负责调查疫情中可能出现的异常。

  • 现组成成员:
  • Dr.May,30岁,4级安保权限,医学专家
  • Dr.Hourglass,37岁,4级安保权限,生物专家
  • Dr.Blood,36岁,3级安保权限,模因专家
  • Dr.Wang,41岁,2级安保权限,收容专家
  • Dr.Zhang,36岁,2级安保权限,收容专家
  • 特工L3,39岁,2级安保权限,武装特工

看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MTF说组就组啊!
他们这是动真格了。


于是到了这一天,我们要出发了。
身着笨重的白色防护服,腰间别着一支手枪。Wang、Zhang和L3一人还配了一把冲锋枪。
直升机嗡嗡地叫着。我们沉默不语。
“Hourglass,哈哈,我们都以为你死了。”L3打破寂静。
“我也这样以为。”我打趣道。
“可是O5竟然没有处决你。”May嘲讽道。
“你看你就不能说点吉利话,大过年的!”
我们欢快地笑了笑,紧张心理有所缓解。
“距武汉187km,预计40分钟以内到达。”飞行员说到。
这让我好不容易缓解的紧张情绪又弹了回去。
“哟,紧张地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哪了?”May又来这么一句。
“豁,化妆了?脸色这么白?”我毫不示弱。
“切。”她不屑道。
然而May说的是事实。我的手心都是汗。
第一次去到这种遍地瘟疫的地方执行任务。作为学生物的,我自然明白此行凶多吉少。
但我紧张更多的是一些别的原因。


下飞机的时候,眼前看到的是一片荒芜。
由于医院大多都住满了,患者只能在街道上席地而居。到处可以看见哭号的家属与裹得密密实实的医生。呕吐物和排泄物随处可见。
一个全副武装的医生径直向我们走来,身旁跟了两位武装人员。
“各位就是国家派来的那些专家吧,幸会幸会。”他伸出手。
我们没人理他。
“额…这样,您们先来我们这边的接待室,咱们慢慢说。”
于是我们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

说是接待室,倒不如说是收容室。这里就像是173的收容室里放了几把椅子。不过没有什么异味,还算满意。
“这里好不容易打扫好了一间屋子,各位不要嫌弃。我叫任晓兵,是这里的首席医师。”
“May。这位是Hourglass。还有一些我们同行的朋友。”May缓缓地说。
“瘟疫已经遍布全城了。除了少数几位医生,几乎已经没有正常人了。我们给各位提供了一间研究室,就在这不远。这是钥匙。”

零零散散地聊了聊疫情后,我们便来到了研究室。不大,但是设备很全。
接下来便是长达10天的研究。
病毒远远比我想象的复杂,但是没有异常,所有特性都可以用科学解释。
O5派我们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们和任医生是最后的幸存者。
武汉沦陷了,任务失败,2天后将会撤离。
可是这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我站在一座废弃的高楼上,从天台望着这一片狼藉,心中感慨万千。
还是没有办法战胜瘟疫吗?
即便是基金会也失败了吗?

红色的气泡,黄色的气泡,蓝色的气泡,升起又落下。
点数在增加。


醒来时已是凌晨。
在武汉的最后一天。
研究室里的队员们正在匆匆忙忙的整理数据,收拾设备。
解药是什么?怎么能结束这场瘟疫?


无功而返,只带回了一些病毒样本。上层的表情意料之中的很难看。
一切都不出我所料。这就是一种正常的病毒。
“武汉、香港沦陷,上海感染比例高达73%,成都全面封城。解药持续研制中。”
一种不正常的正常病毒。
Site-CN-1087所在城市已经有了1万多例的感染记录。
人类文明难道还会被区区病毒消灭掉?
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Hourglass博士!哟,来寒舍做客了!”任医生略显惊讶,“呀,各位都在!”
他回到了他的家乡,甘肃 — 离站点所在的城市颇远,但我们必须来到这里。
“关于这场瘟疫,你还知道些什么?”我环顾四周,问了问。
“你们要听哪方面的?”
“这方面的。”May从一个抽屉中抽出一张纸,貌似是一份文档。
任一下就慌乱了。“你们私闯民宅不说,竟然还乱翻人东西!”他连忙扑过来要夺走那张纸,被May轻易闪开。
任打了个踉跄,转瞬就被L3擒拿住了,我给他注射了一支镇静剂,他才终于消停会。
文档令我十分惊讶 — 是来基金会内部的文档,记录了一个我们无人知道的同行组织。可惜很多重要信息都被人为破坏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