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异常性时间循环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收容设施Area-CN-XXX已于项目所在地建立。其中主收容区(下称“内部”)以原基金会建筑为基础,外墙经混凝土外壳加固,且设置两台Xyank/Anastasakos连续时间槽。主收容区所有进出口均已封闭,仅于原西南逃生通道处保留一Ⅴ级安全门。除进入主收容区执行任务的特遣队外,任何内部实体不可离开。主收容区200米内为隔离区,不得于内逗留或放置杂物。

一支研究小组与两支机动特遣队Zeta-56(“Clock Worker”-钟表匠)及Omega-79(“The Wheel of Fortune”-命运之轮)所属分队长期驻扎。研究小组应接收自主收容区获得的所有监控记录及通讯讯息,将处理后的资料标记为信息危害内容,设置保密等级并归档。所有从主收容区内获取的原始信息应彻底销毁。特遣队Zeta-56所属分队负责连续时间槽的维护,并处理隔离区内Ⅰ级以上与主收容区内Ⅲ级以上伴生时空性异常。收容设施不设安保部队,由特遣队Omega-79(“The Wheel of Fortune”-命运之轮)所属分队代行保卫职能,同时负责保护主收容区内个体SCP-CN-XXX-1至SCP-CN-XXX-5的安全。

描述:SCP-CN-XXX为原研究站点Site-CN-███1内产生并维持至今的时间循环异常,其范围(下称“循环区”)包括地上3层的研究人员居住区H-0313至H-0325,地下2层β研究区的4-7扇区,以及与以上区域直接连通的部分走廊及其他附属设施。有5名人类实体受循环影响,均为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相关记录可确认其身份,编号为SCP-CN-XXX-1至SCP-CN-XXX-5(下称“受影响人员”或“人员”)。受项目影响,周边非循环区时空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衍生异常由特遣队Zeta-56(“Clock Worker”-钟表匠)下属分队处理。

该时间循环自19██年产生,其周期不定,通常在1年至1年零3个月之间。循环结束时将发生重置现象,持续约15秒,期间循环区不可观测2,结束后循环区内恢复至起始状态。新循环开始后的一段时间内,循环区无法由外部干涉3。以下事件或阶段将依次发生:

时间 事件
循环开始后3日内 SCP-CN-XXX-1至SCP-CN-XXX-3于实验区域中进行常规物理研究
循环开始后第4日正午约12:36 人员改变研究内容,开始制造某种异常设备
循环开始后5-20日 SCP-CN-XXX-4与SCP-CN-XXX-5,以及一批研究材料及设备陆续出现
循环开始后20日起 不再有新的人员或事物出现,无法干涉状态解除。研究持续进行
循环开始起8月后 实验进度开始放缓,受影响人员出现严重焦虑情绪
循环开始起1年后 [数据删除]

循环开始20日后,循环区可与外界自由进行物质与信息交换。但受影响人员通常无法自发察觉时间循环及其影响,且不需要任何食物水源等补给。若无外界干扰,人员可于不相连的两个循环区域间移动且不经过中间的非循环区域。若被告知其自身处境,受影响人员通常可接受现状,将其视为研究项目的衍生效应,且可在外部引导下离开循环区。我们多次尝试打破循环,记录如下:

尝试 结果 备注
SCP-CN-XXX-4自愿离开循环区,直至重置发生 重置发生瞬间,SCP-CN-XXX-4消失,新循环第7日重新出现于循环区内 N/A
令D-198762携带追踪设备留在循环区内,至重置发生 D-198762随重置消失,未再次出现,追踪设备讯号出现在循环区上空平流层内 讯号源头处未发现D-198762
使用Xyank/Anastasakos连续时间槽干涉以中止循环 干涉失败,重置如期发生 N/A
处决SCP-CN-XXX-1且不告知其他受影响人员 SCP-CN-XXX-1死亡后循环区时空连续性开始恶化,1小时后循环区不可干涉;居住区在3小时内被灰绿色凝胶状物质充满,其中发现SCP-CN-XXX-1至SCP-CN-XXX-5的躯体4共██具,均漂浮且静止。SCP-CN-XXX-2至SCP-CN-XXX-4按时进出研究区,似乎未受前述变化影响。观测到研究区出现大量异常阴影。研究以异常方式进行,部分人员试图与不存在的SCP-CN-XXX-1交流,此时外部观测受鲜艳色块干扰;SCP-CN-XXX-1工作的缺失使实验文件中大量内容被随机无意义字符替代;人员未制造原异常设备,而是批量复制一异常拓扑,成品为深红棕色分层装置,形状扭曲且具有层叠的分形结构,可观察到内部产生空间畸变,推测其实际体积超过观测数据的459%。在处决SCP-CN-XXX-001后13天内该装置共生产███台,质量超过循环区物质总质量███%,导致一次Higgs-Heisenberg崩溃,[数据删除]大量产生,且[数据删除],基金会被迫执行[数据删除],[数据删除] 主管Beers博士受到处分且永久调离设施

受影响人员采用符合19██年科技水平的通讯设备与外部交流。基金会已于设施内安装隐蔽摄像装置以监视受影响人员,目前尚未被目标发现。人员称自己正在进行一项5/CN-XXX级机密研究,仅可向O-5成员H.Shepherd博士透露具体信息。

H.Shepherd目前9█岁,于30年前退休且已失去所有O-5权限。此信息未告知受影响人员。

    • _

    Zeta-56分队长关于态势恶化的报告邮件


    Area-CN-XXX的各位研究人员及研究主管:

    日安。

    自我调任至该项目已经过约10次循环。我认为有必要指出,特遣队面对的异常状况已越发严重。

    如果将对比期间拉长,此趋势将更加明显。我翻阅了项目成立至今的异常处理记录,最初驻守的特遣队成员只需手持稳定装置巡视设施,修复偶发性的空间扭曲与闪回现象。但今天我和我的队员们每月都需处理具有致命威胁的异常。

    请参阅整理本月的异常处理记录:

    时间 处理内容 领队

    我希望提醒项目研究小组及主管,若不针对时空循环进行有效干预或中止循环,项目周边时空连续性将出现不可逆畸变,不排除形成Akkatin-Stein空洞,甚至引发扩散性局部K级情形的可能。

    我已咨询过大学期间的导师,异常时空部门的张博士。根据博士的研究,类似时空循环的解除通常需寻找循环的关键点,即循环的“楔子”,“楔子”通常与循环的起因或结果联系。根据循环内容,我认为本项目的“楔子”与受影响人员的研究内容密切相关。鉴于在所有循环记录中受影响人员均未能完成研究,了解其研究内容并引导人员完成其研究目标或许可以带来转机。请认真考虑激进处理手段的必要性与该方案可行性。

    控制,收容,保护

    Zeta-56分队长
    高级研究员 许

【施工中,30%完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