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百合

瑞克来到了这里。
一盏路灯悬挂在左侧的高墙上,由它发散的灯光照亮了这个原本毫无光亮的街道。
“额……队长,我想我遇到麻烦了。”瑞克朝着麦克风说道。
“什么样的麻烦?”
瑞克看了一眼街道,可见的只有两个人型实体,一个透过门缝小心地看着他;另一个则张开臂膀像是在欢迎他的到来。
“我遭遇了两个人型实体,目前还没有表现出敌意。”瑞克下意识地拔出了手枪,这个距离对于他来说更喜欢使用手枪射击,他能打得更准,也有足够的空间反应。
“好的,不要表现出敌意,别做任何事,我们马上到。”
瑞克松了一口气,队长一向十分可靠。他紧盯着近处的这个,虽然它好像看起来十分畏惧瑞克的到来,但它的位置却十分适合袭击瑞克,一但它发动袭击,那么瑞克将在劫难逃。
瑞克这个时候十分想点一支烟,但求生的本能大于这种小小的欲望。其实瑞克也不是烟瘾犯了,只是想缓解一下自己的苦闷,毕竟这个时候他什么都不能做。
瑞克学会抽烟是在他参加特种部队的选拔课程中的事,那时他身边有一个老士官,他就十分喜欢抽烟,而且是不分场合地这么做。因为这一点,这个人也被踢出了选拔课程,而与他在一起的瑞克则加入了特种部队,并且服役了二十年才退役。
瑞克想起自己在培训课程上看见过的那个恐怖的见了面就死的异常,赶快把眼神收了回来。不过还好,它没有不顾一切地冲过来用爪子把瑞克撕成碎片。
作为一个退役的特种部队士官,瑞克过得绝对不算是风光。说到底,他不过是个接受了特殊“职业培训”的中年男人,能比其他中年男人好到哪去呢?尽管他的养老金可以一直支持他活到入土,但却不足以支付女儿读大学的费用。经过朋友接受,他才加入了这个什么基金会的行动部门。他们对瑞克的履历十分满意,瑞克也十分轻松地通过了MTF的选拔课程。加入了基金会,瑞克才知道什么是真正可怕的敌人。与这些怪物战斗,每一次都必须拼尽全力,不过好在他们的薪水不菲,足以对得起一次次的出生入死。
不对,这有什么不对。
瑞克这么想着。
为什么过了这么久队长都没有来?
难道他们遇到了麻烦?
不不不,不论发生什么事,队长都会与瑞克沟通。即使真的遇到麻烦了,也会告知瑞克才对。
那么,为什么没有来呢?
瑞克告知了队长自己的位置吗?
没有。瑞克仔仔细细地搜索着为数不多的对话。但如果队长不知道他的位置,又怎么会答应前来援助呢?
这不是瑞克与队长第一次出任务了,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情况。
等等,瑞克与队长共事多久了?瑞克记不得。队长长什么样?瑞克不记得。队长第一次见瑞克说了什么?瑞克不记得。
队长真的存在吗?毫无疑问,存在。
但为什么瑞克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一定是太过紧张造成的,放松一点。”瑞克这么想,但他不该这么想。
难道瑞克遭遇了逆膜因实体?不,这不可能,如果是那个就没有这篇文档了。
瑞克开始回想起其他重要的信息,比如,他的女儿。
他的女儿有多高?长什么样?在读哪一所大学?哪个学位?
瑞克全都不记得。
完了,瑞克都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东西。
突然,他眼前的景物被逐渐拆分,消失。
“唉~随便吧,我反正要死了。”瑞克放弃了,他闭上了眼。

这样下去这篇文档肯定会被down的!这都写的什么玩意啊!
删了重写!重写!

瑞克来到了这里。
他抽了一口烟,说了一句;
[脏话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