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ike 01

特遣队“现实的扭曲”队员在认知scp-未编号后,几个月内相继自杀,自杀前留下的遗书中含有scp-未编号的内容都已被销毁处理,以下是其中的一封未烧毁前的遗书。

爸,妈,亲爱的娜塔莉亚,我最爱的儿子-肖

我已经受够了这个艹蛋的生活,自从上次认知到了那个鬼东西之后,我无时无刻都在跟那个鬼东西抗争,我在运用我那所谓的“特殊能力”给这个鬼组织效力后,他们拿这种东西来回报我。我已经撑不下去了,为了要压制住那个鬼东西,我不能进行深睡眠,我已经连续两个月零十三天没有进行过深睡眠了,我只能用极短睡眠来重置脑化学。可我他娘的受够了!到最后我甚至连路都他妈的没法走,我已经受够了这个日子了!

在昨天,我在极短睡眠中做了一个罕见的梦,我梦到了它,【认知危害已删除】,他在召唤我,呼唤我,那是个美好的世界,随处可见古巴雪茄和上好的红酒,我可以不必为基金会工作,我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着,他和我是一体的!我只要接受他,接受他就可以了。

(以下的字迹变得模糊不清)

我……大脑……消灭……不…认知…..救….

救救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