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记忆的小径
药

SCP-CN-x背面照片

项目编号:SCP-CN-x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目前被保存于Site-CN-03的异常药物储存柜中。因该药物对产生人体不可逆的危害,现除实验外禁止任何人员申请使用该异常。需对目击到SCP-CN-x-1的民众进行A级记忆删除且需依照程序删除互联网上与SCP-CN-x有关的任何信息。

描述:SCP-CN-x为一瓶白色胶囊。瓶内现有十七(17)颗胶囊。已确认该异常由超常药理学家“dado”制造。于药瓶正面印有“dado的变聪明药”,目前未发现说明书等附属物品。目前对dado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药效从开始发作至完全起效需大约两个月。自药物发作起,服用者(下称SCP-CN-x-1)通常会经历以下三个阶段:

  • SCP-CN-x-1体内的β-淀粉样蛋白开始增加,使其体内tau蛋白在神经元中沉积、神经元细胞凋亡、细胞内Ca2+稳态被破坏、脑内开始形成不可逆的斑块等。服用者会逐渐失去包括读写、记忆等认知能力,且病情非线性发展。
  • SCP-CN-x-1体内的β-淀粉样蛋白临界健康阈值,使其认知能力大幅下降,且不再记得自身曾拥有过更多的认知能力。
  • SCP-CN-x-1体内的β-淀粉样蛋白超过健康阈值,脑内斑块完全形成,使其认知能力降至两到三岁孩童的水平及以下。


附录x-1:
项目被发现于一养老院内,经确认,院内一名为成祺的老人为首例SCP-CN-x-1。据信,其被发现并送至养老院时,已丧失大部分认知能力。

以下内容被发现于成祺的电脑通讯软件内,确信其为与dado的通讯记录。

[记录开始]

<2018/11/12 - 12:26>

<成器>:医生您好。
<成器>:我想订购一些药物。

<2018/11/12 - 13:02>

<dado>:泥嚎,dado事好的药剂师,有什么虚要帮助

<成器>:医生,您这里有无能够治疗老年痴呆症的药品?

<2018/11/12 - 13:11>

<dado>:我油

<成器>:医生您有?

<dado>:是的

<成器>:医生,据另一位医生说老年痴呆症是由β-淀粉样蛋白过多而引起的,您的药物是否能治疗这种情况?

<dado>:β-淀粉样蛋白?

<成器>:是的医生,你这里是否有能够治疗这种病的药?

<dado>:

<成器>:那太好了!感谢医生!报酬我现在就支付。大概何时能收到?

<dado>:dado可以包由,dado有亚马逊会员是的
<dado>:dado现在就去做曜

<成器>:再次感谢医生!

<2018/11/12 - 21:02>

<dado>:药已京送出

<成器>:麻烦医生了!

<2018/11/13 - 9:32>

<成器>:感谢医生,药已经收到!

<2018/11/13 - 10:59>

<dado>:泥药相信dado
<dado>:泥可以康康dado的其他商品是的

<2018/11/13 - 19:36>

<成器>:好的医生👌🏻👌🏻👌🏻

<2018/11/21 - 0:21>

<dado>:泥嚎??先生?
<dado>:很抱歉,先生,沃记错药给您了

<2018/11/21 - 23:36>

<dado>:欧,不
<dado>:先生,很抱歉,真的很抱歉……

[记录结束]



附录x-2:
同被发现的还有一本属于该老人的笔记本。以下内容为笔记本中所有内容的抄录。

2018/9/12 星期三
今天我的老伴张月被确诊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刘医生说她患上的不是阿尔兹海默症,是其他种类的痴呆症,目前没有治愈的可能。医生还说她的病情发展很复杂……不会是线性发展。她哪天就会突然不认识我了。
我得……得多花时间陪陪她。

2018年9月13日 星期四
学校的返聘被我拒绝了。现在应该就能有时间来陪陪老伴了。还有几个月……我不能只是坐以待毙,我得寻找出路。多少痛我们都挺过来了,三年自然灾害、丧子……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
老伴说她想回老家。现在飞机票已经订好了,明天就出发。

2018年9月16日 星期日
到老伴的老家了。这几天我先带她安顿下来,之后出去走走,让她心情愉快点,对身体总是有好处的。

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病情已经开始加重了……今天在家里,我和她讨论卡夫卡的《变形记》,但她竟记不得其中的大致情节了。我们一起读了这本书无数遍啊。
短途旅行结束后得再去找找医生……

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
情况不容乐观。今天老伴和我一起去购物时走失了,她问别人是否见过一辆奥迪。我们已经换掉这辆车十多年了。
我意识到事情不能再拖了。必须得立刻结束这场旅行。

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这几天实在忙得焦头烂额。又要照顾老伴,又要想办法询问医生们这种病的情况。
这几天老伴的情况还在变糟。她所能长期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2018年9月30日 星期日
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刘医生。我问了问他的建议,可他建议我把老伴送到专门的老年痴呆疗养院。
在这个节点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老伴的病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需要我的陪伴。是她自己一个人在疗养院里,照顾不好自己的。

2018年10月3日 星期三
我有点忙不过来了。或许真的该考虑考虑刘医生的建议了?但把自己的爱人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一个人丢在那里,我做不到啊……我该怎么办……

2018年10月5日 星期五
我在这个国庆把老伴送进了疗养院。出此下策是为了给老伴一个更安静舒适的疗养环境。我得想办法,找到……找到救她的方法。

2018年11月8日 星期二
这些天,我马不停蹄地走遍全国去拜访专家。他们说的都差不多。其中一个还带我参观了他的实验室,他在对β-淀粉样蛋白和其他一些东西进行实验,取得了很多令人鼓舞的进展。但这些还不足以治愈老伴。难道真的就……

2018年11月12日 星期六
今天在网上求助时遇到一个医生,他说自己有能够治疗老年痴呆症的药物。哈,方法真被我找着了!

2018年11月12日 星期六
刘医生说世上还没能治愈老年痴呆症的药物,他说我很可能是遇到了骗子。
但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结果呢?不过我不能让老伴冒这个险。等药到了以后,我会自己先服用一片的。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一
药到了。
我把这事告诉了刘医生,如果我出事了,他会替我安排我的后事的。

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最近脑子不太好使了。看来药真的有什么副作用。

2018年11月 星期二
他说他叫刘书,而且我认识他。他一直说:“成祺先生,为什么你要这么对待自己?”我说不记得为什么要这么做了,但一定有理由,而且和张月有关。“你还记得她?”他问。“当然。”我说,“她是和我一起度过一生的挚爱。”我问他什么时候能够见到她,他说很快。

2018年12月
他们给了我个单间,但我不想要单间。我想和张月待在一起。
今天我在大厅遇到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她问我认不认识一个人。我说布认识。在分别前,我送给她花瓶里的一束花,她笑着说谢谢。

星期一
今天,我又遇见那个银发的古娘,我和她聊了很多。她说很高兴认识我,我说我也是。我想我们会乘为好朋友,因为我们由很多共同点。我问她叫什么,她说不之道。于是我叫她张月。我想我很久以前认识一个叫张月的人。这是一个很棒的名字,配的上一个很棒的新朋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