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提到的日期都视为以SCP-CN-882-A事件发生的时间为基准)

在批准黎浩的申请后,计划了对SCP-CN-882-3的行动。行动以完成SCP-CN-882-2的“任务”为主,判断对其进行收容或毁灭的行为,由SCP-CN-882指定研究员罗业进行。如果做出需要毁灭的判断,行动则由直接与SCP-CN-882-2接触过的特工-黎浩指挥。基金会所调集的战力包括:

  • ███台微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派发给各个作战单位。
  • 任何可能调集的军事打击力量,包括枪支弹药、装甲车、飞机以及战术核弹头等。
  • 联合军所有可能派上用场的可控异常


基金会调集主力部队至到达并包围SCP-CN-882-3的附近区域,总共花费了4个小时,即在距离第17日还有3个小时时到达。基金会封锁了██平方千米的区域,对外宣称是围剿恐怖分子的军事活动。但在这4个小时的时间内,SCP-CN-882-3一直坐在██的石凳上,除使用放在石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外,几乎没有其他举动。

在第16日21时5分整时,黎浩下令让所有能够瞄准到SCP-CN-882-3的狙击手狙击SCP-CN-882-3,以此拉开作战的序幕。尽管所有符合的狙击手都开了枪,但并没有任何子弹射出,认为是SCP-CN-882-3的能力造成。

(SCP-CN-882-2走出,并与黎浩特工对话)

SCP-CN-882-2: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最先和我说话的是你,而第一次发现那孩子的也是你。

黎浩:是啊,也许这就是命吧。

SCP-CN-882-2(发出笑声)呵呵,命,呵呵呵呵,也许是吧。

SCP-CN-882-2:其实我也不应该和你们说要等15天的,等15天的话似乎有点久,没有意义,无所谓了,没必要为这种事纠结。原谅我刚才说了些无聊的话。

黎浩:只要我们能从那个人的手上拿走那本书,你就不会再去引发那样的异常事件了,对么?

SCP-CN-882-2:你的说法不太对,对你们而言的异常事件,我可是时时都在做哦。但是如果我说不保证,你们不会就班师回朝了吧,还是来试试吧。

(黎浩指挥携带SRA的冲锋小队乘装甲车射击,子弹无法射出。装甲车无阻力地穿过了SCP-CN-882-3的身体,作战仍然失败)

SCP-CN-882-2:真是没用啊。

(黎浩指挥携带步兵小队携带近战异常武器冲锋,并下令让拥有远程异常武器人员尽数使用,部分其他兵力火力支援。但冲锋小队在行进约70米后突然消失,并回到原先位置:远程异常武器也尽数失效)

黎浩(小声)这是……什么怪物啊……

SCP-CN-882-2:嗯……你们的行动真是让我尴尬到想把这段删掉呢。我对你们有些失望了哦。并非是因为你们过于弱小,而是你们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弱小,也不会避开你们的弱小之处。

(双方持续对峙,但显而易见地,基金会处于不利形式中,SRA对SCP-CN-882-2和SCP-CN-882-3,且据SCP-CN-882-2所言,在约2个小时后,SCP-CN-882-2会引发新的异常事件)

SCP-CN-882-3(于23时整)各位,还有1个小时哦就到第二天了。

在此般不利情况之下,在后方观察战局的研究员罗业突然申请独自与SCP-CN-882-2和SCP-CN-882-3交涉。基金会方面再三拒绝,但其在申请无果的情况下,孤身一人向SCP-CN-882-3走去。尽管基金会方面试图将其强制带回,但该行为被SCP-CN-882-2使用能力阻止,罗业研究员与SCP-CN-882-3交涉。

(罗业研究员走到SCP-CN-882-3的面前,SCP-CN-882-2和SCP-CN-882-3面向罗业,开始交涉时间为23:21)

罗业研究员(对SCP-CN-882-3)怎么称呼?

SCP-CN-882-3:叫我颖华就好了。

罗业研究员:我叫罗业,是一名研究员。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SCP-CN-882-2:兴趣罢了。

罗业研究员(苦笑)兴趣……么?你的兴趣给我们带来了大麻烦啊。

SCP-CN-882-2:如果你只是想进行无意义的对话的话,请回吧。

罗业研究员(对SCP-CN-882-3)那么你呢,你的目的是什么?

SCP-CN-882-3:我只是听老师的。

罗业研究员:不,你把你的名字写在了书里,这并非他强迫你做的吧,我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SCP-CN-882-3:为什么要把名字写进书里……是吗?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呢?

罗业研究员:这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你们将名字写入书中有何用呢,就是为了写出不属于自己的文章来欺骗自己?从而获得满足感?

SCP-CN-882-3(音量变大)你██给我闭嘴!我早就看你们不爽了,自以为是,藐视一切。你们总有理由对我的文章差评,看不懂,不想看,没有感觉……不愿意多花几秒钟在我的文章上,却愿意用那几秒来给一个差评。这就是我的理由。

SCP-CN-882-3:我花了数天,甚至一两个月的心血。得到的只是“太长,懒得看”和“没有感觉”,这不算什么,甚至还有人说“什么[数据删除]玩意”,我问他我写的哪里不好,他说我不喜欢就是不好。一群不如阴沟里的[数据删除]的东西!

罗业研究员:实在是太可笑了,就是因为有人因为各种原因不喜欢你的文章,你就要写出不属于你的文章来证明自己,这难道不可笑吗?你以为大佬天生就是大佬吗?这篇文章真的是你的吗?用不属于自己的荣誉来欺骗自己,你真的很高兴吗?

SCP-CN-882-3:什么?你这家伙!

罗业研究员:没有经过自己的构思,没有经过自己的推敲而由他人引导写出的作品,只能说是抄袭而已。而你自己写的文章,即使有10个人里有9个人不想看,但只要有1个人愿意看认真的看你的作品,那就足够了。自己写的一篇有人愿意看的作品,比窃取一篇毫无瑕疵的文章来充当自己的作品要好得多,我是这么认为的。即使你现在写的数篇文章,得不到肯定和赞美,得到的是批评和否定,甚至恶意的嘲笑,都无所谓,只要是自己写的。只要多一个人愿意认真看你的文章,那就是对你的多一份认可,只要那是你自己写的。

SCP-CN-882-3:那……那又怎么样……

罗业研究员:只要有人愿意认真的看你的文章,不就够了吗?这不就是作者的本心么?使用那本书的能力来创作不属于自己作品的人,才是迷失在写作道路上的人。无论他人喜恶,只要是自己精心推敲、构思过写出来的作品,对自己来说都是最棒的作品啊!别人喜欢或不喜欢,那又如何?

SCP-CN-882-3:那个……我……

罗业研究员:那么,你的文章的评价最高的是多少?

SCP-CN-882-3:呃……只有██。

罗业研究员(握住SCP-CN-882的手)那么我和你把你今天所经历的写下来怎么样?

(SCP-CN-882-3挣脱了罗业的手。之后和罗业研究员一起使用电脑撰写文章,此动作持续了数个小时。而在这之前,罗业研究员在通讯中申请将武装撤走,并得到了批准。在两人撰写文章直到发表的一段时间内,SCP-CN-882-2一直盯着电脑屏幕,没有再说一句话,但脸上带着微笑)

(在第17日上午█时,两人的文章撰写完毕,并被发表到██████网站上)

罗业研究员:你看,他们评分了!

SCP-CN-882-3:哇,才几分钟不到就有十几个up了!

罗业研究员:就是啊,你看到了吧。即使你之前写的文章风评不佳,努力地去写,写无数篇,总有一天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而不需要借助那本书的力量!现在,你愿意把书给我们了吗?

SCP-CN-882-2:咳咳……很遗憾,你们没有在第二天到来之前拿到那本书,你们失败了。那么,你今天要和他一起过吗?

SCP-CN-882-3:老师,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

SCP-CN-882-2:既然今天不和他一起过,那就快点走吧,已经结束了。

(随后SCP-CN-882-2和SCP-CN-882-3瞬间消失)

尽管基金会方面没有按时取回SCP-CN-882,但并没有在SCP-CN-882-2和SCP-CN-882-3离开后观察到可能有关的异常现象。

在第17日上午██时,罗业研究员所在的站点收到了一个包裹,拆开后是SCP-CN-882和一张纸。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