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FAQ的第二部分,或者说你有关休谟指数问题的答复

你是否也有一个(或几个)有关休谟指数的问题?请在下方写出问题,我们将作出解答。

Q:一片具有高(低)休谟指数的区域会是什么样子的?
-S博士

A:一片具有低休谟指数的区域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因不具有普通现实的稳定性,普通人可以将这篇区域改变为他们的幻想,获得暂时性的类似现实扭曲者的能力。当然,这些不应与真正的现实扭曲能力相混淆;它们仅仅是较高休谟指数框架在相对较低休谟指数环境中的投射,且该对象一旦离开这个区域这些“能力”就会消失。此外,由于这些区域的现实密度较低,因此自发性异常及宇宙裂缝的发生率会显著提高。然而,这些异常/裂缝不会因带离这片区域而消失。该现象的原因目前仍不清楚。

另一方面,一片具有高休谟指数的区域也是非常奇特的。对于正常人类,它显得形象生动且无法抵抗,是一个具有超脱世俗的光环的地方。还记得喜马拉雅山具有一个极高的休谟指数么?对于所有的山脉来说都是如此—这就是他们经常被当作寻获启迪的地方。但对于现实扭曲者来说,这些地方单调、朴实而又毫无特色。由于这些地区的休谟指数浓度通常接近于(或高于)现实扭曲者的自身水平,他们很难在这些区域发挥自己的能力;在一些情况下会因该区域的影响而彻底受限。因此,现实扭曲者因本能或其他原因而倾向于避开这些区域;目前在建的Site-35(使用特殊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进行增强,位于喜马拉雅山)将在建成后作为现实扭曲者有效收容方式。

Q:一个普通人可能变成现实扭曲者么?
-S博士

A:是的;有很多仪式和把戏承诺可以做到此事。然而能做到此事的真正技术的很少,且该技术清单正在重新编辑。

Q:动物是否也能造成休谟指数波动?
-S博士

A:没错!至少有一只猫、几只狗和一些跳蚤被怀疑能导致休谟指数变化;还有一些证据表明一些鲸鱼也能够做到此事。无生命物体也被猜测能够改变休谟指数,但测试过于困难,该假设仍未被证实。

Q:我们是否拥有远距离(比如行星之间或者更远)测量休谟指数波动的方法?
-K博士

A:现在没有。据我所知,在前沿领域有着大量的方法正在被测试,但直到此时我们仍仅能测量当地的休谟指数浓度。

Q:在上述距离的情况下,我们如何探测现实扭曲实体?
-K博士

A:如前所述,没有有效方法。

Q:在宇宙真空中休谟指数的变化特征会不会以某种方式发生改变?
-K博士

A:简短的回答:不会。较长的回答:太空有一点奇怪。它的休谟指数基线比地球的浓度稍高,但其变化与地球相同。事实上,我们假定太空中大多数地方的休谟等级与地球标准相等(或略低!),而星系和星团就像是地球的山峰一样休谟指数更高。然而,在我们找到现实的方法进行验证之前,这只是合理的猜想。

Q:一名现实扭曲者的一部分或其器官在被取出体外或该现实扭曲者死亡的情况下,是否如预期般保持其不正常的高或低休谟等级?是否有某些特定的器官具有与其他器官不同的休谟指数?若有,是哪些器官?
-R博士

A:好问题,这个问题现在我们仍未深入研究。初步的研究结果表明所有器官的休谟指数浓度高于基准线,而心脏、肝脏和大脑具有最高浓度;但其休谟等级低于现实扭曲者存活时的等级。由于该现象的原因仍未清楚,且某些诡异的休谟指数波动或污染的可能性不可忽视,所有的这些都只是目前的推测,并且需要进一步研究进行确认。

是否会有噪音或者背景信号

Q:人工智能能否造成休谟指数波动?
-研究员S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