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 he

项目编号: SCP-1397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397-1至-5被收容在Site-91的一个单独的安全收容储物柜中。SCP-1397的全部实例的拷贝都是可用的,并且可以被所有有1级权限以上的研究者访问。涉及任何SCP-1397实例的实验需要3级批准。报告困倦或疲劳的人员不允许靠近SCP-1397的收容柜十米以内。

截至 ██/██/200█ ,特工Browning和Murphy以及几名2级研究人员,为了追查H████ 先生及其艺术伙伴的直系亲属,以及为了确定SCP-1397-2至-5的作者而驻扎在布拉格。

描述: SCP 1397 1至5是一组五个描述前捷克斯洛伐克的农村地区的旅游指南。这五本书的作者被记为 █████ ███████ ;然而,对该文本的语言分析表明,每本书都是由不同的作者撰写的。由于没有找到任何一个█████ ███████存在的证据,因此这个名字很可能是笔名。尽管没有版权页或出版商信息,但书中的信息表明它们是在19世纪50年代初期编写的。

SCP -1397的异常效应在人类离SCP-1397的五米以内睡着或以其他方式失去知觉时表现出来。受试者报告他们在进入无意识状态时发现自己醒着并且站在他们的特定SCP-1397实例中描述的地点。尽管如此,受试者的身体并没有从原来的位置移动或消失,并且似乎保持着无意识的状态。监测表明,在受试者声称访问的地点没有异常活动。除了不切实际的鬼魂和通常被称为“梦幻般的”超现实事件,受试者对自己的经历报告不同。尽管如此,即使提供了相反的证据,许多受试者仍将强调他们经历的真实性。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梦幻般的”事件发生率增加。 92%的受试者在八至十二小时后自然醒来。受试者也可以通过正常手段唤醒,结果相同。8%的受试者没有在十二小时内清醒,在昏迷十三至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后,将停止所有生命体征。

在经历了SCP-1397效应后醒来的受试者感到困惑和怀有敌意,并且在被问起感知事件的真实情况时会变得紧张和不安。此外,受试者表示相信他们所有的梦实际上都是真实事件,伴随着对所说出梦的恐惧。这些妄想可以用常规的心理治疗来治疗,而且常常在几个月内自行消退。除了这些心理效应外,SCP—1397的所有异常特性都在受试者醒来时停止。

在SCP-1397-2至-5的标题页上用笔写了一条短信息(见附录1397-D)。笔迹分析表明所有四条信息都是由同一个人写的。

附录1397A:采访日志139-1

受访者:D-1397-5

采访者: J████ 博士

前言:D-1397-5接受了SCP-1397-1的测试,并在十一个小时后醒来。在D-1397-5醒来后的三十分钟进行了以下访谈,以确定D-1397在这十一小时内的经历的性质。D-1397-5被选中是因为她有公开声称的清醒梦经历和她在基金会任职期间行为镇定的历史。

<开始记录>

J████ 博士:D-1397-5,你能解释一下你在失去意识时看到了什么吗?

D-1397-5:好吧,在那个镇定剂或你给我那个的不管是什么东西服用后,我想我在打瞌睡,但是接下来你知道我突然完全清醒,站在小腿深的温暖的泥里。所以我环顾四周,周围有几只猪,过了一段时间,我意识到自己在某一个农场里。

J████ 博士:当你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你做了什么?

D-1397-5:嗯,我从他妈的猪圈里出来了,我想我也可以四处看看。我看到了农舍在不远处,但我没有去那附近的任何地方。我认为如果测试在我因非法侵入而被捕时结束,那会非常愚蠢的,对吗博士?不管怎么说,那里有一个谷仓,几头牛和这个巨大的麦田。据我所知,它们没有什么奇怪的。于是我向田野边上的树林散步,这时事情变得奇怪了。

J████ 博士: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吗?

D-1397-5:好吧,我听到有人在喊我,我转过身来,一位女士站在农舍外面。把我吓得半死,我以为她会生我的气,但她只是告诉我不要到树林里去,因为树林里有狼。

J████ 博士:你对此怎么想?

D-1397-5:老实说,我只是想弄清她怎么知道我在那里。然后我想,狼比你更害怕,对吧?我曾经爬树作为爱好,所以我并不是真正地害怕。总之,我想看到像狼这样有趣的东西会是有几分愉快的,所以我只是不理睬她,朝树林走去。费力穿过许多灌木丛,一对小鸟,但除此之外,我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不合适的东西,嗯,肯定是一个小时左右,我不知道。

J████ 博士: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D-1397-5:我开始从灌木丛中听到声音。起初我以为它是松鼠或兔子或其他什么动物,但后来它一直在响起,而我什么也没看到。嗯,我并不害怕,但我想,如果有东西在跟踪我,我不能让它抓住我,所以我试着加快速度。但是我不能。我的腿就是做不到。让我告诉你,这相当诡异,但我告诉我自己这只是一本奇怪的书正在做奇怪的事,所以我一直走了,大概,五分钟?直到我的衣服消失。

J████ 博士:消失?

D-1397-5:嗯。就是消失了。就像那个他妈的你出去到公共场所,然后意识到,哎呀,我忘了穿裤子的梦,除了博士,在这之前我正在穿过一些非常多刺的植物,而且我特么确定我注意到了我没有裤子和鞋保护我的精确的时刻。所以我停止步行然后在麻烦大了之前有大概,五秒安静的时间去思考这些。你看,博士,原来树木是狼。

J████ 博士:你……你能更进一步解释一下吗,D 1395-5?

D-1397-5:我他妈的不知道!(D 1395-5停顿,进行几次深呼吸)抱歉。我只是,我拂过那些树中的一棵,然后它们全部一起打我。这不是树,它们没有一个是树,它们从来就不是树,它们是狼,整整一窝狼,它们盯着我,舌头上有闪亮的口水,我能看到它们脸上的每一根毛发,而且它们在嘲笑我,我发誓。我又能跑了,当我开始跑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没有在做梦。我一直不是在做梦。

J████ 博士:你怎么能确定这一点呢?

D-1397-5:博士,你知道怎样在梦里,你可以接受你的思想扔在你身上的怪诞的事情,就像它只是这个经历的另一部分吗?这个感觉像是……外来的。不自然的。像是它太努力了,你知道吗?

J████ 博士:我猜想。你跑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D-1397-5:我回到了田野里……而且它更像是一幅模糊的图像。我看见我妈妈站在那里想跟我说话,但我听到的都是嘎嘎声,就像她是他妈的乌鸦之类的东西。接着我往下看,我看见我是个该死的孕妇,然后突然有了这个……这个扶手椅在我旁边,我知道我把它生了下来。它跟我说话,告诉我我快没时间了。(在继续之前,D-1397-5将她的头放在手上几秒钟)然后地面在我脚下消失。我坠落,然后我……醒来了,我猜。在测试室里。

J████ 博士:你能告诉我你醒来时的感受吗?

D-1397-5:(D 1395-5在讲话前沉默了大概十五秒)松了一口气。

J████ 博士: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D-1397-5:我离开了。它让我出来。

J████ 博士:它?

D-1397-5:这个……这个梦或不管它是什么,博士。我知道它不是梦。我想它知道我已经发现了,这就是为什么它在结尾变得如此……如此奇怪。它在尝试说服我这是一个梦。这感觉很……沮丧,我猜。如果我呆得更久,我不认为它会让我离开。

J████ 博士:谢谢你,D-1397-5。这样暂时就够了。

<记录结束>

附录1397-B:SCP-1397-1回收日志
SCP 1397-1最初在195█年基金会的一个关于捷克斯洛伐克的超现实主义作家的调查中被回收,之前有报导暗示这些作家们可能参与了与SCP-████有关的“不寻常的仪式活动”的报道。虽然原来的报告被证明是错误的,但该组织的一名成员,A██████ H████在接受审讯时承认他参与创造了一个反常的项目,并自愿地把SCP 1397-1,在当时被认为是唯一的,交给了基金会。H████先生对该项目表示厌恶,称这是他的“巨大失败”,但拒绝进行详细阐述。H████先生最终执行了C级记忆删除并被释放; 因为他的同事当时并不被认为与该项目有关,所以他们被执行A级记忆删除并被释放。取自H████先生的公寓的笔迹样品表明他是SCP-1397-1的作者。截至██/██/199█,H████先生及其以前的艺术伙伴已被确认为已故。

附录1397-C:事故1397-1
在██/██/200█,住在布拉格查尔斯大学宿舍的██名学生报告出现类似于暴露在SCP-1397之下的症状,并且在这些宿舍内发生了█人死亡事件。基金会成功地阻止了媒体了解该事件,并对幸存的受害者和证人实施了B级记忆删除。SCP-1397-2至-5从受影响的宿舍的走廊被回收,它们是被故意放在那里以使数量最多的学生暴露在SCP-1397的效应中。
半数以上受影响的学生被发现参加了前一天████ █████教授的“唯我论和梦心理学”讲座。█████先生在试图用致命武力抵抗拘留后,不幸地被基金会特工枪杀。随后在SCP-1397-2至-5上找到了█████先生的指纹。对公寓内发现的文件进行的分析表明█████是SCP-1397-2至-5的标题页上的手写信息的作者。
SCP-1397-2至-5的写作风格尚未找到匹配。目前正在进行调查以确定H████先生的任何已知同事是否与SCP-1397有任何关系。

附录1397-D:SCP-1397-2至-5中的信息抄本

如果他们想让我们看见梦境和现实是一回事,那么它是说现实就是一个梦,还是说梦是以不同方式来看待的现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