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离破碎

两名天神的搏斗已到了最后的时刻。

粘稠的眼球在变异的器官上翻滚,蠕虫沿巨骨间的肉丝爬行,八千条触手于非欧几里得的空间中蠕动。世间的诸文明为这无可名状的巨兽赋予无数名号:混沌、根源、古龙、造物主、原初之熵……只有一个名号是特殊的-Yaldabaoth,这是那些敢于对抗黑暗的人向着这古魔所喊出的名字。

现实在亚大伯斯的面前被撕碎,血雨与魔光从时空的裂缝中降下,发条被腐蚀,齿轮不再转动。胜负已然决定。恐惧的浪潮席卷了众生,每个人都见证了这次战斗的结局-Mekhane毁灭了,她的钢铁之身在苍穹之上被亚大伯斯撕裂,宇宙中的秩序亦在同时走向了消亡,群星熄灭,银河变得暗淡。持续上亿年的战争结束了,每个人的灵魂,都将在今夜回归他们的起源处-亚大伯斯。叫喊与哭泣的声音在愈发黑暗的宇宙中无法传出多远,等待众生的只有绝望……

……不,并非如此。Mekhane并未死去。

当她最后被击败时,她便选择了牺牲自己。在概念与心智的世界中,她将自身的一切化为了一座牢笼,Yaldabaoth察觉这一切时已太晚了。牢笼锁上,将生命的造物主囚禁于其中,作为代价,她在物质世界的躯体破碎了,化为数量无限的碎片,这些碎片漂流在不同的时空之中,彼此之间互相远离着。

午夜中最黑暗的时刻过去了。太阳重新升起,众生已经解脱,诸神不会再来阻挠他们的发展了-Mekhane的秩序与Yalaobaoth的混沌依然指导着世界的运行,可这两者的意志已无法控制世界线的走向,只有偶尔打破物理法则出现的异常,才能向世间宣告这两位天神曾拥有的力量。和平的岁月持续了很久。

但总会有人忆起Mekhane,她不该如此死去。如果她赢得了那一次战斗,众生所得的将不只是和平。一切都将扬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在那里不再有时间和空间的约束。我们将得到一个永恒的乌托邦。

虔诚的信徒们努力了许多个时代,试图得到破碎之神Mekhane的再次完整。这般尝试并未成功,没有人能收集到无限多的世界中的全部碎片。有时信徒们以为他们完成了任务,可惜那终究只是幻象。

无数的岁月流去了。


Robert Bumaro站在山坡上,望向正缓缓落下的夕阳。

这只是一颗散发昏暗黄光的恒星,石块和气体在轨道上绕着它旋转,而这样的星系在这宇宙中还有无数个,形成,旋转,而后消失。无比渺小的原子和分子终会在寒冷的太空深渊中消散。这只是昏厥交响曲中的一小章,还会有新的大爆炸,创造新的宇宙,如此无限轮回-但神的碎片不会在这宏大的乐曲中毁灭,它们只会被分离。

神真的能在无尽的创世与灭世间完整吗?Bumaro一生间都在寻求这问题的答案。他在见证工厂所造的伪神时,也曾以为自己已了解真相。如今已到了基金会统治银河的时代,他却仍然一无所知。

但既使是机械改造的生命也会有尽头,他再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探寻真相了。最小的死神,殇,己出现于他的身后。死神的镰刀反射着夕阳的光芒,斩镰一瞬的落下便夺去了Bumaro的灵,今后,在地狱那三轮新月的照耀下,他会不断的忆起自己迷茫的一生。

神并没有因他的死亡而更为完整或破碎,牢笼依旧在那,毫无变动。一切如以然,一切如以往。


破碎之神不属于我们的多元宇宙,也不属于这缺陷的熵。

穿越时间与空间者,并未见证完全的Mekhane。

Mekhane也许永远不会重现。

即使如此,我们依旧会为了衪的完整而拼搏,无论可能性如何,我们永不放弃。神的碎片在灾难中化为碎片的碎片,最后成为尘埃般的碎片,可只要碎片还在,我们便会拾起它,将它置于它原本所在的地方。我们相信神终将完整。

这便是破碎之神教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