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

你好,欢迎来到SCP基金会,Dr.WEyes。这是一个美好而残酷的地方。既然你已经加入了SCP基金会,那就意味着你成为了我们中的一员(无论你有没有其他目的),我们就没有什么好遮掩的了。

首先声明,SCP基金会的宗旨控制 收容 保护 (Secure Contain Protect),简而言之,我们的职责是保护人类不受异常影响。我们控制异常防止其异常性质破坏正常世界;收容异常防止其异常性质影响正常世界;保护异常防止其异常性质失控于正常世界。但这一切都不能被世人知晓,目的也是一样,保护人类不受异常影响,否则当人们知晓异常存在后,世界将会因“异常”这个导火索而改变其运转形式,这违背了我们的初衷,所以,我们只希望我们能做一名名默默无闻的贡献者。

!了照关多多就后以。seyEW !乐快日生



nauXT.rD——

既然你选择了 研究员 这条道路,那么你就必定要从助理研究员干起,一步一个脚印,少则一二年,多则八九年,你有可能会成为高级研究员,亦或是Site主任甚至爬上O5的宝座,但请不要忘记我们的职责所在。

在这里工作并不是一份美差,或许你觉得自己可以像电影里的特工、间谍一样炫酷,实际上,这里有的只是空气中的一股股压抑气氛和那份飘渺的为人类命运工作而油然而生的一丝自豪感。你要面对的,是一份份麻烦的文书工作,是一件件棘手的收容难题,是异常一次次带给你的精神冲击,是枯燥工作一天天带给你的心理压力;但我们有志同道合的伙伴,有心理专家的诊疗,有可信的安保措施,有值得你放声大笑的事情,这就是生活。

新手指南放在你左手边右数第一个储物柜的第一层了,请你仔细地阅读它。还有一些指南外的小窍门是很重要但你可能接触不到的,你很快就会明白的。最后,祝工作愉快。

CN分部人事部

下午四点二十七分的阳光似乎绕过了那一层半遮掩着的厚重窗帘,正照在WEyes手中拿着的这张布满折痕的纸片上。纸片不太厚实,WEyes可以看到它的那一团一团如同天空中最轻盈的卷云一般的纤维正在闪闪地透着光。

“我以为是什么呢,是我入职时的那张致函呀。”WEyes笑了。 入职那天,整洁的办公室里,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张,放置在淡灰色的桌面上的中等大小的纸片,右下角还折了个角——很明显,就像学校发的回执单一样,这是为了便于查数而做的标记,同时,这与其劣质不堪的纸质表明,这是一种批量印制的传单。

WEyes端起桌边的那杯咖啡——不是很烫,味道也不是多么纯正,只是一杯普通的速溶咖啡罢了。对他来说,这仿佛是一种怀念的情感。WEyes喝了一口杯中的棕褐色液体,不是太香,几年前那种如同奶清与稀少的糖精和磨碎的咖啡豆混在一起的奇怪味觉终于再次相逢,仿佛旧时的一切随同现在发生的每一件事都被放到了搅拌机里,混成一堆类似酒或模因的奇怪液体所带给你的浑浑噩噩的感觉与酸、涩、甜、香的味道,这是基金会里那些纯正的咖啡味道所不能比的。

WEyes放下杯子,看着窗外的阳光。金色的阳光永远都是那么灿烂,它在WEyes小小的办公桌上圈出了一块长方形的领地;灰尘正在阳光下面愉快地跳着舞,接着,便什么都看不见了。WEyes注意到,那张极薄极薄的纸片似乎还透出来几个字来。他从不太舒服的老板椅上爬起身来,仔细地端详着背面已经掉色的黑色字迹。在阳光下,那行字很容易就被认了出来,字是用不太标准的行楷写的:

生日快乐! WEyes。以后就多多关照了!

——TXuan

没错,这是TXuan的字迹。


“现在是北京时间22点46分,基金会中分三台广播站依旧等待着您的收听。今天是2019年8月4日,星期日。周日的夜晚或许总是那么晴朗,时不时会有数颗星星用着人眼几乎觉察不到的速度在闪烁着,一切都仿佛是这样的美好祥和。在此,Lizien也希望在经历了数次风狂雨骤之后,基金会中国分部的大家能够以如此一般的宁静与坦然去迎接下一个挑战……”摆放在窗台的收音机就这样在夜里发出如此的声音;液晶屏幕上闪烁着的台呼和频率发出的蓝色幽光,不仅给这个美好的夏夜增添了几分安详,也突显出了黑暗的职员休息室的寂美。

随着身心的放松,WEyes那浑身酸胀的感觉再度归来,身体的乏力加上心灵的疲惫,终于在此刻得到了进一步的释放,成功超脱,成为一种独特的享受,与深夜中弥漫的惆怅合为一体。也许是自己从小在晚上偷玩电子产品养成的习惯,当WEyes终于能够得到一个放松的时间甚至空间时,他总喜欢把自己放在一个小房间里,关上所有的门,关掉所有的灯,独自一人在这个小房间里静静放松。今天,依然如此。

就像在这样的深夜,看着窗外的繁星,像许多人会感叹一样,有时候,他也会问自己一些,自己早就心知肚明的问题,比如,“为什么要加入基金会”,或是,“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对呀,谁都知道自己参加基金会的缘由,谁都知道自己的存在已经是一个客观事实,无法更改。他知道,当他沉迷于这些问题中无法自拔时,沉迷的已经不是问题的本身和起因结果,而是结合生活实际得出的论证,和凭借论证来实践的过程。

将近一年,WEyes已经习惯了基金会。习惯了与他的同事们和睦相处,习惯了独自处理问题,习惯了夜晚职员休息室地板的温度,习惯了见到各式各样的,异常们。当然,他也在享受着可以在基金会尽情地舒展着自己的自闭空间的待遇。这种几乎不与过多人交往的工作方式在基金会是较常见的,这也是基金会吸引他的一大因素。他喜欢基金会的神秘,喜欢它的严谨,喜欢那种与世无争的其乐融融,喜欢那种当一回无名英雄的暗中自豪感。这就是WEyes加入基金会的原因之一。

他是一向奉行“存在即合理”这一信条的。他试图去用自己的方式,通过基金会,为大家做一点点微小的贡献,证明他的存在对他人的合理性,实现自己的价值。实际上,这一信条往往被用来当作自己理想得到冲击时的镇静剂,同时收获一条“存在就是为了适应社会”的合理性事实。

好吧。

“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他自言自语。

在那段不知所措的时间里,WEyes总在后悔。基金会到底是什么东西?它只是一个,所谓的要靠自身力量去对抗未知力量去拯救世界的组织,一个暗地里基本控制对人类来说为时过早的物品的不能被人知晓的组织。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不可理喻的。人们不会完全相信他们无法或暂时无法接触到的一切,包括SCP基金会,这个声称要保护人们脱离异常 —— 人们根本接触不到的“虚幻”之物 —— 的组织。

既然人们无法理解,那WEyes他们拼搏一生为之奋斗的一切,都成了谎言。换句话说,基金会什么的,就是一个笑话而已。

那为什么还要继续保护人们?继续保护这些会嘲笑自己的保护无用的白眼狼?

那自己为什么要加入基金会?


WEyes的手捏着那张致函。上面“TXuan”的字迹非常醒目。

“可惜他已经走得很远了。”

TXuan,就是那个带他进入基金会的人,也是那个最先离开的人。

也是在这间房间。

“你好,欢迎。”TXuan就这样,穿着白大褂,说着,“这里就是SCP基金会了。”

“所以,项目就这么被收容了?”冲好咖啡,TXuan又坐到了窗台上。

“你们这样子啊,那不行的!”面对着的,是反对组织的枪口,背靠着的,正是WEyes,和掉下窗口,沉向天空的危险。

奇怪的笑容,绽放在洁白无瑕的脸上,和白色的博士服融为一体,一动不动。

啊,还有。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几乎是冲了上去。

“为什么?为了我的不切实际。你喜欢压迫的环境,时刻的惊讶与刺激,还有那份学习雷锋的自我陶醉。可事实呢?基金会是事实存在的,可是人呢?人是会一代一代繁衍,一代一代进化的!没有一个人,是会在正常社会环境下自找罪受,抛弃本性的。基金会,是由人建立的!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受他人影响,时时刻刻影响着他人。谁都会有私心,谁都希望自己的思想被他人接受,可是,认识有分辨能力的呀,人会自动过滤掉一部分思想,那一部分,往往是最不切合实际的,也是最核心的内容?”

“你啊,你是想说,这所有的所有,只是黄粱一梦;这所有的所有,都是必然;根本不用费心与此。是吧?好,可是,你就不想改变一次吗?为什么要把所有的责任都往外推?为什么不试着换个角度去思考‘换位思考’?为什么要用尚未成熟的理论去妄下结论!”

“很简单,因为我的性格,因为我的思想,因为我的出发点就是错的,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在反转的边界反复横跳!当所有的思想近乎一纸空文,无法实现,当希望永远被束之高阁,当努力和汗水与‘傻’这个词画上等号时,我才能更进入社会。我从一开始就把这个世界看得太自以为是了。”

“可。这一切还有转机,思想还会在进步 —— ”

“谢了,我已经没有动力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