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_1_1.png

圖書館很平靜,不過還是有可以讓我們說話的地方。

在被放逐者之圖書館中,有不少自修室可以讓大家申請長期使用。雖然圖書館那邊原意是給大家可以有一個地方進行數個月修行之類的行為,不過現在大家都不是這樣用的。聽聞有些自修室被當作私人儲物室,有些就被當作自己的秘密基地,還有一間被用作自己結蛹蛻變的地方。不過圖書館那邊並不反對這些行為,只要不影響到別人和可以還原地方的話就可。

蛇之手也以組織的名義申請了不少這些自修室,大部份也是給各個學派使用的,不過也有一些成為了蛇之手的秘密會議室。在這天,其中一間會議室中坐下了一男一女,討論這年內最重要的行動計劃。

“那麼,導師。上一次會議中我們草擬襲擊獄卒據點那一事,你的占卜結果有了嗎?我們毀滅學派的人都很期待這一次行動。”

“…有了呢,霸主。”

穿着浮誇金飾的中年男性帶着充滿自信的笑容看着那位始終看着桌面的女性。霸主對這次策劃了多年的行動非常滿意,認為他們能完美的完成這一場襲擊。他還刻意找了占卜學派的導師來預言這一次行動的結果,大多人也不會的。要知道,參與有死亡風險的行動和確定自己會死亡的行動是完全的兩回事。前者還有人會願意參與,後者卻會阻嚇到不少人。然而導師的預言是非常準確的,她只會說行動會成功或失敗,你會在行動中存活或死亡。誰會想在行動前先用預言削弱自己的銳氣呢?然而霸主因為對這次行動非常有信心,認為預言只會是強調這次行動有多成功。

“…要破壞的設施都成功被破壞,要救出的魔法生物都被救出,要奪走的十件魔法物品中只成功拿到八件。”

“總結來說還算完美呢。奪走魔法物品那邊本來就不是主要目標,能奪走部份已經算好了。不過來到核心問題了,我們人員的傷亡如何?”

霸主由原本的笑容變為嚴肅的臉。誰也不想自己的同伴和下屬受傷或死亡,不過大家也知道在襲擊行動中,這些事不是必然的。就算行動目標成功完成,也不代表沒有人員傷亡的。

“…藏狐和豺狼受到輕傷。藪犬受到重傷,需要八個月的時間康復,但沒有後遺症。黑鴿在行動中死亡,是行動中唯一的死者。”

“以行動人數來說,這樣的傷亡是非常少數呢。簡單來說就是一死三傷嗎?不過,黑鴿是?”

霸主思考這個人是誰,肯定不是舊人,他能確定每一位毀滅學派的人的名字和善長。感覺也不是新人,印象中新來的人也沒有取這名字。

“…是這邊占卜學派的人。”

“你們的人?我的行動計劃中並沒有指派我的下屬以外的人參與呢。”

“…在行動當天,藪犬不小心洩露了情報給黑鴿。黑鴿以自己的占卜能力得知行動非常成功,自行到行動地點參與行動。”

“藪犬還真的不小心呢。那樣我要好好提醒他不可以在行動前向其他人提及此事。”

“…沒有意思,如果藪犬沒有不小心洩露行動,那樣忠犬、貉狸一樣會做出同樣的事。如果你打算阻止這三人洩露情報的話,那會讓你的行動成員產生不安感,以為我的預言出了問題,從而影響行動。結果會讓行動只破壞到五成設施,只救出三成魔法生物,另外會變成五死十傷。”

“好了好了,我不想聽下去了,簡單來說阻止我這邊的人沒有意思吧。那樣直接和你那邊的黑鴿說呢?他得知自己會死的話,應該不會去吧。”

“…他對自己的占卜能力非常有信心,認為自己在現場占卜會比我在這邊事前預知結果更準確的。簡單來說,所有勸告也沒有意思的,黑鴿還是會自行參與這次行動。”

霸主沉默了一會。就算黑鴿不是自己學派的人,就算是他是無視行動的計劃自行參與行動,霸主還是不想因為這次行動有蛇之手的人死亡。作為行動的策劃者,霸主想盡辦法可以救出這一位外來者。

“雖然這不是蛇之手的風格,不過把他困在圖書館內可以嗎?如果是為了保護他的話,我想其他蛇之手的人和圖書館那邊也能理解的。”

“…這樣的話,死亡的人會是藪犬。其後的行動大致上相同,結果也是一樣的。”

“所以說,結果也是阻止不到有人死亡嗎?還真是讓人遺憾呢。”

“…另外就算用這方法讓黑鴿活下去,這只會讓他對我們產生不信感,從而讓他做事更魯莽。這會使他在其後的行動更容易犯錯,害他在一年內被獄卒或焚書人殺害。我已經進行過多次占卜,讓行動保持原狀的話,是對大家來說最好的結果了。”

導師依舊的看着桌面,非常冷靜的說出會讓自己的學徒死亡的行動是最好的。霸主再一次沉默,然後提出最後一個問題。

“那樣我明白了,我會好好準備一個地方給黑鴿長眠的。不過你能這樣冷靜的讓你學派的人去死,還說這是最好的,還真是驚人呢。”

這時,導師慢慢的抬起頭,看着霸主,然後慢慢的說出一個答案。

“…如果你的人生和我一樣,只是一堆一定要回答的選擇題的話,相信你最後也會變得和我一樣。”


dog_1_2.png

冥想室,是我們占卜學派的課室,但對我來說,這更像是我的家。

就像平日那樣,今天的冥想室還是被占卜學派的人佔據。也就像平日那樣,這邊非常平靜,直到黑鴿進來。

“大家,知不知道我發現了什麼!”

“我不想這種事情也要用占卜找答案,黑鴿。你直接告訴大家吧。”

“企鵝,你還是這樣呢。真的不猜一猜嗎?這是我們蛇之手這年最驚人的行動!”

“不猜。”

這個平靜的早上,再一次被黑鴿打破,企鵝還是當下回應了黑鴿的提問。企鵝一直說自己很討厭黑鴿,作為一位占卜師,理應保持內心平靜,這樣才容易看出未來。然而黑鴿每天也在吵,還要是在冥想室中吵,重點是他這樣還是一位優秀的占卜師。不過,我個人認為企鵝是很在意黑鴿的,不然就不會天天也和他對答了。

“好啦好啦,那我就直接說答案了。毀滅學派的人計劃今天襲擊獄卒的據點,聽說是近期內最大規模的呢!剛剛我還占卜了結果,非常成功的樣子!這樣我們全部人也該參加這次盛會,一起到那邊參與襲擊吧!”

黑鴿的發言讓大家也從冥想中醒過來,比起蛇之手又一次襲擊獄卒,我想比較多人是在驚訝為什麼黑鴿把別的學派的行動帶過來這邊。尤其占卜學派,大部份人也是喜歡靜靜的待在圖書館中冥想和研究奇術,襲擊獄卒這些行動最多也是擔當支援工作。然而黑鴿卻無視這些,直接邀請大家上戰場前線。

“等等,黑鴿。我不知你從哪邊聽到這種消息,怎看也是和我們無關吧。這邊不是毀滅學派,也不是防護學派。你要我們用占卜奇術到哪邊做什麼?”

“企鵝,你為什麼就是這麼喜歡讓大家掃興呢?難得這樣的盛會讓我知道,你不期待嗎?你不想也成為解放奴隸的英雄嗎?什麼戰門能力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心!只要有心,你就能助大家一臂之力了!再說占卜師在前線也有用啦,預知到對方一分鐘後的行動對大家有很大幫助的。”

“真的,不要。你這樣只會麻煩到大家。如果他們想你過去幫忙,大早就邀請我們了。他們沒有邀請,就是說不需要我們。”

“行了行了,結論就是你只想坐在這邊看着別人成功,但我不是這樣的人。我不只要看到,我要自己也出一份力,這樣才有資格慶祝成功。如果你們不去的話,那我自己一個人去!”

黑鴿說完這一句,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企鵝站了起來,感覺是想阻止黑鴿,但好像想到黑鴿根本不可能被勸退就坐下了。現在只能希望黑鴿能安全歸來,希望毀滅學派的人會好好保護他。本來想嘗試占卜黑鴿在那邊會不會碰上危險,不過想到就算知道他會遇上危險,自己也不能做到什麼,就放棄占卜,改為祈禱他沒事了。


dog_1_3.png

要來的,還是會來。要做的,還是要做。

“所以你…是叫黑鴿對吧。什麼也不說就來這邊的原因,就只是想一起襲擊獄卒的據點?”

“是的,襲擊行動這麼帥氣的事,當然我也要參與!”

“…你不是我們學派的人吧。那麼你會什麼毀滅系奇術?”

“一個也不會。補充一下,防護系和回復系的我也不會,我是專精占卜的。”

“那你來做什麼!”

一群蛇之手的人躲藏在森林深處,小心的留意遠方獄卒的據點。雖然已經隨時準備好襲擊,不過在最後一刻暴露了的話還是會失去了偷襲的優勢。不過,最打亂這次襲擊行動的,不是敵人,而是這一位突然過來的人。在這一刻根本沒有時間把他送離現場,只能希望他不會妨礙到行動。

“時候到了,不要再吵。新來的,不想死的話就跟在我們後方,不要亂來。”

行動的策劃者,也是前線隊長的霸主,並沒有留意在他身後的吵鬧,一直看向獄卒據點的方向。霸主留意一下手錶,秒針剛跳向整點的瞬間,馬上指示自己的小隊開始行動。他毫無意義的指示黑鴿如何行動,什麼跟在後方和不要死的。因為霸主知道,對方的生命只餘下三分鐘了。

“大家快前進!火力支援小隊已經在攻擊獄卒的防禦設施了,我們要利用這個時間盡可能接近他們的據點!”


對於基金會的人員來說,這是可怕的一天吧。數分鐘前還只是過着辦公室生活,所有危險工作都是交由D級人員處理。自己只要坐在安全的地方,喝着咖啡,慢慢的研究那些異常項目就可。然而現在,基金會的人員親身體驗到,在自己加入基金會時的宣誓中,那句冒着生命危險也要保護人類是什麼意思。

強力的奇術炮火不斷轟炸這個據點的地面設施,如果是一般建築大概瞬間已經夷為平地了吧。不過基金會就是知道自己並不是很受歡迎,所以每個據點也是以能承受攻擊的前題興建的。雖然如此,這個據點內每一個地方也能聽見轟炸聲,也能感受到炮火帶來的巨震。除了部份天真的人會在想是否火藥庫起火外,大家很快也猜到這據點是受到襲擊吧。

“觀察員,快點匯報現在情況!”

“長官,我們所有地表的監察器也受到攻擊,看不到情況。現在正連接衛星來取得情報。”

“連接成功後就立刻告訴我!研究人員疏散情況如何?”

“B級人員已經全數疏散,現正疏散C級人員中。D級人員的收容室已經鎖死,不在收容室的D級已經全數被處決。”

雖然研究人員都處於恐慌,不過安保人員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能夠冷靜的根據程序疏散人員。雖然如此,現在的情況還是非常險峻。地表的所有設施都同時失聯的意思,就是這據點受到軍事級別的持續性轟炸。可想而知,當入口的大閘被炸開後,接下來的襲擊也有相當的程度。

“長官,已成功連接到衛星了。攻擊是來自兩個方向,分別是方位075距離3000,和方位255距離2800。另外方位150距離1000有另一隊人在接近中。”

“方位150嗎…立刻通知第52小隊經地下逃生通道前往A15出口,伏擊對方的突擊小隊!”


在兩隊火力支援小隊的炮火下,霸主帶領的突擊小隊已經非常接近獄卒的據點了。依照計劃的話,火力支援小隊會在突擊小隊到達據點時停火,讓突擊小隊炸開這個據點的大門。然後突擊小隊會在據點內部製做混亂,讓火力支援小隊有時間趕上一起參與突擊行動。

“不要害怕,相信火力支援小隊。我們只要繼續前進就可,他們不會傷害到我們的。”

向着被炮火攻擊的地方前進看起來並不是一件理智的事。然而霸主相信自己的火力支援小隊,而突擊小隊就相信霸主,就這樣整個突擊小隊的人都毫無猶疑的繼續衝向這個獄卒的據點。

“黑鴿,你怎樣了?”

雖然並不是同一個學派,不過毀滅學派的藪犬和占卜學派的黑鴿其實是朋友。事實上就是因為藪犬在這天和黑鴿的聊天中不小心提及今天的行動,所以才使他來到這邊。藪犬到現在還是很後悔讓黑鴿知道這件事,明明知道對方沒有戰鬥能力,也知道對方聽到此行動後一定會過來,也不好好留意自己不要說漏嘴。

當藪犬擔心的回頭看向黑鴿時,發現黑鴿摸着頭,好像頭痛的樣子。

“不,沒事。只是占卜到什麼的,有三個黑影從樹木中跳出來…!藪犬小心!”

黑鴿突然的撲向藪犬,同時他們身後的大樹中的隱藏門突然被打開。偽裝為大樹的秘密通道中跑出了三位獄卒的戰鬥員,話也不說的直接向藪犬那邊射擊。

“大家快伏下!”

霸主立刻使用奇術,那三位獄卒就像毛布被扭乾一樣,身上所有血液瞬間被噴出體外,然後全部都倒在地上。霸主反應很快,但還是不夠快。藪犬和黑鴿兩人也中槍,失去知覺的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海豚,你照顧他們兩人,其他人繼續前進。”

霸主指派海豚照顧兩人後,就頭也不回的帶領其他人繼續前往獄卒的據點。當突擊小隊的人都在心中希望他們兩人沒事時,只有霸主沒有這樣做。當不知道結果時,還可以心存僥倖。當知道結果的話,也只能夠承受。這時候,霸主開始明白,導師一直那麼冷靜,或是說一直那麼無情的原因是什麼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