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死了汉娜梅

“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钱。”

“你知道你不必这样的。”

在异常消失之后,O5们不知不觉的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是否真的存在过。基金会也一样。这代表人类或许终于安全了,但或许人类从未安全过。

坐在轮椅上的研究员的阿兹海默症突然就到了很严重的地步,喜欢穿粉色的男孩没有任何学历,战无不胜的神父被迫做了截肢手术。很快被政府赶出了市中心的那座最好地段的大楼。

很有趣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还有条狗。

“你知道你不必这样的。”

Hannah不必和他们共患难,世俗眼光看来是这样的。她的学历并非已经消失了的异常大学颁发,就算在今天也是金光闪闪的心理博士学位。她没有用异常续命或者维持生命力,战斗力或者自己的容颜。

拿着文凭,拿着实习经历,去找工作,做心理咨询,或者做大学老师然后养活自己。这是对于现在的基金会员工来说太幸福的道路。

截肢的神父没办法敲代码做码农,正如阿兹海默症的轮椅研究员不能再睿智的给出一个个充满人生经历历经沧桑的宝贵建议。

要维护他们的医药费和日常开销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钱。”

解开的肩带散落在腰间摇曳,半开的窗帘内射入似乎能照亮什么但无济于事的阳光,能看到阳光照亮她的部分肌肤。
她向撒落着现金的床上伸手,腰肢和臀部形成了纯粹的弧线,和她的眼神一样澄静,空气中有喘息声和阳光照射下飞起的微尘。

她感受到一股拉力,随后被拽回到了她本该停留的位置。

“你可不能做到一半就加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