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979 采访记录-A~B

-采访记录-A~B

采访记录-A

采访日期:20██年1月█日

采访者: A██博士,中文名顾██。

受访者: SCP-CN-979-1

采访目的:探寻SCP-CN-979的来源。

备注:现在SCP-CN-979已经认识了我们,不会和几个月之前那样鸣枪示警了。-A██博士

<记录开始:a.m.08:36>

A██博士:你好,SCP-CN-979-1。

SCP-CN-979-1:您好,顾██先生!另外,您可以不要叫我的那个洋文名字吗,我的名字是陈█。

A██博士:好的,陈█,我可以开始采访了吗。

SCP-CN-979-1:当然,您请。

A██博士:你们身着的应该是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国█军军装,那么你们参加过抗日战争吗。

SCP-CN-979-1:是的,193█年开始,我们在[已编辑]先生的指挥下,进行过针对日本的小规模战争。

A██博士:[已编辑]先生是改造你们身体的人吗?

SCP-CN-979-1:是的,[已编辑]先生是一位洋人,我们身上的这些东西都是他为我们做的。

A██博士:他为什么要对你们做这些,你们是被强迫的吗?

SCP-CN-979-1:不是的,这是我们自愿的,我们非常感谢[已编辑]先生愿意帮助我们。

A██博士:可以具体说说你被改造的原因吗?

SCP-CN-979-1:好的,顾██先生。那是193█年,当时我和我弟弟(指向SCP-CN-979-2)在山东省的一个码头上卖海鱼; 应该是七月的某一天,我们从早上的报纸里看到,日本人攻打了北平,兵营正在招兵;说起来,我的父亲从小就和我们说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于是我们俩决定报名从军,但是(SCP-CN-979-1举起了右臂)我们兄弟两个的右手都残疾;军队拒绝了我们,但是可以让我们帮忙运粮食,之后我们兄弟两个就开始为前线运送物资;之后大概过了两个月吧,那天早上我照常去粮站拿粮食,在路过铁轨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小男孩的脚被卡在枕木里,我便过去帮他,但是我没有注意火车已经来了,我把小男孩甩了出去,自己没有来得及跑(SCP-CN-979-1敲了敲自己的腿),我的腿被铡断了。

A██博士:之后[已编辑]先生就对你进行了改造吗?

SCP-CN-979-1:是的,之后我勉强捡回一条命,[已编辑]先生在我们住的地方找到了我和我弟弟,说愿意为我们提供帮助,之后我们被带到了一家洋人开的医院,到了之后我们发现那里还有很多和我们一样,有残疾或者其他什么的人。大概得有五十多个吧。[已编辑]先生脱下衣服展示了身上的机器并对我们说:他愿意消除我们的身体缺陷,但是要为他工作,去参加针对日本的战斗;之后又告诉我们,我们可能在接受帮助的时候死去。

A██博士: 所有人都同意了?

SCP-CN-979-1:大多数吧,有些人听说会死就离开了。

A██博士:了解了,请继续。

SCP-CN-979-1:之后留下来的所有人都被带到了医院的地下室,那里的空间非常大,有很多像我在工厂看过的机器一样的东西,还有很多铁的床板和其他像[已编辑]先生一样的洋人,我们被安排住进一间集体宿舍里,挨个去接受[已编辑]先生的帮助。

A██博士:你说过有五十人左右被[已编辑]召集在一起,除去那些之前就走的,你们现在只有十二个,其他人都死了吗?

SCP-CN-979-1:是的,很多人从外面回来以后看起来状态很差,不久之后就死了,一些一开始看起来不错的人后来也死了,直到大概一个月后,就只有我们十二个人活了下来;不过还有两个人是因为想要攻击[已编辑]先生被枪射死了。

A██博士:那些人使用的是和你们一样的SCP-CN-979-A吗?

SCP-CN-979-1:嗯?(疑惑)哦……是的,对不起我还不适应你们给枪起的洋文名字。

A██博士:没关系,那么,你能告诉为什么一直不肯听从我们的离开这里呢。

SCP-CN-979-1:这是我们的承诺。

A██博士:承诺?可以仔细说说吗?

SCP-CN-979:当然,顾██先生。[已编辑]先生和我们立下约定,他只会让我们参加针对日本的战争,绝对不会让我们做出背叛国家的事情; 相对应的我们不能拥有编制,并且只听从[已编辑]先生的指派; 194█年8月按照[已编辑]先生的命令,我们在这里挖设了战壕,阻止一只██人的日本军队撤退。当时[已编辑]先生对我们说: 死守这里,在我下达下一个命令前不允许离开。但是我们歼灭所有的敌人后。等了很久负责给我们传递[已编辑]先生命令的洋人小伙子都没有来,一直到今天。

A██博士:所以你们就一直待在这里?如果只是信息传达者死了或者忘了呢,这显然是不必要的,甚至有些愚蠢。(A██博士有些激动

SCP-CN-979-1:厉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已编辑]先生帮助我们报答祖国,我们却只是给了他一个承诺,作为中国人应该明白承诺之重,即使是没有必要的。

<双方长达20s的沉默>

SCP-CN-979-1:抱歉,顾██先生,我有些激动了。

A██博士:没必要道歉,我没有针对你们的情况制定收容计划,如果知道是这种情况,我就不会因为你们的拒绝而苦恼了,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 你们从193█年至今都没有衰老的痕迹。

SCP-CN-979-1:这一点我也无法给出解答。

A██博士:了解,那么今天的采访到此为止吧,下一次采访的日期是3月██日,告辞。

SCP-CN-979-1:请等等,顾██先生。

A██博士:还有事情吗?

SCP-CN-979-1:是这样的先生,我从书上看到,我们赢了是吗,日本人投降了。

A██博士:不错,我们赢了,日本人签了投降书。

SCP-CN-979-1:身体微微颤抖,抽涕)太好了……

A██博士:这里面有你们的一份力。

<SCP-CN-979-1擦去眼泪>

SCP-CN-979-1:谢谢你顾██先生,我想我需要冷静一会,下次采访见吧。

A██博士:那么我告辞了。

<记录结束:a.m.09:24>

笔记:基本上可以确定项目和破碎之神教会有牵连了,但是[已编辑]这个名字基金会暂时还没有相关记录,虽然有可能只是化名,不过暂时还是不公布了。我最后不是故意说出那样的话,只是之前收容SCP-CN-979被拒绝后,我一直苦恼原因,现在问题解决了。另外,派一位研究员去收集一下SCP-CN-979-1~12的原名 ,把名单送给我。 -A██博士

采访记录-B

采访日期:20██年3月█日

采访者: A██博士

助理:研究员N██

受访者: SCP-CN-979-1~12

采访目的:收集有关SCP-CN-979的资料

备注:这次的工作量比较大,我申请了一名助理-A██博士

记录01:SCP-CN-979-1

<记录开始:a.m.06:45>

SCP-CN-979-1:哦,早上好顾██先生,我不知道您这么早就会来。

<SCP-CN-979-1放下正在食用的食物>

A██博士:请你继续用餐,有关你和你弟弟需要了解的上一次已经有了记录,我直接从SCP-CN-979-3开始就好。

SCP-CN-979-1: 等等先生,我想和你谈谈。

A██博士: 没问题,陈█,N██你去把椅子和桌子搬来。

<研究员N██搬来桌子和椅子>

A██博士:请坐,陈█,你有什么问题。

SCP-CN-979-1:我们真的已经在这呆了七十多年了吗。

A██博士:是的,日本人投降已经73年了,在你们被派来之后没几天日本天皇就投降了。

<SCP-CN-979-1沉默了5s>

SCP-CN-979-1:叹气)这七十年间外面发生了很多事情吧,你们每天送来的报纸,我们都看不明白上面的东西;不过那些说我们国力强盛的内容,一定是真的吧。

A██博士:是真的,中国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很强大了,现在没有国家能够再次对中国做出以前那样的事情了。这也应该感谢你们和其他所有和你们一样为抗日战争做出贡献的人,如果不是你们击退了侵略者,或许今天的一切更加来之不易。

SCP-CN-979-1:摆摆手)用不着这么说,但是说实话,如果有一天[已编辑]先生能够让我们离开,我们真的想四处看看。

A██博士:抱歉,这恐怕不行,现在对于我包括其它和我一样的人来说,你们必须在我们控制之下,至于原因恕我无可奉告。

SCP-CN-979-1:没关系的,顾██先生,您没必要道歉,知道这些是真的对我们而言已经足够了,至少说明那些蜈蚣精没有起什么作用。

A██博士:蜈蚣精?那是什么?可以说说吗?

SCP-CN-979-1:那是执行[已编辑]先生派给我们的一个任务的时候,当时是晚上,李██用他的眼睛看到日本人的军队里有好几个好多腿的怪物,应该就是蜈蚣精吧,我让张██用他的枪在很远的地方杀死了那些蜈蚣精。

A██博士:之后呢,你们有没有在遇见过那种东西。

SCP-CN-979-1:没有了,顾██先生你们对妖怪也有研究吗?

A██博士:不,没有的事,只是好奇;另外,可以说说你们一般会执行什么任务吗。

SCP-CN-979-1:当然可以,一般[已编辑]先生都会派我们袭击车队,或者建立防线阻击敌人。

A██博士:那么除了那些蜈蚣精,你们还有没有遇到过其他妖怪,或者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SCP-CN-979-1:没有了先生。

A██博士:了解了,你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就请回吧。

SCP-CN-979-1:没有了先生,告辞。

<记录暂停:a.m.07:09>

记录02:SCP-CN-979-3

<记录继续:a.m.07:12>

A██博士:请坐,李██,我们开始采访把。

SCP-CN-979-3:好的先生。

A██博士:你也是被[已编辑]先生主动找上门,并且参与改造的吗?

SCP-CN-979-3:是的。

A██博士:可以说说之前的事情吗,你为什么会需要改造。

SCP-CN-979-3:我先天就双目失明,耳朵也几乎没有听力,我父母在我一岁学习走路的时候才发现这点,他们是做买卖的,在让阿婆来照顾我之后他们就再没有出现;之后有一天我照常坐在家门口无所事事的呆着,一个声音贴着我的耳朵告诉我可以让我拥有视力。

A██博士:那个人是[已编辑]吗?

SCP-CN-979-3:是的,那个全身都是红色的人。

A██博士:全身都是红色的人?什么意思?

SCP-CN-979-3:是[已编辑]教我的,他告诉我我看到的世界和每个人都不一样,我看到的只有温度的颜色,温度高的就是红色,比如火的颜色;温度低的就是蓝色,比如冬天的雪地;[已编辑]先生教了我怎么使用我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人们和家畜的颜色在我眼里都是红色黄色和其他颜色渐变的。

研究员N██:小声说)是红外线成像。

A██博士:微微点头)你为什么愿意接受[已编辑]的帮助呢,在知道会死的情况下。

SCP-CN-979-3:我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从我记事起就只有父母找来照顾我的阿婆愿意接受我,在我耳边对我说话,为我读书,以前的一切也都是她告诉我的;曾经有声音在我耳边说:你不如去死吧,早点解脱。我想过自杀,但是我又想,阿婆在我十几年里一直没有放弃我,我不能放弃自己;之后[已编辑]来了,告诉我可以让我看见这个世界,我很开心;但是他又说可能会死,那时候其实我犹豫了,但是我决定赌一把,我赢了。

<SCP-CN-979-3沉默了10s>

SCP-CN-979-3:我去看了阿婆,看了很久,她身上有很多蓝色,她让我去看看父母,我没有去;(语无伦次)然后我和阿婆告别踏上了战场,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过阿婆……(身体微微颤抖

<SCP-CN-979-3沉默>

A██博士:请平复情绪,李██,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有关陈█提到的蜈蚣精,你可以形容一下吗?

SCP-CN-979-3:蜈蚣精?不,那就是人。

A██博士: 人?

SCP-CN-979.-3: 是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变成那样,但是我观察过,他们就是7个人被融合一个身体上,他们的腿围绕着身体,身体上长着7个头和7双手,甚至还有好几个██。

A██博士:了解了,那么你今天的采访就到这,请回。N██接下来的采访交给你了,我有点急事。

<记录结束:a.m.07:37>

笔记:采访的时候接到任务临时离开了,现在我已经把有关SCP-CN-979所有个体的改造记录和改造原因等列成了表格。[内容删除]-A██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