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

[[tab 草稿4:序列第一-霧面雙生]]


在古老的過去,繁星尚未高掛天空的時候。
人們無生無死、無正無邪、沒有過去、沒有未來,時間毫無意義,一切永遠停瀉。
但是,造物主早在創世之初便預料到此事。
因此,世界出現了雙子。
祂們是一對姐弟、夫妻、情侶、搭檔。
姊姊所踏之地遍地生花,
弟弟所踏之地地裂花萎。
祂們深愛彼此,勝過一切。
祂們是對立的化身。
一陰一陽,一上一下,一左一右,一生一死,一正一邪。
互相對立又缺一不可。
祂們是殘缺的,祂們渴望補完自身。
祂們希望碰觸對方、理解對方。
卻被對方那逆於己身的力量傷害。
儘管祂們都不是故意的。
姐姐渴望弟弟,
弟弟渴望姐姐。
姐姐渴望弟弟的邪惡,
弟弟渴望姐姐的善良。
姐姐渴望弟弟的叛逆,
弟弟渴望姐姐的忠實。
姐姐渴望弟弟的智慧,
弟弟渴望姐姐的愚蠢。
雙子渴望對方的一切。
渴望彼此的雙子賦予了世界活力與改變。
祂們的互動造就了世間萬物不同的面目。
他們化作白鴿與渡鴉在天空翱翔,
他們化作羚羊與野狼在大地奔跑,
他們化作海豚與鯊魚在海洋漂流,
即使被彼此傷害的體無完膚。
祂們所到之處,萬物皆開始改變。
生與死,正與邪,上與下,過去,現在,未來。時間自此流動。
雙子用他們的活力與熱情改造世間。
姊姊點燃太陽送給弟弟,
弟弟點亮月亮作為回禮。
姊姊漆藍白晝作為畫布,繪出朵朵白雲,
弟弟染黑極夜作為畫布,點出粒粒星芒。
祂們熱愛彼此。
弟弟愛看姊姊金色的大眼睛在黃昏之下閃耀,
姊姊愛看弟弟銀色的死魚眼映著月亮的光輝。
弟弟愛看姊姊潔白的長髮在雪花中飛舞,
姊姊愛看弟弟黑色的短髮在黑暗中閃爍。
祂們的樂園並不只存在主星界,幽冥鬼界、奧法術界、元素初界等等也都有祂們的痕跡。
這個世界就是祂們的樂園。
而人類是祂們的最愛。
姊姊贈送人類生命的祝福,
弟弟終結人類死亡的痛苦。
白天屬於姊姊。
黑夜屬於弟弟。
雙子的眼睛總是看著所有人。
一切美好屬於姊姊。
一切苦痛屬於弟弟。
姊姊為人類保留了所有美好,
弟弟為人類帶走了所有痛苦。
人們深深的感謝這兩位神明,
他們有的穿上了白袍帶著白鴿在世上散播愛與和平,
他們有的穿上了黑衣帶著渡鴉在世上終結恨與傷痛,
而雙子也樂於幫助他們。
在大地上,羚羊會指引他們方向,野狼會吃掉他們的敵人。
在天空中,白鴿會保佑他們安全,渡鴉會驅逐他們的不安。
在海洋下,海豚會解答他們的問題,鯊魚會喚醒他們野性。
當祂們為世間一切灑上色彩後。
一柄權杖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權杖長約一百六十公分,通體灰色,頂端雕著一顆白色羊頭與一顆黑色狼頭,白色羊頭叼著一粒金色麥穗,黑色狼頭叼著一顆銀牙。
當權杖出現時,
祂們明白了一件事,
祂將會完整。
雙子的靈魂瞬間聯繫在一起。
洶湧澎湃的感情將祂們淹沒。
身體在溶解,精神被撕成碎片,在劇痛中分解。
姊姊白色的長髮與弟弟黑色的短髮,姊姊金色的大眼睛與弟弟銀色的死魚眼,姊姊高挑豐腴的身材弟弟矮小瘦弱的身材,姊姊白底金邊的長袍與黑底銀邊的風衣,姊姊的半張笑臉面具與弟弟的半張哭臉面具。
一切都在情感的洪流中重組。
姊姊還是姊姊,
弟弟還是弟弟。
但是祂們已不分彼此。
祂們的命運,過去,現在,未來,交織在一起。
「星光墜落後,總有黎明升起照亮地平線」。
祂們融合到了一起。
霧面雙生誕生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