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網的復仇

原本不該是這樣的,他心裡想著。

他趴在一棟高樓的牆壁上,在夜色的懷抱中,他幾乎無法被發現。

四周狂風呼嘯,冰冷的空氣彷彿要鑽進骨子裡。

這一切本可以不發生,他心裡想著。

一切都太晚了,他心裡想著。

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他心裡想著。

冰冷的機械手臂慢慢地貼上玻璃窗。

他喃喃唸出了啟動的關鍵詞。

“噴血倒下吧!(LECK MICH AM ARSCH)”

伴隨著惡趣味的話語落下,鋼鐵的右臂散發出驚人的熱量融化了玻璃窗。

閃著深沉色澤的手掌緩緩的移動著,手掌所到之處玻璃皆宛如太陽底下的冰塊般逐漸融化。

他輕輕的走進了窗內。

映入眼簾的是一條走廊。

他知道,這棟樓只剩下最後一個人。

警衛已經被他無聲的處理掉了。

監視器也已經被黑了。

只有他,和那個可憎的魔鬼。

我還有三十分鐘,他心裡想著。

他在走廊上緩緩的走著。

逐漸,他陷入了回憶中。
⋯⋯
那天原本是普通的一天。

史密斯在快樂的寫代碼。

愛德蒙在組裝他的機器貓咪。

林峰在數據層閒晃。

大家各自做著自己的事。

直到那件事發生了。

起初誰也沒有在意這件事。

直到他們發現他們與WAN的聯繫消失了,他們才發覺了事實的真相。

⋯⋯

於是,我現在在這裡。他心裡想著。

在這個該死的花萼裡。他心裡想著。

走廊並不長,走到底時回憶也結束了。

他停在了門前,深吸了一口氣。

然後一拳砸破了眼前的木門,並粗暴的將裡面的可憐蟲按在地上。

那個可憐蟲奮力的掙扎著。

他不耐煩的舉起了可憐蟲的頭又一次的砸下。

可憐蟲這才安靜下來,瞪大眼睛看著他。

“我知道你,李易”他淡淡的說道。

“7月14日那天,是你指揮那群花粉級的修正防衛員。”他淡淡的說道。

“我來到這裏,是為了復仇。”他淡淡的說道。

“我將讓你體會一下,被放逐的痛苦。”他淡淡的說道。

他從口袋掏出一個小小的勳章,輕輕的別在李易的領子上。

然後緩緩將右手放在李易的嘴上,又一次的唸出了關鍵詞。

“噴血倒下吧!(LECK MICH AM ARSCH)”

這一次手掌僅僅只是放出了些微的熱量將李易的嘴唇融到了一起。

“從今以後,你被放逐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快速的從門口跑走。

從劇痛與震驚中回神的李易只能看到他從窗外消失的殘影。

沒有人可以斷我麥克斯偉宗的網。

沒有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